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五章 吐血昏迷

    温如歌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徐莹莹直接请来了北唐修,随后扑通一声跪在他的面前,任由他怎么劝说也不起来。

    她抹着眼泪,控诉道:“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臣妾刚刚进来,就看见……看见姐姐竟然捂住小世子的口鼻,竟然要谋害皇嗣!小世子要是死在臣妾的宫中,臣妾唯有一死才能证明清白啊!”

    温如歌听到这话,身子狠狠一颤,险些没跌倒在地。

    信口雌黄,空口白牙!

    她知道徐莹莹能说会道,口齿伶俐,没想到今日颠倒黑白,说的和真的一样。

    难怪偌大的轻点没有人,原来是在这儿设了陷阱等她!

    她直直抬眸看向北唐修,她不在乎徐莹莹如何诬陷自己,她只在乎他如何看自己。

    “皇上,您也觉得臣妾是这样的人吗?”

    “温如歌,你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人吗?”

    北唐修挑起眉角,薄唇开阖,吐出那凉薄的话。

    一年前,他或许还觉得温如歌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子,与他同甘共苦。可自从她背叛自己和逸王在一起的时候,他才看清楚她的样子。

    蛇蝎心肠的妇人,为了权势富贵,可以作出一切!

    这样的女人,亲手害死别人的孩子,有何不可?

    温如歌对上他冷眸里的不相信,狠狠刺痛心扉。

    原来,她在他眼里,没有任何可信度可言。

    这是何等的悲哀!

    “是不是……臣妾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是,你这个蛇蝎妇人有什么是干不出来的?”

    “皇上,臣妾没做过的事情,断不会承认,还请皇上明察!”

    她扑通一声跪下,倔强的挺直背脊,明眸直直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避让。

    她问心无愧!

    这眼神看得北唐修心烦意乱,袖摆一甩:“要跪给朕滚出去跪,留在这只会脏了朕的眼!”

    温如歌听到这凉薄的话,心头颤抖,就要起身出去,没想到刚有动作耳边就传来北唐修的冷语。

    “跪着出去,才能彰显诚意。”

    她动作一滞,随后跪着出了殿门。

    天寒地冻,她跪在鹅卵石上,只觉得膝盖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膝盖传来钻心的痛楚,是上次遗留下的后遗症。

    天空飘了雪花,越来越大,最后模糊了视线。

    即便芍药费力的撑着伞,可雪水融化,寒意还是丝丝入骨。

    她大病初愈,身子根本吃不消,渐渐意识模糊。

    “咳……”

    她只觉得嗓子眼一甜,忍不住咳出声,却一抹嫣红喷洒在雪地上,像是点点灿烂的梅花。

    她再也撑不住,身子沉沉倒下,身后传来芍药的惊呼。

    “娘娘!来人啊,救救娘娘,娘娘吐血了!”

    她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费力的抬眼看去,看到一抹熟悉模糊的身影。

    有一双大手抱住了自己,怀抱温暖。

    她想看到了那个人。

    “逸哥哥……你来接如歌了吗?如歌好累,好想回家!”

    她依靠在那人的怀中,虚弱的吐出这句话,便人事不省。

    疾步的北唐修听到这话,庞大的身躯狠狠一怔。

    北唐逸……

    她还爱着北唐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