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十一章 不人不鬼

    不人不鬼?

    是她,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就是不人不鬼吗?

    她只想要回自己的儿子!

    她跪在地上,任由寒意入骨。

    她屈下身子,双手交叠在额前,整个上半身都贴在了地面上。

    三叩九拜过后,她开腔:“皇上,臣妾自知有失德行,不配做皇后,所以自毁容貌和声音,还请皇上高抬贵手。臣妾给你的玉玺并非是真,只要你把世子还给我,臣妾愿退位让贤!”

    “你再一次欺骗了朕,朕还能相信你吗?温如歌?”

    他一字一顿的念着她的名字,曾经深爱入骨的女人,此刻却放下所有身段,来跟他讨要自己和别的男人的孩子!

    他上前,大手无情的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痛苦抬眸。

    “温如歌,你想要孩子可以,给我传国玉玺!”

    “我要看到世子!”她急急的说道。

    “你没有资格和朕讨价还价,你只能听从朕的命令。要么拿出真的玉玺,要么你和你的儿子,永生不得相见!”

    他骤然松手,温如歌的身子狼狈至极的跌落在地,怎么也爬不起来。

    她看着北唐修转身离去,果断决绝的样子,她痛苦出声:“臣妾带皇上去拿玉玺!”

    “先养好你的伤,免得让人作呕!”

    北唐修微微侧身,声音寒彻,不带一丝感情。

    他出了冷宫,下令:“冷宫上下所有的护卫宫女看护不利,让皇后容貌尽毁,全都杖毙!”

    ……

    七日后,温如歌脸上的伤势在调养下已经好转很多。

    伤口结巴,浮肿也消散下去。

    她戴了斗笠面纱,身穿一袭洁白的素衣,站在养心殿的宫门前。

    北唐修刚下早朝,还在养心殿看折子。

    殿内,徐莹莹磨墨,忍不住说道:“皇上,你看姐姐,也太放肆了。后宫忌讳素帛,姐姐这是大不敬啊!”

    她话音刚落,北唐修就将笔重重搁下。

    笔杆落案,发出清脆的一声,敲打人心。

    徐莹莹心头一颤,赶紧福身,道:“臣妾一时口无遮拦,还请皇上息怒。”

    “她要做什么,由着她去,朕倒要看看,她想要闹出什么!她到底是你姐姐,你们是宗亲,以后这样的话,以后这话休要说给朕听。”

    “是,臣妾遵命。”

    徐莹莹表面唯唯诺诺,但是心里却恨不得温如歌立刻死去。

    她都容貌尽毁,声音也变成了那个样子,没想到皇上还是包庇她。

    北唐修自始至终都没有放下过温如歌,深恶痛绝的同时,何尝不是爱入骨髓?

    她绝不能让北唐修知道温如歌这些年所做的一切,不然,这后位何时轮到她来做?

    她为北唐修更衣,和他一同出门。

    温如歌隔着白纱,看到徐莹莹和北唐修。

    徐莹莹替北唐修正了正腰带,含情脉脉的说道:“皇上这次出宫,一路小心,可要记得思念臣妾。”

    “会的。”

    “臣妾恭送皇上。”

    她们情深意浓的样子落在温如歌的眼中,她以为自己会痛彻心扉,但没想到眼中干涩,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她没有言语,尾随在北唐修的身后不发一言。

    她的心已如枯木,怕是再也无法逢春。

    因为,她可能活不了这个冬天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