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十四章 唯君是从

    “芍药!”

    她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她连滚带爬的赶到芍药面前,见她气息奄奄,眼睛渐渐失焦……

    她费力的看着温如歌,又温柔的看了眼小世子,执着的在温如歌的掌心留下四个字。

    去找皇上……

    只有这样娘娘才不会受苦,小世子才不会白白死去!

    芍药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舌头被连根拔掉,她已经吐不出完整了字音了。

    她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破败的音节。

    虽然她听不清楚,但是却能依稀猜到。

    她说,她要先行一步,不能再伺候自己了。

    芍药最终还是死了,却惊动了冷宫前的侍卫。

    侍卫不得已,上报给了北唐修。

    很快德公公过来,要接她去养心殿。

    北唐修召唤自己了。

    “娘娘,请吧?”

    “等一下,我儿的脸受伤了,我都看不出他可爱的模样了,我给他擦擦脸。”

    温如歌声音细细小小的响起,带着温柔。

    她拿着干净的帕子,怕是小世子脸上的血迹,可是那一条条血痂很厚,根本清洗不完。

    不多时,水盆就变了颜色。

    “德公公,好了。你看看我儿,和我可有几分相似?”

    德公公看了眼,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小脸,只能看得出五官,根本看不清容貌。

    这孩子是他亲手交下去处置的,皇上动了恻隐之心,放她们母子归去,但手下人不利索,竟然将炉火打翻,落在了那孩子的脸上。

    这孩子走的很痛苦……

    “的确有几分相似,是娘娘的神韵。”

    德公公也不愿刺激温如歌,叹息的说道。

    温如歌听到这话,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

    “其实,他眉毛眼睛像他的父亲……”

    她哽咽的说道,随后将孩子放在芍药的怀中。

    这个屋里有四个人。

    两个活人,两个死人。

    死去的都是她的最亲的人,一个血脉相连,一个主仆情深。

    如今……

    她孤零零一个,好不寂寥。

    她路过梳妆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唯一的白玉簪子戴上。

    虽然素朴了一点,但好歹添了一份颜色。

    德公公见此,有些惊讶,丧子之痛,丧仆之情,温如歌怎么还有心思戴个簪子?

    他敛了敛神色,没有多言,领着她来到了养心殿。

    殿内,只有北唐修一人,正在批阅奏折,看似有些疲惫。

    温如歌没有行礼,静默上前,走至他的身后,就开始帮他揉捏肩膀。

    北唐修有些惊讶,他已经得知冷宫的事情。

    他将孩子交给德公公,让他送还给温如歌,并且让他们出宫。却不想下人办事不利,这个孩子枉死了。

    虽不是他一手导致,但毕竟是他疏忽。

    他能体谅温如歌此刻的心情,本以为她肯定会哭哭啼啼,要死要活,却不想如此平静,而且还刻意讨好自己。

    他微微锁眉,冷声说道:“你已经知道世子的事情了?”

    “臣妾知道了,皇上做得对,那不是龙子,自然不能留着。”

    “你想开了?”他狠狠蹙眉,本还想解释一番,但听到这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没什么想不开的,芍药用命换我来见皇上,我总要做点什么,不然我对不起她的亡魂。”

    “你要做什么?”

    “讨好皇上,唯君是从!”

    温如歌一字一顿的说道,直接将身上的素帛一件件脱了下来。

    冬日寒冷,即便养心殿架起了最好的炭炉,但依然难以抵挡寒冷。

    她浑身轻轻一颤,藕白的臂膀缠绕在他身上,就为他宽衣。

    北唐修转过身来看着她,这段时间她被折磨的一场消瘦,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但该圆润的地方依然圆润。

    她皮肤依然白皙,却没有光泽,泛着淡淡的病态白。

    手感光滑,就像是抚摸一匹上好绸缎一般。

    北唐修眸色微深,不敢相信,她刚刚经历丧子之痛,怎么还能爬上他的龙床,想要和他颠龙倒凤。

    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