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十八章 忘川水

    温如歌心头一颤,最后悲凉一笑。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她都已经嫁给北唐修快三个月了。

    “还差几日?”

    “七日,七日后我来寻你。”

    他淡淡的说道。

    “七日,足够了。”

    “阿歌,这是我找寻的忘川水,忘川之水,可以忘掉一切。天底下只有这一瓶,我留给你。希望我七日后再来,你是全新的温如歌!”

    他留下白玉瓷瓶,然后转身离去。

    她看着手里的瓷瓶,入手冰凉。

    她想了想,最后将玉瓶放在了枕头底下。

    翌日清晨,她早早起来,外面的迎春花开了,证明这个冬日就要离开,春天要来了。

    这个冬天委实发生太多事。

    先帝和逸王先后薨逝,北唐修从边境入驻皇城登基称帝,改年号,封后宫。

    以前皇宫中的新年,总是大操大办,但是今年却格外寂静。

    北唐修以怀缅先皇和兄长为由,这个年草草度过,以寄哀思。

    宫人推门而入,拿来了新做的衣裳。

    大红的颜色,上面绣着凤穿牡丹,看着好不喜庆。

    “芍药,宫里是有什么大喜的日子吗?”她下意识的出口,还以为芍药在身边。

    宫女微微一愣,随即回答。

    “长乐宫传来喜讯,贵妃娘娘怀了龙种,皇上高兴,封赏六宫。四等以上的宫女,都添了红色的新衣。娘娘这件披风是我刚从织衣局拿过来的,是最好看最艳丽的一件,配娘娘正好!娘娘……芍药是给奴婢的赐名吗?奴婢很是欢喜,能赏给奴婢吗?”

    温如歌闻言,知道她是一片好心,想要慰藉她的相思。

    “芍药的命不好,你可不要叫这个,我给你选个好点的名字,就叫如意可好?”

    “如意?如意好!多谢娘娘赐名。”

    她跪地谢恩,温如歌看她赤城的样子,就像是当年的芍药。

    她只愿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就别无他求。

    至于徐莹莹,她有了谁的孩子,都和她无关,她只知道自己的孩子前不久却惨死了,她连送他最后一程北唐修都不准。

    她眼神微微暗淡,并未多说什么,起床洗漱。

    “娘娘这病总算好了,屋外雪化了,太阳好着呢,娘娘随我出去走一走吧。”

    她搀扶温如歌起床洗漱,她躺了好些天不知日夜,也该出去好好看看了,毕竟她在这皇宫的日子不多了。

    她出了屋,阳光明媚,春风复暖。

    如意将披风披在她的身上,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

    她命人拿来了火盆,做了一些纸钱,就开始燃烧起来。

    如意微微蹙眉,却没有阻止。

    不多时,门外传来太监嘹亮的鸭公嗓子。

    “贵妃娘娘驾到!”

    所有人跪地行礼,恭迎贵妃娘娘,只有温如歌无动于衷,依然烧着纸钱。

    徐莹莹入内,看到了树下的温如歌不禁狠狠蹙眉,皇宫里最忌讳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她直接命人上前将火盆踩碎。

    温如歌心狠狠一颤,知道她来者不善。

    她起身,淡淡的看着她,道:“你来做什么?”

    “我的人刚刚去织衣局,没看见本宫的衣裳,得知是被姐姐宫里人拿走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娘娘,就是这个小宫女,是她拿走了你新做的衣裳。”

    “你这丫头,手脚如此不干净,以后怎么在宫里当差?来人啊,仗责五十大板,以儆效尤。”

    五十大板……打在宫女瘦弱的身上,就算不死,也算是残废,丢出宫外自生自灭了。

    如意慌神了,立刻说道:“娘娘,奴婢没有拿错衣服,那凤穿牡丹的花样,只有皇后之尊才能用啊!”

    “那是皇上亲自给我挑的,你是在质疑本宫和皇上吗?好大的胆子,仗责一百!”徐莹莹恶狠狠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