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十九章 尸骨无存

    话音刚落,身边的奴婢就要将她压下去,温如歌拦在了如意身前。

    “如意别怕,本宫保护你。”

    她紧紧地握住如意的手,她已经没能保护芍药和孩子,她追悔莫及。

    她在如意身上看到了芍药的影子,说什么也不能让徐莹莹得逞。

    “娘娘……”

    如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徐莹莹看见,嗤笑一声:“还真是主仆情深啊,让妹妹都看得几分动容。只可惜,这宫里的规矩不能坏了,姐姐还是将这丫头给我带走吧,下次妹妹挑些手脚麻利的给你送过来,好不好?”

    “妹妹,一件衣服而已,我还给你就是。何必和下人动气?你现在怀有身孕,不宜随意走动,当心龙种。”

    “姐姐是诚心要这个丫头?”

    “是,还望妹妹成全。”

    她弯下了腰,字字恳切。

    她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远不能和如日中天的徐莹莹可以相抗衡。

    她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但是她怕身边的人遭殃。

    她服个软,换一条鲜活的人命,又算什么?

    她恐有皇后的头衔,却一点权利都没有,还不如一品宫女。

    “那好,那我就放过这贱婢一命。姐姐,衣服拿来吧!”

    温如歌脱下披风,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眼看她就要拿在手里,却不想突然松手,掉落在地。

    “呀,姐姐,衣服掉了。”

    她发出一声惊叹的声音,道:“我现在怀有身孕,行动有所不方便,姐姐……”

    后面的话,不用说她都明白。

    皇后给贵妃捡衣服……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古往今来,恐怕也只有她这个皇后如此窝囊,活成了这个样子!

    她深呼吸一口气,本以为会钻心蚀骨的疼,但却不想心脏早已麻木。

    她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弹走了灰尘,再一次递了过去。

    可徐莹莹却看都不看一眼,扶了扶头上的金步摇,满是嫌弃的说道:“衣服脏了,妹妹也不稀罕了,姐姐收着吧,就当是妹妹来看望姐姐的见面礼了。”

    她提步进屋,并没有打算离开,竟然要留下来喝茶。

    温如歌狠狠蹙眉,她现在怀着身孕,谁都不敢多碰一下,偏偏她要在这儿逗留。

    徐莹莹应该十分在乎这个孩子,断不会轻举妄动,她还是小心为妙。

    她将未央宫的人都打发去煮茶备炭,殿内只有徐莹莹的宫人,还有温如歌一人。

    “姐姐,皇上这段时间一直陪着臣妾,毕竟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皇上第一个皇嗣,所以皇上彻夜未眠的守着我,一时没有兼顾姐姐,妹妹深感抱歉。这不,身子爽朗一点,就过来看看姐姐,没想到姐姐身体也好了,还真是双喜临门啊!”

    “不敢,我着未央宫多是病气,恐伤了妹妹的身子,妹妹还是早些回去吧,我的身体也有些乏了。”

    “姐姐这么快就累了?我还以为你有兴趣听听你那孩子的事情呢!”

    温如歌闻言心脏狠狠一颤,瞳孔都收缩起来。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死死地盯着她,等待徐莹莹的回答。

    她娇笑道:“其实你那儿子根本没有送去皇陵,送去的不过是一些衣物,匆忙打造出来的衣冠冢而已。你那孩子的尸骨早已丢在乱葬岗,现在怕是被野狼吃个干净,尸骨无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