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二十二章 一心求死

    “我也知道我生的好看,你无须夸我。”

    “娘娘……奴婢去求皇上,让皇上放过你!”

    “傻孩子,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去门口守着,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如意依然离开了,很快屋内就出现一个人。

    不同于上次,他穿着夜行衣,难辨真容。

    这一次,他一席月牙长衫,白玉腰带,飘零在窗前,纵身一跃,来到她的面前。

    他宛若天上的谪仙,此次下凡来了。

    “你来了。”

    “我来带你走。”

    “逸哥哥,我不想走……我时日无多了。”

    眼前这个人正是病逝三月的北唐逸。

    北唐逸狠狠蹙眉,没想到七日都不到,她就面临这样的处境。

    “你留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你还指望北唐修救你不成?”

    “我不能跟你走,否则必然牵连我温家上下,舅舅和爹爹已经分庭抗拒,我是最为关键的棋子,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能走,我这个棋子只能赴死,这样温家才能全身而退。而且我死了……对你只有好处不是吗?这是我们当年的交易!”

    “阿歌,可是我后悔了,我不想看着你死!”

    “可是我想死了!”

    温如歌抓着花瓶,重重一挥,花瓶掉落在地,瞬间摔的粉丝。

    屋外的禁卫军听到里面的声音,立刻冲了进来,生怕温如歌在祭祀之前寻了短见。

    北唐逸听到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狠狠蹙眉,不得已从窗户再次离开,像是一只飞鸟。

    她看着他远去,笑着关上了窗户。

    曾经她问过北唐逸,为什么不想做皇帝,反而拼了命的想要逃出皇家。

    他说皇家不自由。

    那个时候她并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她最心爱的人想要皇位,她在这后宫内院里,只要看着他,就会心生欢喜。

    可现在,她才明白自由是多么的重要。

    只是,她飞不走了。

    随同禁卫军一通进来的还有北唐修。

    他紧张的看着自己,眸色复杂难懂。

    他可是不舍?

    “不小心失手打了个花瓶,皇上无需惊诧。皇上,可否……听妾身最后几句话?”

    “你说。”

    温如歌跪在地上,身子匍匐。

    “恳请皇上开恩,饶过家父。我所做之事,一人承担,还望皇上看在我为先祖们祭祀祈福的份上,放过我们温家。”

    “准!”

    “妾身还有第二件事,这宫里的人都是伺候过我的,我本是不详,我若离去,她们在宫里也举步艰难。求皇上格外开恩,准许她们离开皇宫,放她们回家。”

    “准!”

    北唐修双手负于身后,手指无声无息的捏成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鲜血缓缓地从指缝里流出来,渗透在那黑色的玄衣里。

    “还有吗?”

    “没有了,妾身……已无话可说。”

    “温如歌,你说尽了旁人,那你自己呢?朕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为自己开口求情,你可有什么话对朕说?”

    北唐修心急如焚的看着温如歌。

    只要她说一句“不想死”,他哪怕乱了这朝纲,也要拼死护她周全。

    文武百官启奏又有什么干系,他们要诛杀的是自己的妻子!

    “妾身指向为宗庙祈福,求祖宗保佑北唐皇室,万古长青。妾身也祝愿皇上和娘娘恩爱百年,早日诞下皇嗣,绵延福泽。”

    “温如歌!”

    他压低声音,像是受伤的狮子一般。

    他连舔舐伤口的权力都被温如歌给堵死了。

    她现在分明就是一心求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