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寸相思一寸灰 温如歌 北唐修

第二十九章 阿福姑娘

    没有……

    我没有!

    温如歌很想大声喊出来,但是她此刻精疲力尽,一点力气都没有,最终昏阙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太极宫,这儿才是北唐修的寝殿。

    他一般只是在养心殿看折子,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儿。

    而太极宫,才是他彻彻底底的私人宫宇。

    太极宫繁华热闹,宫女来来往往,都殷勤的伺候她,叫她一声阿福姑娘。

    阿福是娘亲给她起的乳名,希望她带着福气,健健康康的长大。

    乳名一般不会轻易透露给外人,就如同女子的脚不能给别人瞧见一般。

    可她从五岁那年,和北唐修订亲开始,她便告诉他自己的乳名了。

    那个时候年纪小,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认准了这个人是以后的郎君,所以也没什么顾忌。

    他平常总是叫她名字,只有两人私密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偷偷叫她一声阿福。

    仿佛这个乳名是他的,他叫着羞怯一般。

    他也有一年不这样叫自己了,娘亲去世,爹爹又整日忙于朝廷大事,久而久之,也没人如此唤她了。

    就连她自己都差点忘了,原来她还有个乳名,原来唤她名字的人还在。

    只是……物是人非。

    她成了太极宫的一等宫女,凡是进入太极宫的人,都要低她一等,她也只听北唐修的命令,所以这些宫女太监都不敢得罪自己,哪怕知道她就是温如歌,也不敢明说。

    北唐修对她态度也有所改善,整日寻来药膏和润嗓子的东西,企图恢复她的容貌和声音。

    他给了自己,她便要着,只是不大爱说话了。

    今日,北唐修一下早朝就回到了太极宫。

    她正在整理他的龙袍,他从背后轻轻拥住了她,她身子狠狠一僵,本能的想要反抗,但却犹豫了。

    就着犹豫了一瞬,她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抱着。

    “阿福,今日徐将军在朝堂问朕子嗣的事情了,群臣都希望朕早日诞下太子,好稳定朝纲。”

    “皇后娘娘身体调适多日,想必再过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怀上龙种了。”

    北唐修听到这话,狠狠蹙眉,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

    他大手钳在她的肩膀上,力道之大,仿佛要捏断她的骨头一般。

    “朕不要和别人的孩子,朕只要你的!”

    “皇上,奴婢卑贱,承受不起。”

    她低眉顺眼,声音细细小小溢出唇瓣,已经没了往昔的神采。

    现在,她除了活着,能走动能吃饭能睡觉,已经和死去的人差不多了。

    她活着……还不如死去。

    “你承受得起,你玩弄了朕十年的感情,你有什么承受不起的?朕要你为我生个孩子,朕要将北唐逸从你心里连根拔起,你这儿只能有朕的存在!”

    他食指点在她的胸口,指甲有些锐利,刺的她生疼。

    “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交给皇后抚养,那朕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封他为太子,睡也不敢多说一个不字!等朕根基稳固,想办法封你为妃,日后你也是太后!你的目的依然达到了,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温如歌听到这话,身子吓得狠狠一颤。

    他竟然要自己生下孩子,却交给徐莹莹抚养。

    她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残忍杀害,又怎么会然她的孩子好好活着。

    这深宫内苑实在是太肮脏了,每日都可能白白添了许多亡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