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圣心石记

第六百八十九章 杀了李阳!

    西海楼。

    清晨蒙蒙雾气,飘散些许,点点露珠,正是叶片之上,顺着棱角滑落而下。

    雅致房间,一点清香散发,与火炉的热气,其内多有闷热。

    云梦玉瑶床上仰躺,与一个微笑,额头汗水点点。脸色干白,全身无力。侧头一看,些许微笑,道:

    “师叔,你来了。——”

    贺连金进门闻言,当即一笑,道:

    “呵呵——起来了,你看你,赶紧躺下。咱们自己人,不必多礼。呵呵——”

    黑脸老者进门,会心一笑,便是侧身,去往窗户边缘,打开窗户。

    阵阵冷气进入,瞬间房屋之内,清新些许。

    “好些了吗?——”

    贺连金侧头之际,不免关心一番。

    “恩,好多了。——师叔不必担心,玉瑶心中有数。——”

    云梦玉瑶点头之际,些许苦笑。

    黑脸老者闻言当即慈祥无比,上前道:

    “你这病啊,还是需要休息很长时间,不必担心,谭家那边不着急啊。呵呵——”

    云梦玉瑶闻言些许不悦,思虑片刻,强忍微笑,道:

    “师叔体谅,玉瑶心中知道。”

    “哈哈——”

    贺连金闻言当即一笑,道:

    “这就好,哎,李阳呢,怎么不过来陪你说话?——”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鄙视,道:

    “算了,别提他了,见了吵架,指不定哪里去玩耍了。——”

    李阳回来之际,早就是深夜时分,门外打个招呼,算是把云梦糊弄过去。晚上没睡,经过了‘生死’一劫,可谓是无语至极。

    贺连金些许疑惑,微笑中,言语问候。‘李阳’一个话题,算是没有再提,只是他看的清楚,云梦玉瑶的心头,依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虽然,他怎么看李阳,都觉得不可能。

    春暖咋寒,尤其是清早之际,更是徒留些许冰冷。

    风气呼缓,有一股子特别的香气,残留花瓣泥土气息,铺面而来。

    盆景红花一点边缘白,叶片两旁七片,正是与光线中,发出水润光泽。

    “呼——”

    劲风起,一阵阵袭来,好似凭空出现一般。

    三人聊天之际,当即愣神,赶紧侧头,凝望门外。

    “啪——”

    一声响动,门口打开,两边拍打木柱。

    人影天来,杀气凛冽。

    轩辕青雪披头散发,面具些许水点,黑发泥土沾染,衣服也是脏乱不堪,貌似有些狼狈。瞪眼之际,发出杀气凌厉。道:

    “人呢,都死了?——”

    贺连金威严之际,当即变脸,赶紧上前跪地,行礼,道:

    “拜见小姐。——”

    黑脸老者见此状况,当即跪下,同样拱手一礼,不敢多说什么。

    云梦玉瑶见此状况,当即不悦,道:

    “你怎么来了?——”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侧头,看见床头云梦,上前两步,道:

    “生病了就别多话,我没问你。——”

    “你……咳咳——”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气愤,些许咳嗽,貌似身体极度虚弱。

    “哼!——”

    轩辕青雪见此状况,当即转身冷哼一声,绝情无比,走到贺连金面前,道:

    “我问你,李阳人呢?——”

    贺连金闻言当即一愣,随即抬头疑惑,道:

    “李阳?——是那个李阳,新弟子……”

    轩辕青雪见此状况,当即摆手,道:

    “起来回话,别糊弄我。——”

    “是,是。——”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脑袋抽筋,些许无语。斜眼云梦,貌似询问什么,道:

    “李阳嘛,他不是你带过来的吗?——”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急切,些许询问,道:

    “你找他干什么?——”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怒火,吼道:

    “我要杀了他!——”

    杀气迸发,一股子狂风呼啸八方,吹热冷之气开荡不止。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惶恐,自己倒是不惧怕轩辕青雪,只是要杀李阳,当即气急,道:

    “杀他,为何!——”

    “我想杀谁,你管得着吗?——”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怒火,毫无留情面。

    “狂妄!——李阳他是门中弟子,你无缘无故,就要杀人,你还能翻天不成?——”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呵斥,也是无惧轩辕青雪。

    “嗯?——你是要维护他了?——”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变脸,些许凝望云梦,威严压下。

    “哎呀,玉瑶,你真是不懂事,生病了就躺下,别多说。——”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上前压下云梦。

    云梦玉瑶闻言当即气急,道:

    “师叔,他要杀李阳。——”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瞪眼,道:

    “你真是的,小姐要杀谁,谁就得死。别说李阳,只要小姐说出姓名,西海楼上下,绝对要找到,千刀万剐了他。小姐,玉瑶他受伤了,胡乱说的,你说是吧?——”

    黑脸老者见此状况,当即符合,道:

    “是,是,玉瑶你别多话,听小姐的。呵呵——”

    干笑之际,貌似冷汗依然下落。

    轩辕青雪见此状况,当即一愣,道:

    “好了,废话别多说,把他给我抓来。——”

    “抓,抓,小姐说抓,一定抓。——”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宽慰,些许迟疑,上前低头询问,道:

    “不过,李阳他一定是犯了错,小姐说说他犯了什么错?——西海楼知道他罪名,定是不饶他。——”

    “嗯?——罪名?——他……”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傻愣,罪名很简单,偷看她洗澡,只是羞涩之处,好像真的无法启齿。思虑怒火,当即拍桌子,喝道:

    “不管其他,你给我抓住他。——”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反应快速,道:

    “他没犯错?——”

    “嗯!——”

    轩辕青雪当即瞪眼。

    “不是,小姐莫怪,这没有罪名,西海楼怎么做事?——”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抓住问题反驳。

    黑脸老者见此状况,当即符合,道:

    “就是啊,小姐,您身份尊贵,若是没个罪名,真杀了他,倒是一个贱命,坏了小姐的名声啊。——”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一愣,思虑片刻,好似真的是得不偿失,些许脑袋晃动,瞪眼道:

    “非得有罪名?——”

    “是啊,小姐,您身份尊贵啊。——”

    贺连金见此状况,当即也是瞪眼,貌似真切的很。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郁闷,思虑前后,口中堵塞无比,难受的厉害。

    黑脸老者见此迟疑,当即斜眼云梦,那胳膊捅云梦,斜眼示意什么。

    云梦玉瑶见此状况,当即无语,强忍心头怒火,吞咽口水,闭眼低头,道:

    “姐姐莫气,玉瑶一时失礼,还望姐姐宽恕。——李阳他若是得罪姐姐,我回头教训他便是,何必姐姐亲自动手。——”

    贺连金见此状况,也是接话,道:

    “小姐,您看……”

    轩辕青雪闻言当即愣神,侧头之际,急速思虑,然而心头决定,也是早就模糊起来。

    ……

    城主府。

    后院大场地,空空如也,四周些许冷清,更是一股子寒风铺面而来。

    下人睡觉,就是靠着石墩桌子,口水下落,缩着身子。

    肖开瞪眼凝望远处,站立挺拔,腰杆绷紧,一动不动,生气之际,好似身体早就麻木。

    一个小狗,屁颠屁颠跑来,些许叫喊,就这大腿之下,开始撒尿。

    肖开低头看见自己的脚,被狗尿沾染,当即踢脚,道:

    “滚开,畜生!——”

    “汪汪,啊噢,熬——”

    小狗些许逃跑,没想到树庄子搞错了,当即惊吓而跑。

    下人闻言当即惊醒,拂袖抹去口水,上前道:

    “少爷,别等了,那臭娘们骗你呢。——啊呼——都一个晚上了,您也赶紧歇着吧。——”

    一个哈欠,貌似真的困了。

    肖开闻言当即瞪眼,血丝密布,指着天吼道:

    “耻辱,耻辱!——你竟敢让我,等了一天一夜。啊!——”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