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敛财人生.

1397 烟火人间(31)三合一

    烟火人间31)

    要见展堂?

    郝宁一时犹豫了起来。

    林雨桐没给她犹豫的时间:“我不多留了。这次的事情既然人家引你们入局, 事情自然就简单不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图shuji想来都不会拒绝跟我见面。”

    因为郝宁到现在都以为,自己是郝安邦派来的人。

    而等图展堂问了郝宁详细的对话之后,会把自己当成什么职业呢?

    若是郝安邦的派来的, 瞧着也像是疑似警方的办案人员, 那么他敢在这种时候不见吗?

    林雨桐就说郝宁:“你就在这边呆着,除了我, 不管谁要带你离开都不要跟着走。你去过现场,还拿走了物证, 但凡做过的, 必然会留下痕迹……”

    这是暗示她,警方或许已经有了证据了。

    郝宁顿时就慌乱了起来,“那我怎么办?”

    “告诉图shuji, 我要见他。将你藏在这里, 一点作用也没有。我能找来, 别人也能找来。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她拿出手机, 拨打了郝宁的电话号码,响了一声之后就挂断了,“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你给我打电话。今晚十二点,我会再来。”

    不给郝宁说话的几乎, 她直接从里面出来, 还给郝宁将门给带上了。

    出来的时候在刚转到大路上, 就碰上了过来的小桃。

    她手里拿着一大摞子东西, 应该就是长寿镇的资料吧。跑的气喘吁吁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色,等看见林雨桐了才像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我还怕这里地方大,一时半会的找不到您。”

    “小区里面,再大都是有数的。”林雨桐就笑,“还好,我方向感一向不错。”她回头看了一眼这附近的别墅:“看了几栋,觉得也还行。下次来的时候一定买一套。”

    啊?

    下次?

    小桃忙道:“您要回去吗?”

    “是啊!厂里有点事情,需要我回去一下。”她朝小桃扬了扬手里的手机,“你要是不来,我就得打电话跟你告辞了。”

    小桃就有些慌:“那现在……”

    “回去收拾行李,我就不留了,得马上走。”林雨桐说着,就迈步,还不忘从小桃手里拿着资料翻了翻,“这要是没有不方便的,我能带走的吧。这得回去好好看看。”

    当然!当然!

    小桃一路上应付着说话,心里却想着,得赶紧给文局长打了电话通知一声的。

    到了小招,林雨桐去收拾东西,小桃赶紧打了电话。等文局长等人赶来,小桃已经帮林雨桐把行李塞到车上了。

    文局长就道:“您看看……这是哪里招待不周了……”

    “真不是!”林雨桐就解释,“厂里真有急事,中央下来调研组,要调研私企。”

    这个事情,文局长倒是听谁说了一耳朵。这样的调研组,一般来头都不小。只是没想到名单里有他们家。这就难怪了,“那我就不??拢?⒏榱肿艿氖奔淞恕!

    这样的调研组别说企业得重视,就是省里也得当大事来办。

    这还真不是唬人的。四爷短信上是这么说的。

    她也今儿必须回了,而且是带着郝宁回。这会子她得叫人看着,自己是离开了西泽市的。

    在门口说了些告辞的话,这些人又开车,把自己出了西泽的地界,才都下车,然后再是道别。这才等林雨桐离开之后打道回府。

    小桃坐的是文局长的车子,这会子了人走了她就问:“中央的调研组,还调研他们家的厂子?”

    文局长没回答小桃的话,只看了副驾驶的秘书一眼,“打听打听,看看林总的家是安在哪里的?必要的时候,咱们也可以上门去做工作吗?”越是这样的企业,才越是不能放手。不争取一下,怎么知道行不行?

    林雨桐却没考虑这些人怎么想,往前开了大概十来里路,路边就停着两辆车,一辆是昨晚小飞开的小面包。林雨桐顺势就将车子也停在路边。

    小飞和另一个小伙子下车过来,就将一把钥匙直接递过去:“您开那辆黑色的。”

    林雨桐接了钥匙,自己的车在西泽市露面过了,小飞开来的那辆昨晚未必图展堂就记不住。她今儿叫四爷打发人再开了另外一辆车。到了跟前一看,这车该挂着外省的牌照,这就更好了。

    倒不是故弄玄虚。实在是在分辨不出图展堂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处处都得小心。甚至,这也不光是谨慎小心的事,如今越是神秘不好查证虚实,越叫对方弄不清状况,事情反而越是好办。

    上了这辆车之后,掉头,直接往西泽市走。小飞要跟,林雨桐直接拒绝了,有些事,人多了反而碍手碍脚。

    就比如,林雨桐晚上,只能将车停在别墅小区的那林子的边上。然后自己从林子里穿过去,靠着围墙走过去。

    这里住的都不是一般人。图展堂那一套别墅是租的,至于从谁手里租的,多少钱租的就更不知道了。这种事,都不好说的。

    比如像是罗胜兰这样的,假如在这里有一套别墅,姜有为说要用,那罗胜兰会怎么办?白住吧,怕领导有顾忌,那可能真就是以租平房的价格把别墅租出去了。这种事还真说不好的。

    这样的地方住的不是有钱的就是有权的,图展堂敢将人安排在这里,那必是知道的保卫工作做的好。今儿林雨桐进去的时候也觉察到了,门卫管的也特别严。而且,这里没有后门可走的。至于为什么能买通那个经理,那是那经理最近缺钱的紧。穿的瞧着是西装革履的,但其实脚上的皮鞋都脱胶了。更有,他的身上还散发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这就证明,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里,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泡在医院的。他白天得上班,那么,不上班的时间肯定都在医院。那么,可以推断,他的至亲病了,还病的不轻。在没有医保的情况下,在医院的开销对很多家庭都是极大的负担。他如今的工作是不错,但不足以叫他解决眼下生活里的困境。人嘛,不都得先顾着眼前。所以,林雨桐能用钱打动他,一点也不担心他会说出什么去。

    此时,围墙已经在跟前了。林雨桐左右看看,连助跑都不用,直接就上了墙头,在墙头上也只是借力,然后直接就跃下去。然后左右看看,就跟夜跑的人似的,在路上小跑了起来。

    只要进来了,那就没什么人会查问了。谁知道这都是谁带进来的谁,彼此谁也不会问谁的闲事。

    小跑着,顺便看看路过的车辆,能看清车牌号的她都瞄一眼。夜里在外面基本没有走动的人。小区也大,她在里面跑一跑走一走,把里面转了一遍的消磨时间。等到十二点的时候,准点摁响了门铃。

    图展堂和郝宁正坐在沙发上呢,门铃一响,郝宁先蹦了起来,“来了!她来了。”

    图展堂就看挂在墙上的大钟,十二点,一点也不差。

    郝宁忙道:“我去开门。”

    “我去。”图展堂摁着她坐下,“外面乌漆嘛黑的,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万一来的人不对呢。

    他起身去开门,大冷天的只穿着毛衣,连大衣都忘了。

    隔着黑色的大栅栏门,看不清外面人的脸,但看身形,确实是个女人。他心里松了一口气,将门打开,然后默默的让到一边。林雨桐没回头,直接往里面去。

    等到了屋子,在玄关处,林雨桐才站下回身,主动伸出手:“您好,图shuji。”

    图展堂这才打量这个女人,总觉得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可又不敢确定,“请问怎么称呼?”

    林雨桐笑笑,“我姓林。”

    姓林?

    图展堂又看了林雨桐一眼:“我看着林女士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林雨桐挑眉,自己和图展堂去的地方有许多有交集的地方,像是一些政企名流都爱去一些酒店茶楼运动会馆等等的地方。这地方一般都像是半日茶楼似的。也许远远看见过,也许是擦肩而过的,当时谁的注意力都没在对方身上,也未可知。

    林雨桐也笑:“那许是见过的也不一定。”

    图展堂就越发肯定对方的身份不一般。又是郝安邦的人,又是跟自己可能在某一场合见过。他先想到的是:会不会是在省城开会的时候见过?

    这人像是警察,而且绝对不是无官无职的普通警察。要不然她的级别够不上郝安邦来派遣。这样的事,肯定得是直接交代,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事端。所以,这女人至少该是处级往上?

    想到这里,他就客气了起来,人家不说职务,是说姓氏,她就依旧只称呼她林女士:“进去坐。”

    林雨桐进去,坐在茶几一侧的单人沙发上。图展堂就坐在长沙发上,郝宁端了两杯茶来放在两人对面,这才坐在林雨桐的对面。三个人三对面。

    林雨桐端起茶抿了一口,就轻轻挑眉:“倒是好茶。”

    这有些茶是省部级特供的茶,外面是没有卖的。之前姜有为送给四爷一桶,她在家里也喝。如今这里这茶,是谁的?郝宁是跑路跟着图展堂躲出来的,她随身的行李里带这种茶的可能性基本是不存在的。

    那么茶是从哪里来的?

    郝宁还有些懵懂,图展堂端着茶抿了一口后就道:“林女士是行家,这茶是我从家里带来的。这样的好茶我也没地方买去,是孩子的外公让人捎带来的。”并没有避讳跟辛家的关系。

    林雨桐将茶放下,笑了笑:“其实,我是怀疑你故意拉了郝宁下水的。”

    图展堂面色不变,郝宁却变了脸色:“我说了,展堂是个好人……”

    话没说完,就被图展堂给拦住了:“宁宁,别激动。这件事也就是你信我,换任何人,都会这么想,这不怪人家。”

    郝宁就瞪了林雨桐一眼,林雨桐也不以为意,只看着图展堂。

    图展堂放下茶杯子,从桌上的烟盒了抽出一根烟之后,又摸打火机,等打火机拿到手里了,他才想起什么似的问林雨桐:“可以吗?”

    林雨桐点头,还将自己面前的烟灰缸往前推了推。

    图展堂点了烟吸了一口:“这事很复杂。”

    “我只问,你进了309没有?”林雨桐直言问道。

    图展堂摇头:“没有。”

    “那郝宁藏起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林雨桐看他,“又是谁给放到凶案现场的?”

    “谁放的我不知道……”图展堂又吸了一口烟,“被放到凶案现场,又被郝宁藏起来的东西,是一枚戒指……不值钱……只是戒指上刻着我的名字……那是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宁宁送给我的……”

    林雨桐就看郝宁。郝宁点头,“那是在中学门口的一家手艺师傅里买的,花了我两块钱的零用钱,还有一个五毛钱的硬币……”

    哦!林雨桐就明白了。是那种自己打首饰的匠人跟前买的,五毛钱的那种硬币,是黄铜的。用这玩意打首饰,或是戒指,或是耳坠,在农村的便是二十年后也都有生意可做。两块钱是加工费,叫把这硬币加工成戒指,再把名字刻上去。

    要说值钱,那是真不值钱。是硬币的时候还能当钱用,连硬币都不是了,连这点价值也没了。当然了,对于主人来说,那是有特殊的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这东西能从十八岁保留到如今,可见其珍视。

    林雨桐对这两人的感情心里有了一点数了,然后问图展堂:“这戒指你是一直戴在手上的?”

    图展堂点头:“对!一直是戴着的。戴了这么些年了,很多人都见过那一枚戒指。”都以为是辛欣送的。其实不是,那是宁宁送的,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戒指是怎么遗落的?”林雨桐看他,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细节。

    图展堂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那天……家里的保姆带了我女儿去省城瞧病……”

    “孩子病了?”林雨桐打岔问了一句,那这病的可真够巧的。

    图展堂摇头:“姑娘家,刚好到了发育期。听保姆说,每次来例假都疼的厉害,她想带孩子去省城瞧病。又托人打听了中医专家,然后人家那天有空,她带孩子去了。到了那边,给瞧了,太医说得针灸,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孩子又哭闹非不愿意扎针,我不放心,就去了。当天没能回来,就是住在清江酒店的。结果早上起来洗漱完,枕头边就找不见戒指了。当时服务员要求打扫房间,我在里面刷牙也没在意,只说别碰床上的东西就行。可出来见东西不见了,我以为是我不小心撞到地上了被服务员当垃圾收拾了,就叫了他们经理,告诉他那东西对我很重要,一定得帮着找……刚好孩子又闹,打电话叫我,我这急着走,就把名片给对方了,叫他找到之后给我打电话……然后中午的时候,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是戒指找到了,过来取一下。车子刚停下,结果见宁宁从里面出来了。我摇下车窗的玻璃,她瞧见我了,直接上了车,什么也没说,就告诉我说快走,我也没问,开着车就走。出来了,宁宁才告诉我情况……”

    严丝合缝。

    这里面有两个有问题的人,一个是那个经理。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真是太重要了。后来拿着郝宁的手机给姜有为发短信的人也是他。再一个人,可以被图展堂淡化的人,便是那个保姆。

    林雨桐没先没问那个保姆,而是问:“当时你开的车……”

    “车?”图展堂一时没明白。

    郝宁才像是想起来似的,之前林雨桐说图展堂开的车是图展颜的小叔子的,便道:“是高志和弟弟的车。”

    图展堂眼里的阴霾一闪而过,但紧随着,他便弹了??烟灰,然后道:“哦!这事啊,我车子抛锚了,在医院碰上个熟人,正想打车呢,人家主动要借车,还说跟志和认识……你知道的,我这样的身份,人家认识我的多,我倒不一定都记得人家。见人家诚恳,这车我急用就开走了,就算是我不认识车主,人家也知道去哪里找车,知道怎么能上门拜访跟我拉关系……既然又是妹夫的熟人,我这不是就……接受这份好意了吗?”

    不对!之前他说的都是真话。只是这些他有明显闪烁,他在隐瞒包庇某人。

    林雨桐看了郝宁一眼,带着几分故意的道:“我倒是好奇,你跟你家保姆,到底是什么关系,值得你这么去维护她?”

    图展堂面色一变,却先去看郝宁。

    郝宁的手攥着衣角,攥的紧紧的,不停的揪扯着。图展堂直接将抽了半根的烟碾灭在烟灰缸里,挪的靠近郝宁,然后跟哄孩子一样的语气低声道:“宁宁……没有的事……这是绝对没有的事……”说着,他不停的朝林雨桐使眼色。

    林雨桐只低着头,又重新端起茶杯,轻轻的吹着不存在的浮沫。

    图展堂握住郝宁的手,然后将她的手一点一点的掰开,“宁宁,没有的事,我发誓,绝对没有你想的事……”

    林雨桐用余光看郝宁的情况,其实很多人都有这种情况。有些人一哭,手就不由的攥在一起,手指给鸡爪一样,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这种情况,就是情绪上太过紧张太过激动所导致的。

    图展堂将郝宁的两只手抓在手里,给掰开,然后一点一点的揉,这方法是对的。可见,他对郝宁的身体状况比谁都清楚。

    看着揉开了这只,那只又抽成了畸形,他赶紧喊林雨桐:“麻烦你过来帮忙。”他头上都已经出汗了,跟林雨桐解释,“她严重的时候会休克过去,发作过……”

    林雨桐过去就帮着揉一只手,但郝宁靠在沙发上,嘴巴张成o型,喘气都开始困难了。

    医生能给的就是镇定,中医大夫给开安神汤。

    可如今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图展堂是真急了,林雨桐能看得出来,他的手在不停的抖:“宁宁……那真是没有的事……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你别这样,我说,我都告诉你还不行……”他也不管林雨桐在边上,就道:“是!那车是云溪带着念慈去看病的时候开的车,至于她开的谁的车,我压根就不知道。那个经理打电话,我着急走,结果我的车不知道怎么的,前后车轱辘都爆胎了,如今还在省城放着叫人修呢,我顺手就开了她开来的车,我以为取了东西就回医院了,谁知道会碰上你,车才给开回西泽了……我不说……是因为当时你在车上你跟我说这事,我就知道这事不简单。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孩子来例假肚子疼,非那天去不可吗?那戒指是谁送的,别人不清楚,有两个人是清楚的,一个是展颜,一个就是云溪……我能不怀疑吗?我包庇她不是因为我跟她有别的关系……是因为……这些年,俩孩子真拿她当妈……在我没想到怎么跟孩子说的时候,我不想叫孩子受到伤害……跟一点也不愿意你受到伤害是一样的……宁宁……宁宁……这世上我就你们三个亲人……”

    不知道是图展堂的话起作用了,还是林雨桐偷着按压穴位起作用了,这会子看着倒是呼吸平稳了起来。她靠在沙发背上没言语,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然后好半晌才缓过来坐起来,抬手搓了一把脸,问林雨桐:“你是怀疑,那个女人……要害展堂……”

    这个问题问的。

    林雨桐也看出来了,郝宁不是一个有政治思维的人,问的问题也完全不在点子上。林雨桐直接跳过她的问题,没有回答,而是问图展堂:“图shuji 跟辛shuji最近可是有意见相左的时候……”

    图展堂的手一顿,意外的看了林雨桐一眼。然后又点了一支烟,“林女士对西泽的事情只怕知道的不多……就在年初,地质勘探局在西泽的衡水县勘探出储量相对不低的银矿和铜矿……”

    这事林雨桐还真听过。商人圈子里,商机的消息最灵通。当时有人还想试试,不过听说有大衙内想沾手。这衙内貌似不光有省城的衙内,还有京里的衙内。跟这些人是争抢不过的,后来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她把听来的小道消息一说,图展堂倒是意外:“差不多就是这样。辛欣的有个弟弟,叫辛天,他来找我,希望我帮忙拿下这个项目……我对此并不赞成。西泽市的情况比较复杂,我虽然是副shuji……却也实在是权利有限……市长这两年大力倡导山区种植经济果木,荒滩也要牛羊成群,那这矿业就越发的不好办……这东西利润大是没错,开采也容易,但后续的重金属污染却不好处理……”

    林雨桐听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图展堂对于他自己的处境,他用了一句‘西泽市情况比较复杂’来说明。怎么一个复杂法?那就是西泽市有一位性格强势又是从京里来的背景深厚的市长。这位定下的调子在那里摆着呢,他一方面是知道他自己的小舅子的德行,顾虑这些人根本就不听约束,环保和污染根本就做不到有效的处理。另一方面,也是不想因为这个,跟这位市长顶起来。

    还复杂在,他之前没否认林雨桐说的,在辛家这个小衙内的背后,还藏着一个京里的大衙内。辛家是不会避讳图展堂的,必然是给他交底,也更是给他施加压力,说你看,后面这么一尊大佛呢,这个事不成也得成。可图展堂在得知这个大衙内之后,还果断的拒绝,也不单纯是以上两个原因。林雨桐做了推测。这位强势市长也是京里来的,若是大衙内跟这位市长的关系好,又何苦隐在辛天背后呢?所以,他敏锐的政治嗅觉告诉他,辛家背后的这个大衙内,跟强势市长身后的势力,压根就不在一个阵营里。

    看似一个小小的矿产,可一个不好,就得牺牲在两大阵营的夹缝里。

    他并不想成为因为神仙打架而遭殃的凡人。

    这种事,图展堂不会说的那么明白。但能从里面悟出来几分,全看各自的悟性。

    林雨桐露出几分了然之色,然后道:“所以你拒绝了。但这事并没有因为你的拒绝而完结,反而把你推倒了辛家的对立面上……”

    图展堂就诧异了看了林雨桐一眼,对此人到底是不是警察倒是有些拿不准了。如今这穿着警服,还这么懂政治的人可不多见。他垂下眼睑,算是默认,然后才道:“可坏就坏在,这事他们做的不机密,对这个矿有兴趣,不想掏价钱不说,还把谋划给泄露了……有人向纪委秘密做了检举……”

    看着图展堂冷漠没有表情的脸,林雨桐叹了一声:“不会对方认为是你干的吧。”

    图展堂没言语,而是接着道:“紧跟着市长就在d组会议上发了火……当天,就去了省,据说见了省的重要领导,还一起吃了饭……”

    林雨桐就马上懂了。这先是发火,然后紧跟着是去了省,那么这可以解读为这位市长是去告状的。而见了的省重要领导,怕就是指的是郝安邦。而之后又强调,两人一起吃了饭,这是说两人私交很好,隔着辈分的人这论的怕不是私交,而是世交。也就是说,这位市长背后的势力,跟郝安邦在是一个阵营的。

    如果要是有机会抓住了辛shuji 一脉的把柄,进而通过正规的渠道去查,会不会对辛家所在的阵营给予一次精准的打击呢?

    政治本就是这样,你进我退,你退我进,该大打出手的时候就不由犹豫,换取了政治利益之后,再说其他。

    “所以,你的意思是,省重要领导受益有关部门调查某些事情和人,对吗?”林雨桐这么问,“你认为这次的事对方并不是打算真的如何,而是想要抓住把柄,然后有个谈判的筹码。”

    图展堂将烟扔进烟灰缸里,“这就是我叫郝宁只暂时躲着,不要出去的原因。”

    林雨桐明白,他的意思是说,他的不作为其实就是一种作为。安心等待就行,这事根本就不是他们这种级别的人能插手的事。只要等两方谈妥了条件,这事自然就水过无痕了。

    因此,这里面不存在包庇或者不包庇的问题。他隐瞒保姆的作为也好,不去搭救姜有为反而带走了郝宁也好,都是因为他知道,这事真不会牵扯进去。真牵扯进去了,那才是结仇了!这是辛家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要是他这么想,其实也没错。

    这里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郝安邦好好的布局可能因为入套的女儿和属下,而半途而废。不得不跟对方弯腰谈条件。

    看似郝安邦什么也没失去,但实际受益的却还是辛家,叫辛家躲开了惩罚。

    林雨桐不知道图展堂是因为辛家是他孩子的外家而偏袒包庇,还是他本身就是这个计划的参与者。因为知道郝宁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郝安邦姜有为都会无虞,只是失去了一次进攻的机会而已,所以,并不能完全的排除他参与这件事的可能性。

    因此,她很直率的说:“我是真的分辨不出图shuji是忠还是奸了?”

    “什么是忠?什么是奸?”图展堂扭脸问林雨桐,继而嘲讽的笑笑,“我是看着辛家被扳倒能置之不理呢?还是能看着郝宁和姜有为被牵连无动于衷呢?政治阵营这种事,哪里有什么忠奸……”

    他是想叫两方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的。这就跟手心手背都是肉是一个道理的!他对郝宁的感情不是假的,对两个孩子更是疼爱有加。对这三个人,他是谁也不想伤害。

    他说也没有错,政治阵营这种事,没有忠奸。

    “即便没有忠奸,那也有是非对错!”林雨桐就问:“这里面牵扯到一条人命,就不是只政治上的你来我往那么简单了。更有想将矿厂据为己有,这又是什么性质?忠奸可以抛开,但这是非对错,总得有个说法吧。”

    图展堂深吸了一口气,揉着额头,好半天才道:“你说的对!这里面还有是非对错,还是d纪国法……”可直接杀人的一定是个小混混,牵连不到旁人。至于是非对错,矿产在没私吞的具体行为之前,能追究什么。但他什么也不想说了。这里面的事,就不是能掰扯明白的。

    林雨桐看他这样,就问:“图shuji 还想将郝宁留在这里?”问完这个,她又问郝宁,“郝宁呢?也要留在这里?”

    “不!”一直没开口的郝宁道:“不,我不留下,我跟你走。”

    林雨桐就看图展堂,图展堂却只看郝宁:“那你去收拾东西。”

    他没有犹豫的就叫郝宁走,郝宁也没有半点犹豫,起身就上二楼去了。

    图展堂等她上去才看林雨桐:“林女士以为,是我强留下她别有用心。”

    “我无法相信一个背叛了自己的情感娶了别人生了孩子还一如既往一副情深似海样子的人……”林雨桐对图展堂有所保留。虽然理解他的处境是怎么做都不对,夹缝中不好选择,但想想郝宁的精神状态,她对他的好感度始终不高。

    图展堂吸了一口烟狠狠的咳嗽了两声,显然是被呛住了,好似呛的眼泪都下来,他抬起头,像是掩饰什么,却没有辩解,而是道:“我跟你交代一下宁宁的事……她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展堂!”楼上传来脚步声,郝宁手里还拿着衣服就从楼下急匆匆的下来了,可能是听见图展堂的咳嗽声了,下来之后重新又坐下,看着林雨桐:“我觉得你对展堂有误解。你的误解会不会在这个案子里对展堂不利?我觉得我得把话跟你说明白……”

    林雨桐:“……”我不管案子的。

    但她现在这么说的话,郝宁肯定不信。对方此刻看起来又激动了起来,“他……并没有背叛我们的感情……当年他毕业之后,他父亲就说了他的工作和婚事……还说安排好了相亲,他先是推脱,推脱不过,就把跟我的事说了,希望等两年,等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可是……可是……我妈不同意……一个暑假,我妈在家自杀了三回,他不妥协,我妈就吃安眠药,一次两次三次,等开学了,我妈吃了一瓶的安眠药,送到医院,差点没救过来……后来,他不敢硬扛着了,去京里跟我说,先暂时不联系吧,事缓则圆……可是谁能想到,我妈竟然跟着他进了京,偷着跟着,见我们还见面……就……就当着我的面,喝了一整瓶的农药……人救回来了,可后遗症也不小,不良于行,下不了床已经……”

    “好了!”图展堂一把攥住郝宁的手,声音低沉的像是哄孩子,“过去了……都过去了,再不要想了……不想了好不好……”

    林雨桐看郝宁那样子,就明白了:郝宁如今这动不动就犯病的根子,怕就是看着亲妈在她面前自杀的时候就落下了!

    只是一场恋爱,却引发了那么些惨烈的事。她恨她自己,也恨她妈吧。

    可这最终又该怪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