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霸王必须胜

第一百二十五章 的确不痛快

    明明相聚的不过数十里,可却如同不在一片天地一样。

    处在返回荥阳路上的楚军并没有遇到什么大雨,只有零星的雨点,小到甚至很多人都不曾察觉到。如果是天亮,眼下应该是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天色吧。

    项羽只觉得自己周身一阵燥热,也许是缺水口渴的缘故。也或者他的心中真的有些着急。

    荥阳南侧城墙外已经是一片的尸体,齐军却还是一刻不停的发动着进攻。虽然偶尔的会有一波攻势比较缓慢,可这并不能让荥阳城中的守军有丝毫的松懈。

    此战之后项羽身边不过带回了两万多人。为了防止刘邦还有后手,项羽还是在成皋留下了五千兵士防守,处在中间的广武城中则空荡了很多,基本没有什么守军。

    万余汉军在成皋的死守的确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死伤加在一起有两万多人。可以说这是不得已选择的下策。

    而等到项羽进了荥阳之后才知道,荥阳留守的两万大军也已经在对战中损失了不下七千。尽管意料之外的攻城车已经全部被摧毁,可根据季布说的情况,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伤亡,也有很大原因是后续齐军进攻的确够拼命。

    城墙上的守军刚刚击退了一波齐军的进攻,眼下的动静比之前小上了很多。

    项羽站在城中感觉耳边都忽然的一阵清静,可心中却还是静不下来。

    知道项羽也已经处在操劳过度边缘的龙且找来了清水,项羽接过之后猛地喝下几口。只是那脸上的神色却还是略显凝重。

    “怎么会,为何就没有撤军呢?!”放下手中的水罐,项羽便又一遍遍的想。

    就在此时钟离昧晃动了一下手臂站了出来,“无论是攻城还是守城。这种仗打的最没有意思,耗时难打不说,还杀的不起劲。眼下也还有四万可用之军,不如项王把这四万大军交给末将带出城去,末将保证将那些不知死活的齐军杀个片甲不留。”

    一番狠话说出来,钟离昧顿觉心里舒畅了不少,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项羽,等待着下令。

    可几个呼吸之后,项羽却只是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

    城外的军营深处徐徐升起了炊烟。不同成皋那些人为放出的火,这是真正的炊烟,几队兵卒正在忙碌着挑水加柴煮食。

    韩信跟李左车还有已经可以适当活动的傅宽围坐在一堆篝火旁,三双眼睛都盯着其上烘烤着的一罐热水。

    眼看着火势小了,只一只手臂可以活动的傅宽顺手从身边抓了树枝扔进火堆,而后轻声问道:“既然汉王已经败走,霸王率领剩余楚军前来荥阳汇合,您说会不会趁夜出城作战?毕竟我军的战力还是不能跟楚军匹敌。末将总感觉,守城也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就好比楚军,想战胜我们,可能挥动刀兵的速度比扔巨石滚木的速度快多了。”

    “你这是涨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吗?”李左车直接就瞪了过去。

    对坐着的韩信却是好一阵的摇头,随后竟然轻笑了出来:“你说的也对。如果正面可以击败敌军,的确没有必要守在城中等着敌军进攻。虽然这话听着不提我们的士气,可却是不假。但今夜楚军不会出城作战,如果我军可以保持眼下的攻城进度,最终会死伤很多,但胜利的希望却不小。”

    韩信一开口,刚刚还想跟傅宽闹腾两下的李左车也安静了下来,目光时不时的从火堆上移开看看韩信。静静的听着。

    傅宽却压根就不懂的接着问道:“齐王后面的话什么意思?末将愚钝,还请齐王详说才是!”

    两个兵卫端着一些刚刚煮好的粥送了过来,韩信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随后口中吞吐着热气道:“我们有十万大军,攻城却不需要一下子将十万大军全部投入,中后军现在还只是列阵威慑,虽然休息会有一些影响,可进食还是没问题的。而楚军呢?守城的楚军之前已经疲于奔命的应对。能有口水喝已经不错。”

    “那不是还有霸王带回来的大军吗?”

    “根据可靠的军情,霸王带入城中的有两万余人。他们已经在成皋作战了一整天。而在去成皋之前不过睡了三个时辰,如今可以说是又饿又困,急需休整。即便他们的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持续战斗。”

    话至此处,韩信顿住又是一笑,轻松写意一般,缓缓道:“所以本王说楚军今夜不会出城作战,只要我军做的好,明夜或者后续几日楚军都不太可能出城作战。我军眼下还有八万可战之士,在不明实情没有绝对把握的时候,霸王不会出兵。如果我军可以找到时机,反而很可能一战取胜。何况,本王已经让快马去临淄催促丞相了。”

    到了最后,韩信刚将嘴唇贴近碗边,又在一瞬间想到了什么,“敖仓不是还有汉王留下的三万大军吗?反正汉王都先一步撤军了。有时间着人去联络一下,如果他们肯配合最好。”

    “诺。”

    ……

    荥阳城中,钟离昧始终没有等到自己想要听的回答。

    明白如今处境的项羽也已经下令一部分兵卒负责生火灶饭,轻飘飘的烟雾弥漫在鼻孔边,项羽随意的吸入,虽然有些许的难受,可那种感觉却让他抛却了心中的杂乱一般,类似孤独时一人抽烟的感觉。

    不远处城门方向一队兵卒的举动吸引了项羽的注意,目光透过薄而飘渺的炊烟,项羽随口问道:“这些兵士是干嘛的?”

    “回项王,末将已经下令暂时堵住城门。”

    季布的回答倒是让项羽想起了成皋的那些事情。索性又是随口吐出一句:“还真够让人恶心的!这种仗的确不痛快。”

    “恶心?项王这是?”

    “没什么。想到一些事情罢了。”项羽走开两步到一堆备用的树桩上坐下,“眼下还没有到堵城门的一步。说不得什么时候真就杀出去了。就先多派人看着点吧。”

    “诺。”

    在这之后,项羽交代了几个将军轮流守城以及兵士们换防休息的事情。

    随后一个人安静的走开,在一处空荡房舍前的一棵大树下找来了云韬,“眼下战事还是不明朗。不过人在这里拖着,心却不能。你着人连夜赶回彭城。昨日你不是说陈婴跟项声都回彭城了吗。让人通知项声招募六万青壮组成新军,着他为后军主将,暂且负责操练兵马。”

    闻言,云韬却有些懵了:“项王……,是想在此拖住齐军等待他们成军来支援吗?”

    “想哪去了!敖仓还没攻下,拿什么拖?只是忽然觉得需要有更多的力量罢了。此战他们赶不上了。”

    离开靠着的大树将腰挺值,项羽走前一步在云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别多想了,快去吧。”

    “诺。”

    就在云韬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又被项羽叫住:“对了,夏侯婴、周勃还有彭越,他们在哪里?”

    “还在广武。”

    “广武?”抿了抿嘴,项羽啧啧的叹了一声,“彭越此人真不是表面这么简单啊!本王得去找他好好谈谈才行。又得返回广武一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