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名门私宠:亿万甜妻吻上瘾

第249章 做错事就要改正

    司霖沉:“……”

    确实有些心虚,他摸了摸鼻子,道:“那他也不能这么折磨你呀!”

    换个方向思考问题,其实他还是应该感谢这个孩子的,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到来,他和安酒酒两人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样的境地呢。126shu

    搞不好,各奔西东,他会永远失去她!

    想想,刚才还想等孩子出来好好教训一顿的,现在又歇了那种心思。

    “我好饿。”安酒酒抿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这段时间都没吃什么油水,平时喜欢吃的东西最近都吃不上了,这么多天没吃过一顿饱饭,她真的好饿。

    司霖沉见她那样,觉得明天再找营养师太迟了,当即将她抱起来送到床上,轻柔地道:“你先躺会儿,我找刘嫂熬点清粥给你吃。”

    安酒酒也是没有力气,点了点头,道:“好。”

    看着他出了门,她闭上了眼睛。

    肚子很饿,因为一直呕吐,浑身也没劲,她觉得软绵绵的,头重脚轻,很快就睡了过去。

    司霖沉下楼之后,吩咐刘嫂熬点粥,再炖点清补的汤。然后就拿出手机给徐毅打电话:“立刻给我找两个营养师,进驻浅水湾这边,专门给酒酒做饭。”

    徐毅那边先是一愣,本想说“都这个点了,让我上哪儿去找营养师”,但是很快就想到,司霖沉决定的事根本不容拒绝,所以终究没敢说什么,立刻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关键!

    “好的!我立刻去办。”

    只不过,都晚上了找营养师立刻进驻浅水湾别墅,绝对是强人所难有木有。

    好在,司霖沉又补了一句:“要找好的,说清楚是照顾孕妇。钱不是问题。”

    “知道了。”徐毅感激涕零。

    钱不是问题,事情就好办多了。,不然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都要准备进入梦乡了,他总不能去人家床上把营养师挖出来吧?

    这些问题,司霖沉是不会理会的,他只要结果,过程如何那都是手底下的人办事的能力。

    刘嫂刚刚熬好粥,突然大门口被打开了。

    坐在客厅里用笔记本加班做事的司霖沉看了一眼,没想到竟然是姝姝!

    “爸爸!”

    听到小姑娘脆生生的呼唤,他当即放下手里的事,站起来走过去,一个弯腰把小姑娘抱起来,脸上噙着温柔的笑意:“我的姝姝,怎么这么晚还让太奶奶把你带出来?”

    说着,朝跟在后面的司老夫人点点头:“奶奶,你来了。”

    姝姝奶声奶气地道:“不是说好了周末要回那边跟我在一起的吗?你和妈妈都是骗子,说话不算数!”

    这孩子这一两年经常跟安酒酒分离,都是跟别人带的多,正是这个需要母爱的年岁,经常会有一些强烈的不安。

    她总会担心妈妈是不是不要她了!

    “对不起姝姝,本来爸爸都打算带妈妈过去了的。但是妈妈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没办法过去,不是打电话给你说了吗?”司霖沉抱着姝姝坐在了沙发上。

    姝姝撇嘴:“是不是因为我要有弟弟妹妹了?他不乖,闹腾妈妈了?”

    满脸都是不高兴。

    司霖沉笑了:“嗯,确实是弟弟妹妹不乖,等以后他生下来了,你当姐姐的,好好教训教训他,好不好?”

    他觉得孩子童言童语很好笑,可是姝姝却苦着一张脸,双手纠结在一起微微用力,红艳艳的小嘴巴紧紧抿着,紧张地看着司霖沉。

    “怎么了?”司霖沉收敛了笑容,有些着急:“姝姝怎么了?”

    司老夫人看着父女俩那副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看啊,要么你们俩就搬过去跟我住,要么就把姝姝带过来一起住。她呀,每天都在担心,万一有了弟弟妹妹,爸爸妈妈不爱她了怎么办!”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司霖沉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疼得不行:“姝姝对不起,是爸爸错了,疏忽了你的感受。”

    他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让姝姝非常满意:“爸爸你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当然,小脸蛋上也都是吃惊:“妈妈说,做错事了就要承认,然后要改正!”

    这话让司霖沉笑出声来:“嗯,以后爸爸不会疏忽你了,好不好?”

    转而又叮嘱:“不过呢,最近妈妈身体不舒服,你不能去闹妈妈。要好好体谅一下妈妈,知道吗?”

    “嗯!”姝姝重重地点了点头。

    司老夫人见状,问道:“酒酒身体怎么不舒服了?”

    想到安酒酒之前那副孱弱的样子,司霖沉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孕吐,她说是正常的,可是我看着揪心,觉得一点都不正常。连续几天没能好好吃饭,吃不下,但是成天喊饿。”

    “孕吐期是这样的。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每个胎儿也不同。这也是正常过程,是要辛苦酒酒了。”司老夫人开始还很紧张,知道安酒酒怀了二胎,她很担心安酒酒生病。

    毕竟,孕妇生病起来,可轻可重可大可小。

    “我说要送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说不需要。”司霖沉还是很担心:“奶奶,这算是正常吗?”

    “那要看有多严重?”司老夫人毕竟是过来人,对这方面还算是有经验:“如果实在是太严重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酒酒这孩子要强得很,别的不说,唯独身体健康这方面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惯着她。”

    司霖沉点点头,严肃地说:“嗯,我知道。”

    姝姝从司霖沉怀里跳下来,问:“爸爸,妈妈在哪里,我去看看他。”

    “在楼上,她还没吃饭,爸爸给妈妈送粥上去,你跟我一起,好吧?”司霖沉跟姝姝说完,朝端着粥的刘嫂看过去,道:“你给老夫人收拾好房间,这么晚了就不要再跑一趟了。”

    刘嫂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司霖沉一只手端着托盘,另一只手拉着姝姝上楼去。

    看着这父女俩的样子,司老夫人微微笑了起来。

    虽然她也生过安酒酒的气,但是看到司霖沉幸福开心,如今又有了曾孙子,她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撇开那些误会的事情不说,安酒酒这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也一向很宠爱安酒酒,比起司霖沉去找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联姻来说,她还是更偏重于知根知底的安酒酒。

    只要,安酒酒不会伤害司霖沉就行!

    本书来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