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夜半鬼语迟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费尽心机

    李唐在他转头的瞬间非常配合的低下头,整理自己的衣摆。本来李剑想要移祸江东,让李唐帮忙说上几句,没想到李唐这小子也学精了,竟然不理会自己。他正恨的牙根痒痒,就听有女人尖着嗓子说,“哼,还是个爷们儿呢,口口声声污蔑人家姑娘,羞不羞?”

    一阵哄笑声如同麦芒刺在李剑的背上,他一时语塞,宜春正好趁这个机会说道,“不过也多谢李剑大哥提醒,男女大防也该好好放在心上。不如这样,就有你选个信得过的姑娘、大嫂过来,亲自验看过了,既能证明我的身份来历,又不伤大雅,如何?”

    李剑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女人各个面露鄙夷,想来没有一个愿意帮自己的。她们若是红口白牙的没有也说有,那自己不是亏大了?正在踌躇间,他忽然一眼看到人群中有道熟悉的身影,立刻跑过去把人拉来。

    “爹爹!”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儿怯怯的叫着,李剑喜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好儿子,你怎么来了?”小男孩儿朝人群中看了一眼,“我跟奶奶一起来的。”李剑脸上一红,自己这幅丑态被家人看到,实在让他难堪。

    “跟奶奶来的,这么乖啊?”李剑的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善,却没人看到他眼底划过的冷漠和决绝。小男孩儿很乖巧的点点头,李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小男孩儿的口中,“你看到那边的姐姐了,现在你替爹爹去看看她的手臂上有什么花儿啊草儿啊的图样,然后回来告诉爹爹好不好?”

    小男孩儿的身子缩了一下,似乎有些怕生。李剑却鼓励他说,“放心,那个姐姐很和善的,不用害怕!”小男孩儿试着往前走了一步,宜春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来,对孩子,她从来都没有任何抵抗力的。有了这个笑,小男孩儿的胆子似乎大了一些,走到宜春的身边。宜春见这里人多,就对小男孩儿说,“小弟弟,咱们到那扇门后面去看好不好?”

    一来她并不想在这群人前验看,而来也想去看看四叔准备的怎么样了。难得的是小男孩儿没有拒绝,很听话的跟在她身后。当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消失在铜门之后时,李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宜春进了门,四叔就凑了上来,外面的动静他都听到了,此刻正愤恨不已,“那个李剑也太不是东西了!”宜春连忙“嘘”了一声,当着孩子的面儿,她不想说李剑的不是。小男孩儿低着头说,“我爹爹他平日里不是这样的,奶奶说,他被权财二字蒙了心,才会做糊涂事,姐姐,爷爷,你们别怪他!”

    一个小小的孩童,竟然能明辨是非说出这番话来,不能不让宜春和四叔惊讶。她疼爱的在小男孩儿头上摸了摸说,“有你这样的乖孩子,你爹爹一定会浪子回头的。”四叔心疼的道,“这孩子跟着李剑,真是可惜了!”

    小男孩儿抬起头,正要说什么,忽然弱小的身躯一震,口中喷出黑色的学沫来,眼球顿时向上一翻,倒在了宜春的怀里。四叔叫道,“这,这是中毒了?”宜春一把抱起小男孩儿,“得让合宜看看,或许还有救!”

    当她抱着孩子,一前一后的和四叔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燕合宜先是一愣,立刻从怀中掏出几粒药丸塞进那孩子的嘴里。可是小男孩儿已经不会吞咽了,燕合宜颤抖着手在他鼻前一探,早就没了呼吸。

    “我的儿啊!”李剑突然大哭着冲出来,人群中顿时一阵大乱,李剑的母亲见到孙子这幅样子,当场就昏了过去。李剑指着宜春,眼睛血红的喝问,“你这毒妇,真是好狠的心思!我好心让爽儿和你进去验看,你竟然对他痛下毒手!可怜我只有这一个儿子,生生葬送在你的手里!”

    四叔立刻往前一步,护住宜春道,“李剑,你别血口喷人,孩子进去时还好好的,说了两句话就突然吐血身亡,这也是没人能料到的事!”李剑冷笑,“那我就要问问了,我们在外面说了许久的话...,你躲在里头都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早有准备,就等骗了我的儿子进去,好下毒手!”

    他一味的胡搅蛮缠,燕合宜知道,他们中了李剑的圈套了。宜春还没有从孩子突然辞世的哀痛中缓过神来,燕合宜却想起,刚才在爽儿进去之前,李剑好像给他吃了什么东西。

    于是他走到宜春身边,凑过去轻嗅爽儿满是黑血的嘴唇,果然在血腥气中发现一丝甜甜的奶香味。李剑突然喊道,“你,你想干什么?”他冲上来就要抢孩子,却被四叔一掌推开。李剑胸口吃痛,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泼妇一样拍地大哭,“你,你们先杀了爽儿,现在又要来灭我的口!大家伙睁开眼看看吧,他们,他们都是杀人的魔王!”

    爽儿的死已经激起了不少人的愤怒,他们所看到的,就是宜春将孩子带进去没一会儿,爽儿就口吐黑血死了。加上李剑之前对宜春的态度,他们不能不猜想,是宜春心胸狭隘,心怀怨怼,不便对李剑下手,这才杀了爽儿。

    “各位,请听我一言!”燕合宜站出来说,“我闻到爽儿嘴里有一股奶香味,想必是进去之前刚刚吃过奶制的糖果。想来这东西外面没的卖,只能是自己家人做来哄孩子的。劳烦各位帮我看看,爽儿奶奶身上,是否随身带着这种糖果。”

    有好事的人见李剑母亲腰上系着一个精致布袋,打开一看,立刻有香甜浓郁的奶味儿扑面而来,正是燕合宜说的东西了。有人将那袋子举起来给大家看,高声说,“没错,的确是有这东西,可那又怎么样?”

    燕合宜说,“孩子贪嘴,但这里既有祖母,又有爹爹,自然不会轻易吃旁人的东西,所以这糖必定是家人给的!”李剑心头一沉,立刻反驳道,“那又如何,难不成你是觉得我和我的家人在糖里做了手脚,要害爽儿吗?”166阅(www.ggdown.org)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