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夫娇

第263章 翻案

    “刚才明明是你踢坏的!”张文璞一字一句的反驳,就不爱惯着他们这些达官显贵!

    “是吗?你问问司逸有没有看到,再和我理论。顶点X23US”

    张文璞听到后立刻起身出去,找了一圈后,终于看到在偏房养病的司逸。

    他直接扑过去,一把抱住司逸大喊:“大人,你怎么这样了?是谁下的手?”

    南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

    “你先审案子,晚点再说。”

    “可是大人他……”

    “案子重要,大人很快就好了。”南墨将他支走,世子妃到的地方都会鸡犬不宁,听说皇宫前段时间就过得很不安稳,齐妃突然出现,皇后又被禁足,就连太子宫内也有很多事情发生。

    所以,赶紧审完让世子妃走,她的命格和大理寺应该是相克的吧。

    张文璞一心想着司逸的伤,也就忘了门被踢坏的事情,带着沐佳人继续询问。

    “把那天的事情说一遍吧。”

    “张大人,你应该听了很多次了,有什么疑问直接问吧。”

    “你不说是担心对不上吗?你这是心虚吗?是不是怕我找到你的把柄?还是说本来就是你杀了杨进?”

    沐佳人瞥了他一眼,这样问话真是让人顿时就想掀桌子。

    忍着怒气,她还是耐心的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张文璞见没有什么出入,便询问道:“你收洛浅浅为徒,是不是看中了他的身份?”

    “我和洛夫人早年相识,当时就在洛家小住过,洛夫人来京城参加太后的寿宴,顺便把洛浅浅托付给我照料,至于成为师徒,这都是缘分,我并没有想过收徒。”

    张文璞记下了她说的话:“也就是说,你一早就是有目的的接触洛夫人?”

    “首先,我当初也不认识洛夫人,其次,这个和本案有关系吗?”

    张文璞重重点头,十分自信的说道:“当然有关!如果你本来就是有意接近洛夫人,取得她的信任,那么洛浅浅受委屈,你为他讨回公道,即便是杀了杨进,洛夫人也会为你开脱。”

    “我去见杨进的时候,已经是世子妃了,还需要别人的庇护吗?”

    “所以,在你看来世子地位更高,杀个人也没关系了?”

    “我没有杀人,杨进死于内伤和中毒,如果护卫要打死他,何必还让他多活几天?其次,既然是护卫出手,打死他了干嘛多此一举的下毒?所以,这一看就是两个人做的啊!”

    “你只是打伤他,而洛浅浅找人给他下毒!”

    沐佳人现在明白北辰烨想要揍他的心情了。

    “大理寺的案子都是这样审的吗?不讲证据凭空猜测?那岂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证据是吗?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说着张文璞将桌子旁边的一块白布掀开,下面是一个托盘,放着一张药单,上面的方子是沐佳人当初写的,还有一颗蚕豆大的粉紫色珍珠。

    “药单是你写的吧。”张文璞拿起单子问道。

    沐佳人点头。

    “杨进中的就是这个毒,虽然这种药只是治疗普通的上火,但药量一旦改变,特别是其中几味药药量加大,便会让人出现中毒的症状,如果这时候杨进还是重伤,就会丧命。”

    他又拿起珠子说道:“西陵国的珍珠多半在南方,因为靠海的城镇多,粉紫色的珍珠十分罕见,只有皇族才配使用,这是杨进临死的时候一直攥在手中的,我们查过,除去宫中的一些主子有粉紫的珍珠,宫外就只有世子有了。”

    “铄王爷也是皇族,他连一颗粉紫色的珍珠都没有吗?”

    “看来世子妃是不了解王爷,铄王爷喜欢金器和玉器,偏偏就是不喜欢珍珠,皇上也未曾赏赐过铄王爷珍珠。”

    沐佳人思索着,原来想要嫁祸给她的人,把细节做得这么好,看来是对世子非常了解了。

    “杨进死的时间,想必世子妃和世子都在王府吧,这样一来,你们的行踪便无人证明。”

    沐佳人并没有因此心虚:“张大人找到的这些都只是说明我有可能杀他,但没有一项是直接证据,想定罪,不可能。”

    “看来世子妃做事很干净啊,觉得我们抓不到把柄。”张文璞知道这些不可能定罪,药方会的人很多,珍珠虽然只有皇族才能有,但保不齐有人通过其他手段得到,所以他们才想要问沐佳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

    “张大人,杀人也是讲究动机,杨进的死对我有什么好处?你没发现这是有人故意栽赃吗?”

    “世子妃想要自证清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蒋文文呢?杨进死的时候,她在哪?”

    “你是说杨进的未婚妻?我们已经问过了,她在房内,有人可以证明她的清白,而她说,杨进当晚是因为要赴约,所以才会出去,这个约,是不是世子妃设的局?”

    北辰烨并没有把杨进的死亡细节告诉她,从张文璞这里她才算是弄清楚。

    原来杨进是被人叫出去,弄死后再抛尸。

    “我想看看杨进的尸体。”

    “尸体已经让仵作验过了。”

    “张大人,就算是你不同意,我也会有办法看到,所以,还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看,这样也方便你继续审问不是吗?”

    张文璞一想有些道理,便和沐佳人出门。

    北辰也就在门口等着她,见她出来神色如常,这才放心许多,但刚才张文璞故意大声吓她的账,北辰烨还记着在。

    “我想去看看尸体。”沐佳人说道。

    “我带人去验就可以了,你不必去。”这种事情不需要沐佳人亲自去做。

    “你带小白去,问问是怎么死的,我在外面站着好了。”

    “好。”

    北辰烨让云峥扶着白君岚,跟着张文璞一起去到了大理寺的一处僻静的小院。

    司逸刚刚没有用内力,所以白君岚只是皮肉青紫,筋骨并未受伤,他平日里很少被人打,司逸这一掌还是让他很难受。

    云峥一直扶着他,白君岚进去查看着尸体,由于担心继续腐坏影响办案,小屋内放着冰块,一进门就觉得冷气袭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