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配要放身边养

第四十三章 提起裤子不认人

    沈芊蔚算是彻底被何卿卿折磨废了,端茶倒水不说,关键还不能发脾气,你一发脾气,何卿卿就这疼那痒,嘤嘤嘤的要哭鼻子,沈芊蔚是真拿她没办法,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欠,明明知道不能惯着,可就是拒绝不了。

    没辙,没辙,真没辙。

    床上的人还在熟睡,棱角分明的侧颜,暴露在晨光之中,洗刷掉了平日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戾气,剩下的只有淡淡的柔和和令人稍不注意就会深陷的魅惑。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鹅毛般大小的雪花,铺天盖地连成一片,从街道到楼房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的,格外明亮。

    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皮,一直保持着侧卧的姿势,腿脚不免有些发酸,沈芊蔚翻动了一下身体,打算平躺着睡。

    谁知,身上没动半分,腿上就突然一重,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了上去,沈芊蔚无意识中就欲抬腿,奈何,实在使不出什么力气。

    也罢也罢。

    实在是太累,懒得再管。迷迷糊糊中,沈芊蔚只稍稍移动了一下身体,便又睡了过去。

    不到片刻,腿上的重量却越来越重,实在耐不住了。

    睁开惺忪的双眼,沈芊蔚看了一眼四周,想不到,外面竟然飘着雪花。

    何卿卿见了,又该开心了。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沈芊蔚动了动腿,目光犀利地看向了自己腿间被子隆起的那一块。

    难道是昨天何卿卿把咕咕何卿卿床头日夜陪伴的那只浣熊)放他床上了?

    不对,咕咕没有那么重。

    突然,一个细思极恐的猜测浮现在了沈芊蔚的脑海中。

    沈芊蔚烦躁地抓了抓额前的碎发,几乎是万念俱灰地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魅惑的桃花眼眯着,似乎是不敢看。

    当隆起地那一团,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沈芊蔚基本上算是停止思维了。

    何卿卿蜷缩着身子,睡得正香甜,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他的大腿上......好吧...是腰以下,腿以上。

    侧脸紧紧地贴着沈芊蔚的肌肤,兴许是被子被掀开,感受到了寒冷,何卿卿有些不满地呶了呶嘴,两只不安分的小手下意识地就要去找被子,摸不到,身子便跟着牵动起来。

    沈芊蔚咬紧了牙齿,盯着趴在自己身上不断蠕动的人,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唤。

    何卿卿,不能再动了。

    然而,熟睡的人浑然不觉。

    跟着,脑袋又动了动。

    沈芊蔚额头汗都冒了出来,双手死死地拽住被单,正准备扬手把身上的人拍醒,结果就看见何卿卿嘴角滑出了一些难以言状的透明色液体,最后准确无误地落在他的裤头,淌了一片。

    何!卿!卿!!!居然把梦口水流到了他的裤子上,何卿卿你这只小脏猫!!!

    “好大的鸡腿......芊芊,卿卿给你留了......”

    “这丫头~你...”

    扬起的手,不过顷刻而已,又落回了原处。

    沈芊蔚嗤笑一声,望着身上的人,有些气馁。

    可是下一秒,他就清楚地认识到轻易放过何卿卿,究竟是多大的愚蠢!!!

    “芊芊,鸡腿真的好大啊.....”又是一阵呓语。

    沈芊蔚看着自己突然被人握在手里的小芊蔚,整张脸瞬间臭到了极点,青一阵白一阵的,跟唱双簧一样,简直令人哭笑不得。

    那不是鸡腿啊......

    祖宗!!!

    怕了,怕了,真是怕了。

    这大早上,两个未成年演十八禁,这罪犯不犯,苦的可都是他沈芊蔚。

    不划算,不划算。

    得憋!!

    颤抖着别开眼,沈芊蔚扯过被子,一把盖到了何卿卿的身上,奋力地抽出僵硬的双腿,臭着个脸,沈芊蔚立马跑进了浴室。

    从浴室传来水声,一阵比一阵清晰。

    沈芊蔚怎么都没想到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自己居然在床上被只流哈喇子的小脏猫折腾出了一身汗。

    沈芊蔚啊,沈芊蔚,你的出息呢?

    看着丢弃在收纳篮里被何卿卿弄湿的裤头,沈芊蔚蹙眉。

    他到底要不要教育何卿卿,男女授受不亲?还是说,他应该教育她,生病了也不能乱粘人,特别是不能粘到床上去。

    好,好像不划算。

    哦,对了!!

    他应该教育她,生病了再粘人也只能粘他。

    嗯!没毛病。

    沈芊蔚你可真禽兽!

    浴室里的人,脑洞大开地左右挣扎着,床上的人继续着黄粱美梦,都没注意到逐渐靠近房门的脚步声。

    “敲敲————”

    “芊芊,芊芊?芊芊————”

    一时之间,浴室里的人跟床上的人,都清醒了不少,何卿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揉着眼睛,正准备答应,嘴才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声,就被一只湿漉漉的手死死地捂住。

    “别出声!!”

    压低声音,沈芊蔚警告着眼下的人,侧头看向了门口。

    “怎么不回答?芊芊,芊芊,你还没醒吗?”

    “啊?我,我刚醒。”

    “这样啊,我跟你爸爸今天要去参加一个酒宴,午饭已经做好了,你待会起来热热,记得叫卿卿一起吃噢!!!”

    “知道了————”

    “那就好,那我们走了,在家照顾好妹妹。”

    “知道了————”

    “这孩子,就只会说这一句。”沈妈妈摇了摇头,嘴里念叨着,就离开了沈芊蔚的房间门口。

    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走远,沈芊蔚这才松了一口气。

    差点儿就出大事了。

    要让他父母看见何卿卿在他床上,非得出什么幺蛾子。

    略有疲惫地看了眼身下的人,沈芊蔚松开了手。

    得以呼吸,何卿卿喘着大气,望着沈芊蔚,胸腔上下起伏着。

    “你,你干嘛捂我啊?”

    “你说呢?等等———”

    沈芊蔚立起了耳朵,伸手示意,何卿卿闭上欲要开口的嘴。

    一阵清晰的敲门声再次传来,不过不是敲沈芊蔚的房门,而是隔壁何卿卿的。

    “卿卿,卿卿啊————”

    “阿姨,我在唔唔————”

    嘴巴再次被捂住,何卿卿有些委屈地瞪向了罪魁祸首,似乎很不理解沈芊蔚此刻的行为。

    沈芊蔚没搭理,直到门口的声音彻底中断,从窗边看见两道身影相携着离开,这才完全放心地松开了何卿卿。

    “何卿卿你是猪吗?!!!”

    “呼~都不能呼吸了......”

    “我还差点儿被你害到进局子呢!!”

    “为什么啊?卿卿什么也没做啊?”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对着那双无辜清凉的大眼睛,沈芊蔚也只道无可奈何,罢了罢手,合上浴袍,沈芊蔚从床上退了开来。

    “芊芊不是人......提起裤子不认人...”

    床上的人,垂着脸,嘴里忽而一阵念叨,掀开被子,就极不情愿地下了床。

    沈芊蔚当场就跟雷劈一样,目瞪口呆地看着自顾行动的人,全身僵硬无比。

    直到何卿卿踩着拖鞋开门,离开,沈芊蔚才略有回神地眨了眨眼。

    影视剧害是万恶之源啊!!!

    何卿卿也不知哪招着沈芊蔚了,反正沈芊蔚今天对她就是很奇怪,全程冷着脸,连给她倒杯果汁都是磕磕碰碰,弄出很大的动静,听得她小心脏七上八下的,害得她都不敢借病缠着他了。

    这个未解之谜,一直到何卿卿从成人字典里认识到了一个词,叫“欲求不满”之后才得以破解。

    吃完饭,何卿卿刚放下碗,放在客厅木桌上的手机,就热热闹闹地唱了起来。

    瞅了眼沈芊蔚的脸色,没什么变化。

    何卿卿抿了抿唇,从椅子上起来,哆哆嗦嗦地跑到了客厅,拿起了手机。

    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我是何卿卿。”

    “何卿卿,你可算接电话了,是我,张骁骁。”

    “张骁骁?”

    餐桌上的人,握着筷子的手一顿。

    “对,对,我是张骁骁,我快到你家门口了,你在家吧,你快出来给我开个门。”

    “你来我家做什么?还有你为什么会有我电话?”

    “你这小白眼狼,还真是死性不改啊,你不是病了吗?你昨天没来上课,我都快急疯了,要不是班主任说你请病假,班群里全班同学的联系信息还没失效,我都准备贴寻人启事了。今天不正好周六嘛,来看看你,诶,你身体怎么样啊?好点了没啊?唉,算了,问你,你也说不出啥,直接给我开门吧,我到了。”

    “啊?到,到了?”

    “啊,到了。”

    “好,好吧。”

    怎么着张骁骁也是番好意,何卿卿今天的处境就算是再艰难,她也做不到把张骁骁晾在家门口不管。

    放下手机,纠结地看了眼餐桌上闷声吃饭的沈芊蔚,何卿卿身体慢慢往玄关处移动。

    “干嘛去?”

    “开门,同学来看我了。”

    “同学?”

    “嗯.....”

    “张骁骁?”

    “嗯.....”

    “去吧。”

    总算是得到了批示,何卿卿松着气,这才理直气壮去开门。

    一开门,就是迎面而来的风雪。

    “芊芊,好大的雪啊!!!”

    嘴里喊着,何卿卿就笑呵呵地跑了出去。

    一眼便看到了等着铁门外的张骁骁,站在雪中,手里拿着个盒子,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张骁骁也看见了何卿卿,连忙热情地挥手。

    “张骁骁,其实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没必要跑一趟的。”

    “这有什么,赶紧给我开门吧,我有东西给你。”

    点了点头,何卿卿打开了铁门,张骁骁一推开门,就将刚才手里拿着的盒子塞到了何卿卿的怀里,还夹杂着雪花。

    “这是什么?”

    “杯子。”

    “杯子?”

    “不是说感冒了要多喝热水嘛,你说我总不能买一箱农夫山泉给你送来吧,所以你就用这个杯子,接着水可劲喝吧!!”

    张骁骁大义凛然地说着,仿佛自己都要被自己的考虑周全而感动到了,笑呵呵地,冲着家的家门走去。

    留下身后的何卿卿,抱着盒子,雪中凌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