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1.序曲

    已经迟到近二十分钟了。

    可小货车通过豪宅大门警卫时,又耽搁了几分钟,经过警卫严谨确认后,才放行让货车进入豪宅。车行驶在两边布满緑藤与点点柔光的通道,就像进入一个梦幻幽静的时光隧道里,一出绿道,一座光彩夺目的巴洛克风格花园映入眼前。别说黎微看迷了眼,开车的小杨,虽是大男人,也都被勾引出浪漫少女心了。望着璀璨城堡的黎微下车,感觉自己就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虽然走下的是一辆货车。这时,一个穿着鲜艳、花俏的男人朝他们快步走来。

    “送花的吧?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有没有责任感啊??”

    男人一身热闹的装扮丝毫不比周遭花团锦簇逊色,高频的声线也非常具有穿透力。

    “对不起,我们有些迷路才…”

    “算了,算了,没时间了,快把花搬下来。”

    花俏男人无情打断黎微的话。他的的音调尖锐又急促,显然没耐心听黎微解释。男人手中挥着一条方巾,对着一旁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女指挥,感觉像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强势作风让黎微和小杨没理由不加入他们。大家在男人的指导下,迅速将花都搬下了车。

    “先生,都清点无误吧?那麻烦您在这签名,还有尾款金额在这里。”

    黎微将花放置妥当,递出送货单到花俏男人面前。男人抬头瞧了眼单据,就冷冷将视线转向黎微。

    “妳不会以为你没事了吧?”

    “啊?”

    “你看看这里失控的场面,可都是你deete造成的,你不用做些什么吗?”

    花俏男细致皮肤上的二个大眼圆瞪黎微,黎微傻住。

    “还有,那个送花的,你,就是你。”花俏男伸出纤纤玉手,指着状况外的小杨。“你去把这些花剪成25公分长,记住,25公分,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

    “还有你,花店小姐,”男人斜眼瞟看黎微。“拿着这些缎带去给所有花瓶都绑上蝴蝶结,记得,要大小一样,然后每个花瓶放20朵玫瑰。”

    黎微和小杨愣在现场,无言相望。

    “动起来、动起来!”男人看着没有动作的二人又尖声喊。

    “听着,务必在五点半以前完成所有布置。OVER,不敬礼解散。”男人语毕离开,完全没有给黎微和小杨发言机会。

    “那个娘娘腔是谁啊!我们干嘛要做这些?!”

    小杨不爽看着花俏男人远离背影说。

    “都是我们不好理亏,就帮忙一下吧,赶快做完就可以回去了。”

    黎微安抚小杨。黎微觉得毕竟人家订了那么大数量的花,服务一下也不算过分,下次说不定还能再交易呢。小杨是这区花卉产销班的人,临时被老板娘找来帮忙,主要是因为这次的订单数量太大,必须用上小杨的小货车才行。小杨昨天下午从山区会馆送花回来后就开着小货车和黎微到处奔波收集玫瑰,今天几乎在最后关头才凑足数量,二人抓紧时间驱车来到这城东郊区。但兜了几圈,都找不到要送货的地址。用上手机googe地图,再加上询问当地住户,几乎用尽洪荒之力才终于找到疑似纸条上的地方。小杨帮了很多忙,黎微挺不好意思,但也只能安抚。在她努力排解下,小杨不情愿剪着花朵,而黎微则认真在一旁将花瓶绑上缎带。

    小城堡中不时能看见HappyBirthday的装饰字样,不难了解这是一场隆重的生日宴,宴会厅内的服务人员来往穿梭、忙进忙出,趁宾客抵达前,赶着打点宴会最后布置。而大堂侧厅,传出一个和会场气氛一样紧张的尖叫声,尖叫声相当耳熟,是花俏男又叫了。

    “Excusee?威廉,你在开玩笑吗?”

    威廉伸手摀住耳,俊致的眼眉微动,因为花俏男太过尖锐的喊叫声。

    “刚刚电话是这样说的。”

    “那怎么办?女模怀孕了要怎么拍?衣服都按她的身材订制的,不都废了?!”

    花俏男人简直快昏倒。他是HD娱乐经纪公司的总监Aan,目前正进行一个国际专刊拍摄工作。工作开拍在即,没想到封面女模却被爆出隐瞒怀孕消息,现在的她,肚子都大得藏不住了。

    “总有办法的。”威廉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说。

    “OhMyDear,你还真沉得住气啊!”Aan从兜里又拿出小方巾擦擦额头上不自主留下的汗,看得出有点焦烦。

    “找个人替代就好了。”

    “上哪找?只有二天!”

    “经纪公司没其他适合的人选吗?”

    “这女模特别纤细,还带点空灵气质,当初选用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再找?谈何容易!”

    威廉听了,眨眨眼没再说话。Aan看着平静如水的威廉忍不住娇声叹气。怎么说威廉也算是苦主,若真要换女模,负责服装的他必定增加一箩筐修改工作,没想到他竟还能如此冷静。又如现在,女友生日宴的开始时间近在眉梢,会场布置还没完成,他的俊脸却依旧平静到令人发指。

    她真的是他的女友吗?

    Aan脑中冒出评论。他无奈从沙发起身。

    “算了,还是先顾好眼前事。我去看看你订的花弄得怎样了。”

    Aan转身步出侧厅,手中拎的小方巾随着走动不停摇呀摇的,看起来也很忙。Aan经过大厅,走向外侧边桌。

    “Oh,yGod!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了?先生?”

    Aan不敢置信看的花瓶惊呼,黎微听到惊吼赶紧走过来。长那么大以来她首次发现,尖锐的叫声从男人口中喊出来,貌似比女人更可怕。

    “你在做什么?”Aan看着花瓶问。

    “花瓶绑上蝴蝶结啊?您交代的。”

    “这算是蝴蝶结吗?充其量只能叫蜻蜓结!天啊,没人教你吗?蝴蝶结和缎带长度请以完美的四比六处理,花的长度也不对,全部重做!还有,谁说可以在这里剪花的?搞得脏兮兮,拿到外面露台去弄!!真是没有我盯着不行!”

    Aan劈哩啪啦说了一堆,没等黎微开口就又不耐走开。

    “你…”

    “小杨,算了。”

    黎微阻止想要抗议的小杨。她知道小杨是为她抱不平,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工作完成,不是再增事端。她将花瓶和玫瑰带到露台,仔细将Aan口中,小杨不合格的花叶子适度拔除再修剪,再重新调整蝴蝶结,对待手上的花,黎微小心翼翼处理。位于二楼的露台很空旷,外头即是一大片林园,相对屋内格外安静。宁静的露台下方隐约传来微小声音,黎微好奇探头看了一下。从阳台栏杆细缝中望去,虽然灯光迷蒙,但可以看见人影。

    是昨天订花的男人!

    黎微看见男人正和一个穿着小礼服长发披肩、声音高脆的女人在谈话,女人背对着黎微所以看不清长相,但想必是位美女吧?

    他能看上的,一定是美人,今天的花是给她的吧?

    黎微收回目光,专注回花朵上。她低头剪着枝叶,脑中泛起刚刚男人的脸,想这个男人今天看起来好像更好看了。有钱人的最佳状态似乎可以无限提升啊!但性格也能同步晋升才好,从昨天的接触中,她能感觉这男人的优雅其实是为了隐藏某种冷漠。

    黎微修剪着枝叶,想起昨日这个男人出现在店里的情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