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2.在观望美时我们渴望什么?

    一早,开门没多久,花店内电话铃声响起,是住院的老板突然从医院打电话回来。他不是心念关心店里生意状况而是抱怨医院太无聊,让老板娘替他带台收音机过去。“什么病人,还要收音机?叫他平常不要吃那么油那么咸,他有在听吗?活该啦,弄到高血压昏倒住院,自作自受!”

    老板娘和老板是快二十年的夫妻了,儿子在外地念大学,平常就夫妻两一起经营这间花店。黎微就住花店附近,和老板娘算邻居,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也不好说是刚找,毕业前就找了,找了几个月了,无奈投了一些履历都没回音。刚好老板住院缺人手,黎微便过来打打临时工。老板娘嘴里虽忍不住对老板碎念嘀咕,但临走前不忘带走柜台边一台中古收音机。她离开后,陆续进来了几个女客人,店里只剩黎微,她有些忙碌,马不停蹄地招呼客人。

    铃—

    店门上的铃当声响起,又有客人进来了。

    “欢迎光临!”

    黎微不忘反射性说出欢迎词,她低头站在柜台,手中正包着一束花,绑上最后装饰缎带,她头一抬,目光迎向方才进门的客人。不看没事,一看黎微整个人怔住。

    真不得了…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更精准的说是一个高级的男人。不管你是否懂得名牌或是精品,从这男人身上笔挺有型的西装、俐落不失风格的发型,以及一尘不染的鳄鱼皮鞋,都能看出他的高级,而且非常高级。加上他修长身型和俊美容貌,对他已然拥有的高贵品质,只能放肆地继续锦上添花。

    店内几位女客也由于男人的出现,顿时停下原本选购工作,或以仰慕或以欣赏的神情注目着这男人,大家不是故意要遗忘周遭艶丽花儿直盯着男人看。就如尼采说的:「在观望美时我们渴望什么?是渴望也成为美的。」人对美都有无法自主的趋向性,就如此时。而所谓「人比花娇」就是指这样吧?!

    虽然他是男的。

    同为现场关注团的一员,黎微关注他的原因倒比几位女客人现实点,她主要是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有和其外表等值的消费力,这是黎微才来不到几天就学习到的观察力。她脑里浮现着必须好好服务这位「贵」客的想法。

    黎微放上专业服务员微笑走上前,亲切开口:

    “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男人站在店中央,环顾四周,虽然没说话,却让人的眼球无法从他身上移视到任何其他东西,非常俱有存在感。

    没回应?是介绍不够仔细吧?

    黎微想了想,清清喉接着说:“我们这有最新鲜最美的花,以最好的品质及最低的价格提供您所有需要,大至婚丧喜庆,小到探友送礼,我们都能给您最优良的服务。”

    黎微一口气说完,维持笑脸。男人目光望向黎微,但对于她的介绍似乎还是无动于衷。

    呃,什么情况?这人怎么都没反应?黎微抿一下唇,晶亮的眼溜溜一转又说。“我们还有专业的现场设计与布置,只需要极少的费用就能拥有极高的效果,保证让您感到物超所值!”

    男人依旧宁静,只是凝望黎微的双眼没有移开过。

    黎微心窝一揪,忍不住想,别再看了,先生,我都无言以对了,您倒说句话啊!

    室内随着男人的静止而陷入一片寂然。不只黎微,其他客人好像也都在屏息等待他的回应。没让人失望,男人终于悠悠开口。

    “我要三千朵纯白色香水玫瑰,明天下午四点前送到这个地址。”

    男人递出一张纸条。又说:“订金多少?”

    “三千朵?”

    黎微没想到男人一出口,会是这样的大交易,傻了半秒,但很快回神接着说:“明天实在有点赶,我不确定临时是不是能找到那么多玫瑰…”

    “所以,没办法?”男人已经取出信用卡的手停住,语气显然有些失望。

    “也…不是,我可以晚一点回复您吗?”

    “我没办法等。”

    男人回答有点强人所难,可他平静如水的语气却又让人有种不能拒绝他请求的压力。但花的数量太大,需要一点时间确,黎微终究露出为难表情,男人看了她一眼。

    “那就算了。”

    男人回。没带任何情绪,是一种淡然的优雅。然后他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先生,我想没问题,我们可以准时把花送到!”

    黎微急喊。她实在无法放手这样的大生意,硬着头皮答应。

    “很好。”

    男人回头,俊致的唇线看似微微上扬。这个笑,应该是笑吧?让店里的女客人都压抑不住春心荡漾。男人从容走向柜台并完成结账。在现场女性们赞叹与不舍的目光下,没多说任何一句话离开。

    我会不会太冲动了?!

    黎微打从昨日接下大订单后,并没心思怀念或回味那个男人无懈可击的魅力,而是才送走他,已不安起来。她疯狂翻开花店名片簿四处连络、焦急找花,一路从昨天忙到现在。

    “噢!”

    黎微轻呼。她不专心的神游让她的手指被玫瑰狠狠刺划下一道伤痕。这突来的惊呼声,让露台下的男人抬起头。女人也扬起脸,看见露台上的黎微。

    “谁?”女人问。

    “好像是花店的人。”威廉回。他注意到黎微手指上的红血滴。

    女人似乎没兴趣讨论别人,转回脸,冷冷开口:“我们进去吧!”

    女人转身没入屋内。威廉把视线从黎微身上移回,但似乎思索着什么,慢步离开。

    黎微和小杨赶在晚宴开始前,终于把花布置妥当,Aan前来验收。

    “嗯,还算不错。”Aan满意点点头。

    “她的手都扎成什么様了,能不好?”小杨没好气说。

    黎微扯了扯小杨衣角,然后尴尬地笑:“没事。”

    Aan细长的眉毛一挑,看一眼黎微的手,眼皮一皱。

    真成蜂窝了…

    Aan没多刁难付完尾款,黎微收了之后,就和小杨离开了小豪宅。

    小杨忍了一晚,在车内终于放胆出声咒骂:

    “那个娘娘腔真是够了!”

    “别气了,他有多给我们小费呢!”

    “拜托,那是我们应得的,忙了一整天,饿死了!”

    “那简单,我们吃大餐去,我们有巨款,哈哈!”

    黎微数着手中钞票笑回。她生性乐观,好像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即使她原本净嫩的手现在有点惨不忍睹。

    豪宅侧厅落地窗边,威廉静静倚靠在旁,浓色灰眸注视着驶离的花店货车。

    Aan满意看着宴会厅里的玫瑰布置,仔细来回查看,小心伸手调整,要求完美的他,眼里容不下一丁点瑕疵。

    “怎样?”威廉走到Aan身边。

    “自然是完美!我真是太天才了,瞧这布置多高贵,配色多优雅!”

    Aan明显自恋,不过还好他的信心和能力成正比。他转头望着威廉突然撒娇起来:“你看,人家对你的事多上心?”

    威廉轻笑。他跟Aan认识很久了,无论国内外工作中都经常遇见,所以非常熟。旁人若不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及Aan已经有爱人了,还真可能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基情暧昧。

    “你的事我也上心的!”威廉微笑回。

    “有吗?”Aan不以为然。

    “女模有人选了。”

    “真的?”

    Aan惊喜望着威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