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3.沉得住气,就优雅

    “是谁?”Aan热切询问。

    “刚刚那位小姐。”

    “哪位小姐?”

    “花店小姐。”

    Aan皱起眉,一脸不置信。虽然花店小姐的身材看起来是很接近那个女模,但国际杂志封面主角并不是只要选身材就行了,而且那花店小姐素容平淡、清汤挂面的……

    “为什么是她?”Aan疑惑。

    威廉只是淡淡扬起唇角。

    ***

    今天仍是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老板娘一早就到医院去,花店只剩黎微。由于时间还早,没有客人,黎微卷起袖子,拿起抹布清洁花架。店内唯一的一台收音机目前暂时待在医院劳动,所以屋内没有播放音乐,店里在如此清幽的周末早晨中显得格外宁静。道路上没有平日熙熙攘攘的上班族,但三两个早起运动的人在经过花店时都不约而同将目光抛向店门,因为花店门口今天特别光彩夺目。

    威廉站在花店外。

    威廉优美的形象立定在人行道上,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感觉就像幅美不胜收但没有生命的画。昨天一下飞机,威廉就被Aan警告没用心在女友生日宴可能的后果,的确,那后果光想就恐怖。他只好仓促到花店订了花,Aan还热心帮忙到场布置。所以当Aan昨天要求威廉亲自来确认新女模是否符合要求时,提出推荐的他貌似没有任何拒绝立场。带着某种无奈,他迈出步伐。

    铃—

    花店门上铃铛清脆响起。

    “欢迎光…临……”

    黎微以往很有朝气的欢迎词突然弱了下来,表情有点意外。

    是他…

    黎微情绪翻转了一下,语气试探地开口。

    “您好…”

    “小姐记得我吧?能聊一下吗?”

    威廉说,优雅走进花店。黎微看了看眼前男人。心想,应该没有人会忘记你的脸吧?但,聊?聊什么?昨天的工作应该都顺利完成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黎微回忆起昨日Aan的严格,余悸犹存。尽管面前男人有着极度漂亮的脸,但对黎微油然而生的紧张还是起不了安慰作用。

    “我能坐下吗?”

    威廉似乎读到黎微的焦虑,刻意将脸上的笑增加百分之二十。

    “喔,您坐,我给您泡杯茶。”黎微拉出椅子说。

    “谢谢。”

    威廉在柜台边坐下。黎微走到饮水机前,拿出二包花茶包。冲泡的过程中,黎微不时偷偷瞄了威廉几眼。见坐在花团锦簇中俊雅的这个男人就像漫画里才会出现的二次元贵公子。上次在阳台已经觉得他颜值升等,今天更近距离一看,根本拉抬整条街颜值都没问题。赏心悦目之余,黎微端出刚泡好热腾腾的茶走上前,这时,二次元贵公子递出了一张名片。净白色的一张小纸上印着一个深紫色ogo和黑灰色油墨。黎微看上面写着:盛奕工作室,服装设计师…盛奕。英文名Wiia?靠,连名字都像王子!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味,或许是来自周围争奇斗艶的鲜花,或许是来自放在桌上的二杯热花茶。瓷杯中飘出轻烟,缓缓上升,屋内的声音也突然随之升高。

    “您说拍摄封面?”黎微睁大眼提高音量。

    “我们认为你可以担任。”威廉回答,举杯轻啜了一口茶。

    杯中清淡的雾气缓缓在威廉眼前飘动,更衬出他的宁静致远,更对比黎微反应的激动。黎微又看了眼威廉方才递给她的名片。

    “这…好像…太突然了,我没有时间考虑吗?”

    黎微感觉一股热流直冲她的小脑袋,完全无法思考。

    威廉看着眼前小姑娘如迷失丛林的惊慌小白兔,放下茶杯,经过沁香温润后的喉咙发出悦耳声音。

    “我想,这工作其实很赶,也需要你,除非你有困难,否则何必拒绝。”

    “这…”

    黎微觉得威廉说得没错。自己现在反正也还没有正式工作,花店打工也只是暂时,闲着也是闲着,的确可以试试。

    “能否让我量个身?我需要妳身材尺寸。”

    “现在?”

    “刚刚提过,工作其实很赶。”

    “喔,好…”黎微慌乱站起。

    “麻烦抬起手。”威廉说着同时拿出皮尺和笔记本,准备帮黎微量身。

    黎微听话抬起手,却若有所思。威廉将皮尺俐落的在黎微身上不同位置移动着,然后尺寸被记录在一个小本上。

    “你做决定都那么快吗?”黎微看着威廉说。

    威廉纪录中的笔停顿了一下。他刚刚其实是反射性的回答,处理程序大概只用到小脑,黎微突然这样问,他反而顾忌起自己是否回答太草率。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事,如果不涉及其他人或事物,就按着自己的想法做。”威廉说着又将皮尺拉开。

    “也对…”黎微点点头。

    威廉面对黎微认真丈量着,量到胸围时手指灵巧滑绕至黎微侧身停下,避免了前胸接触,这个细心动作让原本有些紧张黎微松了一口气。

    是个绅士…

    黎微想起自己只有给人做过一次衣服,是高中时的制服长裤,那时的师傅量身很随便又粗鲁,和今天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头也要量?”

    黎微皱着眉提出疑问,因为威廉的皮尺正围绕在她的头上。

    “因为有帽子作搭配,我不希望少了尺寸。”

    威廉气息离黎微好近,他身上飘着一股很有层次的香味,味道其实很淡,但黎微却感觉眼前一阵眩动。喔,不是味道,是距离,这男人靠太近了!黎微慌乱的眼神尴尬从面前男人的脖子移到左方,不经意地手一挥,翻动了桌上的茶杯,哐啷一声,杯里的茶全溢在桌上的羊毛桌垫上。

    “糟了!”黎微伸手。

    “别动。”

    威廉的皮尺正箍住黎微的头,画面有点搞笑。黎微不舍地看着上面已附着污渍的桌垫,那是老板娘心爱的威尼斯羊毛桌垫…。

    “别担心,没弄脏太多,待会用湿抹布擦拭茶污后,再用小刷子沾些清洁剂清洗羊毛,最后用半湿抹布重复擦拭晾干就可以了。”威廉说话中并未停止过他的工作。

    “说得那么仔细,你很会做家事吗?”威廉的回答显然没让黎微放心,她仍不舍地望着她那可怜小桌垫。

    “家事?那基本上是我工作应具备的,如果你要将它归纳为家事,我没意见。”

    威廉精致的灰眸向上一转,悠悠说。他心想,我能和家事扯上关系的大概只有缝衣服了…

    约莫过了10分钟,威廉的资料完成了,笔记本上有数字有图案还有一些注解,看起来琳琅满目。威廉似乎很满意上面的数据,因为和那个怀孕的女模的尺寸非常相近。

    “对了,这给你。”威廉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盒。

    “什么?”

    “药膏。对你手上的伤会有帮助。”

    黎微还贴着创可贴的手指不自觉握起,惊讶威廉竟然知道自己的手受伤,对于他何时注意到这件事她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楞了半秒才轻声说谢谢。

    “如果没问题,晚一点会有人找你详谈工作合约以及细节。”

    “好……”黎微虽然答应了工作,但回应没啥魄力。

    威廉合起笔记本,礼貌告辞,准备步出大门离开。

    “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黎微叫住威廉,然后快速跑进店后面。很快的,黎微抱着一袋东西出来。

    “这是我朋友若雅做的水饺,有玉米和韭菜二种,我本来是想拿玉米给你就好,因为很多人不喜欢韭菜的味道,但若雅真的把它做得很好吃,所以我二种都拿了,送给你。”黎微一口气说完,诚心奉上袋子。

    不会吧!我不开伙的…

    威廉犹疑了一下,本想回绝,但他想她是不好意思白白收了药膏吧?不过,药膏其实那么点贿赂意味,她其实不用那么…在意。可见黎微满心真诚的样子,威廉不忍拒绝,只好收下饺子。

    黎微目送威廉离开后,一个上午都有些恍神。面对这突然生活上的转变,心情仍有些复杂。望着披在花架晾干的桌垫…

    用他的方法还果真把污渍弄干净了呢。

    叮咚—

    午后,黎微手机传来讯息。

    『你这幸运的小姑娘,快从实招来!』

    黎微睁大眼望着手机上的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