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5.被逼问,也要从容

    “不,第一次做!”

    威廉浅笑。对他而言,意外完成这项料理算挺新鲜的事。

    “你的手机昨晚怎么打不通?”琮茵面无表情说,开门见山进入今天来的目的。

    “是吗?大概没电了。”威廉专注搅拌起酱料。他很幸运地在厨房柜子上找到酱油和香油。

    “备用电呢?”

    “忘了带。”

    “为什么半夜2点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

    “喔,我快天亮才到家。”

    “这么晚?在忙什么?杂志工作不是结束了?”琮茵继续发问。双臂交叉在胸前,眉头紧皱,没看水饺一眼。

    “是其他工作。”威廉终于发现琮茵似乎不悦。

    “还有什么工作?

    “新的工作。”

    “我怎么不知道?”

    “所以我应该每项工作都向你报告?”

    “难道半夜三更不在家,你不需要说明一下?”

    威廉停下拌酱动作。被逼问的他,浓色眉毛微扬,觉得自己像犯人一样。现场气氛开始僵化,但琮茵不是那种吃素的善男信女,即使威廉俊致的灰眸转为深沉,她也没打算善罢甘休。

    “我不知道该说明什么。”

    “你为什么不解释?”

    “解释什么?”

    “你是什么意思?连解释都懒?我关心你不对吗?”

    琮茵音量骤升,倏然站起,一整晚不满倾泄而出。

    “我只是在表达我的想法,不是要和你吵架,STOP。”

    “你永远这样冰冷,好像错的永远都是我,没任何事值得扰乱你的情绪,即使是我也不能,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琮茵怒而起身离开,随之而来的是呼应着她的心情的强烈关门声。威廉看着用力关上的门,表情很难解读,面对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原来的好心情一扫而空。这是第几次了?指的不是琮茵毫无头绪的发怒,反正她个性就是这样雷厉风行,也谈不上奇怪。威廉听进耳里的是琮茵那个对自己的形容词——冰冷。为什么大家都说他冷?当然,人们不会傻逼在他面前这样说,只是他仅需稍加留意便能撷取到那样的隐晦。今天,自己女友倒很豪气地把那样的隐晦直接不留情地全盘说出了。威廉承认自己并不热情,但至于到「冷」嘛?兴致勃勃请她品尝亲手制作的料理,哪里冷了?

    ***

    出刊了。

    Aan手中拿着出刊不久的杂志,细致的嘴角不由得上扬。在Aan眼中听天由命的拍摄工作,最后效果竟然异常完美。欧洲的拍摄业主对成果很满意,甚至将下次拍摄的主角内定为黎微。Aan有点喜出望外,这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对威廉的直觉更是不由得膜拜赞叹。既然黎微是内定人选,又得知她和若雅是朋友,Aan交代若雅,将黎微签下来。若雅兴奋打电话告诉黎微这个好消息,顺便约黎微喝下午茶,讨论签约事宜。

    “总之,不只签约,我还要当你的经纪人!”

    若雅兴奋双手撑着桌子说,杯盘还因这个动作摇晃了一下。若雅想这是两全其美的事,一方面可以帮忙黎微,一方面可藉工作增加与威廉相处的机会。

    “什么经纪人?你又在说什么?”黎微一头雾水。

    “黎微,我要借用你的长处。”若雅嘴角上扬。

    “长处?”黎微不解。

    “你真的不知道吗?你是浑然天成无须雕琢的美女,你今天会成为封面主角一点也不奇怪。所以你需要一个经纪人替你打理未来的工作,靠你自己是行不通的,我正好适合。”

    “我是吗?妳才是美人!”黎微面对大辣辣的赞美低着头不好意思说。

    “我是算美啦,但有部份是靠外力得来的。”

    “例如哪部份?”黎微杏眼圆睁。

    “靠,那不重要,我是在说……”

    若雅停住话题,因为桌边走来二位陌生男仕。

    那二人对着若雅微笑后转向黎微。

    “请问你是黎微小姐吗?”

    黎微小心翼翼看着二个陌生人,接着点头。

    “太好了,我们很欣赏您这次的作品。”

    一个男人拿出刚出刊不久的杂志,翻开黎微的照片后又说:“可以请你帮我们签名吗?”若雅见状马上回应:“那有什么问题,还请你们以后多多支持黎微。”真不亏是媒体公司的公关,马上谦恭有礼笑脸如花,黎微甚至还没回神。打从误打误撞不小心成为杂志主角,黎微竟有了些知名度,走在路上还会被人认出,例如现在。

    就这样,黎微莫名其妙结束有生以来第一次签名。

    不过黎微没有沉浸在这种被吹捧的情绪太久,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想弄清楚。

    “若雅,妳是怎么开始注意到威廉的?”

    “四年前。”若雅回。

    那么久?原来她不是一时兴起。黎微不禁重新认识若雅的毅力。原来若雅是在威廉首次在义大利得奖时的新闻发现到他,然后就开始疯狂搜集他的资料,任何一则新闻都不放过,几年来,关注威廉已是若雅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若雅,这不是很盲目吗?”

    “我清楚我在做什么。”

    “你怎么能确定威廉适合你?你们甚至不认识!”

    “所以我才要当你的经纪人,制造和他相处机会啊!”

    黎微当然希望若雅幸福。但又担心若雅过度迷恋威廉没了理性,如果可以让若雅有机会了解威廉,一定帮忙。黎微能感受若雅的坚持,现在只能乐观其成。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签约!”若雅开心搂住黎微。

    “签约?不用那么隆重吧?”黎微还是没准备当明星的魄力。

    “当然要,不然你喝西北风啊?!这是把大家的权利义务说明白,很重要。”

    若雅工作,一向公私分明,不相信合约以外的凭证,尤其是空口白说。

    “还不知道你们公司会不会要我呢?”黎微依旧没啥信心。

    “开玩笑,妳可是Aan特别交代要签的人,他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要的!”

    听见若雅的保证,黎微还是很难相信,那个严厉至极的Aan会看上自己。而若雅,此时心中漫出美好幻想,感觉梦想中的威廉已经慢慢一步步离自己更近了。面对若雅的喜悦,黎微却有种将误入「歧途」的感觉,真的是舍命陪若雅了。

    另一方面,威廉不管是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座令人无法直视的高耸峻山啊,黎微佩服起若雅想征服他的雄心壮志。想想自己,也该振作起来,而且不只女模,还多了个红娘角色。

    这红娘,要怎样扮演才好呢?

    黎微苦恼起来。不是烦恼怎样当红娘,而是被别人崇拜的感觉是很奇妙的,很愉快但又像别人向你买了东西,你要品质保证一样。黎微总觉得刚刚那二位男仕直在旁端详着她,实在让她坐立难安,不知所措。最后只好拉着若雅提前离开,可惜了剩下的美食。

    ***

    李家大宅在晚间显得有些安静,偌大的别墅独立在一大片草地上,除了花圃上装饰在几株灌木丛上的点点灯光,一切都看起来好沈寂。琮茵驱车进入大宅前停下,开启车门,跨步而下。她抬头望着屋内灯光,用力将车门一推关上。琮茵吸口气,像在做什么准备似的,走进家门。静姨一见琮茵,便过来替她拿提包、大衣,细心呵护就像自己的女儿。

    “回来了,饿了吧?晚餐做了妳爱吃的东西喔。”

    “谢谢静姨!”

    琮茵揽住从小就在李家当管家的静姨臂膀,亲密将头靠在她肩上。这样的姿态,你只能在李琮茵最亲密的二人身上看见——她的父亲和静姨。和威廉起了口角的琮茵心情自然是不好,但她不会表现这样的情绪在静姨面前让她担心。

    叮咚—

    李家大宅门铃响起。一个快递小哥送来一个包裹,是个署名给琮茵的包裹。琮茵拆开纸盒,是一朵美丽淡紫色胸花,上面还有一张小卡片。

    『这代表我对你最诚恳的重视——威廉』

    净白色的卡片上用钢笔整齐的写着这一行字。

    这胸花是琮茵上次在英国街道驻足时欣赏的东西,她意外威廉竟然捕捉到她这样的过程,还亲自做了一枚。这胸花威廉没有完全抄袭,优雅的粉紫色花瓣是丝质的,还点缀了些许浓雅绿色,有威廉独特的品味。琮茵淡淡看了一眼手上的礼物,脸上仅有一种异常平稳的表情。

    ***

    第二天,黎微准时到达HD娱乐经纪公司。

    虽然昨晚若雅不断向她信心喊话,可,黎微还是好紧张!!带着不安,黎微提起脚步,走进Aan辨公室…

    Aan带着一副红框眼镜,端坐在办公桌前,即使已打算签下黎微,但他仍忍不住打量起黎微。那天黎微离开生日宴后,和威廉对话的画面出现在他脑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