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6.親自接送

    “她的眼神很清澈。”威廉说。

    他的口气不疾不徐,眼神飘向宴会厅外,感觉像进入某种幽幽思绪。

    “清澈?难道其他人的眼神很邪恶?”Aan一脸狐疑看着威廉。

    “呵呵。”威廉笑出声,清脆的声线听起来既闲逸又无害。

    “试试吧,她很特别。”

    这是威廉最后一句话。

    特别?

    Aan眼神再次掠过站在他办公室里的黎微。是长得清秀,算挺耐看,但特别?有吗?真要说她哪里特别,是和其他女模比较起来,特别呆吧?

    “合约内容都看过了?”Aan返回思绪,开口。

    “是。”看着Aan,黎微莫名紧张,全身僵硬是从一进门就开始。

    “没问题就签约吧。没事的话,可以出去了。”Aan推推眼镜说,轻描淡写地。

    蛤?!就这样?

    黎微一愣。

    对□□速、简单的签约过程,黎微非常意外。她意外Aan在今天的签约过程中颇沉稳精练,一点都不像之前在小城堡时那样找碴叨念。但,也太精练了吧?这样怎么对得起自己那忐忑不安一天一夜、反复在心中复诵练习应答的煎熬?

    黎微顺利和若雅的公司完成签约,正式成为一位女模特。而且当天下午就接到杂志社的电话要谈新工作的合作,黎微因为已经有经纪公司了,工作细项自然交由公司处理,而若雅正如原先计画的成为黎微的经纪人,此刻正在和这次工作的一位张秘书在电话中认真讨论着未来合作细节。对比若雅的繁忙,黎微却在一旁无聊地翻起若雅办公桌上的书。

    “黎微,下午我要到杂志社一趟,是有关这次案子合约及工作细项,你待会就自己先回去吧!”

    若雅结束电话后说,转头交代课里人员下午公司的活动事项,同时手上还整理着要到杂志社开会的资料。黎微坐在一旁入神看着。她从来没看过若雅工作的样子,在她印象中若雅就是玩乐和享受的代表,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她一时难以把二种若雅做连接,望着若雅办公桌上的名片架,上面写着:公关部主任。是啊,若雅是主任了。

    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多种面向、多种角色,若雅是这样,Aan是这样,那威廉呢?

    接下来的几天,黎微正式被宣布为此次欧洲专案的拍摄主角,但一切工作内容要等欧洲的会议结束并排出时程,所以目前黎微,无—事—可—做。花店老板虽然已经出院,但黎微空暇时仍继续到花店打工,因为有她的花店生意总特别好,老板娘欢迎她随时过去。

    一周过去,欧洲会议结束,威廉和Justin回国。威廉接到琮茵不能来接机的电话,也没多问,就直接回工作室去了,现场徒留Justin和加柔。

    “会议怎么样?工作何时开始?”加柔勾住Justin的手臂温柔的问。

    “我没参加这次的工作。”Justin说。

    “怎么回事?”加柔讶异停住脚步。

    “你知道我的风格比较后现代,这次决议的主题是「非洲狂热」,是要呈现原始自然的情感,大家觉得杨一泽会更加适合,我也同意。”

    这毕竟是大案子,加柔搂住Justin的臂膀安慰。

    “会不会难过?。”

    “失望是有,但难过不至于。这个结果是采决于合适性,并不是我的能力不足,所以没什么好挫折的。”

    Justin脸上没有一丝不悦。加柔笑眼称赞Justin。

    “不错哦,挺成熟的!”

    “我一直都很成熟啊!!”

    “你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吧?!”

    加柔捉狭回应。Justin作势要修理她,加柔赶紧求饶,一番嬉闹后,Justin开口。

    “对了,琮茵怎么没和你一起来接威廉?”

    “她说有事,不能来。”

    加柔回想起电话中琮茵的口气,觉得她有些怪怪,像在生气。

    “肯定又闹别扭了!”

    “你又知道了?”

    “拜托,我对她还是有点了解的。倒是威廉,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

    “这二人永远一冷一热。”

    “我倒认为是二人都冷。”

    “是吗?”加柔意外Justin的说法。

    夫妻俩四目相视。加柔觉得Justin这旁观者貌似指出了当事者甚至是自己常久来所忽略的观点。

    ***

    若雅和平常一样忙得不可开支,桌上堆着如山高的待处理档案,今天事情特别多,她正核对着一个企划资料。这时电脑发出新邮件提醒视窗,她赶紧拨开堆满文件的桌面翻出鼠标,迅速移动打开信箱,看到邮件主题:

    『欧洲项目—拍摄工作表。』

    若雅兴奋点阅邮件。才读完,电话响起。

    “何小姐,你好,我是威廉的助理曾益伟。我们下午需要黎微小姐一些时间试衣,不知道黎微小姐有空吗?”曾益伟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也很客气。

    “没问题,曾先生,2点好吗?”若雅笑容满面回答,心情极佳。

    “好,那就麻烦黎微小姐…请等一下。”曾益伟好像被人打断讲话。

    “不好意思,请问黎微小姐现在在家里吗?”曾益伟接着问。

    “应该在花店吧。”若雅奇怪曾益伟的问题。

    “若雅小姐,我Boss说他下午可以去接她,再请你通知黎微小姐,谢谢。”

    “喔,是吗?那…就麻烦你们了。”若雅淡淡挂下电话。

    威廉竟然要亲自去接黎微?这让若雅有点吃味。若雅本来以为可以假借带领黎微到工作室之便见到威廉,没想到…又落空了。

    午后,阳光反射在净亮车窗发出如钻石般闪耀光芒,威廉的车到了花店。他下车的一瞬间,四周的路人无论男女都行以最高注目礼:瞧那脸蛋、那身材、还有旁边那辆闪眼的墨蓝色超跑,这男人未免也太犯规了!!连花店老板娘也不由得透过玻璃窗猛瞧。

    黎微穿着一件蓝色无袖洋装现身门口,这身蓝不约而同和威廉的跑车超搭。她头上扎了马尾还绑了一条碎花丝带,手里拿着一顶圆草帽,与炎热的八月显得匹配。

    威廉职业性的打量了黎微。

    “很适合你的打扮。又见面了。”

    “谢谢。”黎微回答得有些无力还喃喃自语……“若雅在会很开心吧…”

    “什么?”威廉没听清楚。

    “没事…”黎微弱弱说。

    “我刚好附近办事过来顺路,想你应该不知道工作室地点,所以自告奋勇来接你,如果这样造成你的困扰…”威廉话说一半,黎微赶紧挥起手。

    “不是的,很谢谢你来接我。”

    黎微说完礼貌放上感激微笑。她的注意力这时被威廉身旁的跑车吸引。黎微走上前,好奇观察了一番。

    “是敞篷车?”

    “嗯。”

    “我从来没坐过耶,车盖真的能动?可以打开吗?”黎微说着兴奋绕着车子研究。

    “你想打开?我以为在台湾,女人都不喜欢晒太阳。”

    威廉想起以前刚回台湾时,见道路上大晴天还撑伞的女人们,感觉很不可思议,这是在国外没看过的风景。威廉很绅士地替黎微开车门让她入座,回到驾驶座后按下开关,此时车盖缓缓开启。黎微的脸随着车顶移动渐渐洒上阳光,她如小孩般眼睛直盯着移动中的车顶表现出无限好奇。威廉觉得一个时时刻刻都把心情表现在脸上的黎微挺有趣,他身边很少有这样的人。跑车行进在道路上,并没有发挥它的最大竞速效能,而是以时数约莫50公里左右行进,这样的速度让迎面而来的风有点热情又不会太热情地吹起黎微头上的丝带,黎微微笑闭上眼任风吹拂,完全沉浸在愉悦的氛围中。

    “你看起来很享受。”

    “我是啊!”

    黎微大方承认的表现让威廉忍不住偏头送上注视,颇欣赏黎微的爽答。

    “若能像这样奔跑在广阔的草原上,一定会更痛快!”黎微又补一句。

    “你的愿望或许很快就能实现了。”

    “?”黎微的表情明显表示不懂。

    “这次的工作会到非洲取景。”

    一向不多言自己工作本身以外事的威廉,看着率真的黎微不禁被感染情绪,忍不住向她透露此次欧洲会议的决定。

    “你是说真的?非洲?”黎微惊讶问。

    “嗯。”威廉点头,再次肯定答案。

    “哇!”

    黎微兴奋大叫。黎微长那么大除了大二暑假和同学一起参加了去泰国的旅行团,其他国家压根没去过,这次竟然要到非洲?自己都忍不住忌妒自己的好运。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呢?非洲耶…”

    黎微抬起略晒红的脸颊望着天空。风吹得黎微发丝飘散,似乎也为这个消息欢舞着。

    “真等不及飞过去!”

    黎微毫不掩饰期待,眼睛笑得都瞇起来了。威廉看坦率的黎微就像都市社会中的纯真非洲。黎微自然流露的开朗,让威廉一贯淡雅的面容上也多了一抹色彩。

    此时路口的红灯亮起,威廉踩下煞车。

    “等我,我下车一下。”黎微说着突然打开车门。

    “妳去哪?现在在等红灯……”

    威廉的表情瞬间僵停,晶亮灰眸睁得圆大,黎微根本没听他把话说完,已经一溜烟跑下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