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8.我们订婚吧

    黎微并没兴趣挖人隐私,只是,当红娘要有基本自觉,有关威廉的讯息当然要多知道一点。

    “我Boss的Fans可多了,我们这里常会收到寄给他的爱慕信和礼物,甚至专程来偷看他的人,就像追星粉丝一样。”益伟眼睛睁大说得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你很羡幕?”黎微看着益伟笑笑说。

    “当然,很多正妹耶!”益伟傻傻笑不加思索回答。

    “说不定有人是来看你的!”

    “我?怎么可能,你别挖苦我了。”益伟搔搔头害羞看着地板。

    “你干嘛这么没信心!”黎微手重重的拍一下益伟的肩。

    “好了,别抬杠了,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呢。”益伟不好意思继续这主题,拿了一套衣服催黎微去换上。

    黎微在更衣室边换衣服边问。“益伟,你在这做多久了?”

    “我毕业就到这里,大概快三年了。”益伟说着手边准备着相机。

    “你住哪里?有兄弟姊妹吗?”

    “我住台中,有一个弟弟和妹妹。”益伟回答,接着也问黎微。“那妳呢?有几个兄弟姊妹?”

    黎微停顿了几秒。

    “我就一个人。还好只有一个,因为挂名我老爸的人根本不负责任,生太多只是造孽。”黎微说完从衣间走出来。身上的服装不太完整,因为她不知道这腰带要怎么系。

    “我来。”益伟走上前帮忙,又开口。“为什么会说你爸爸不负责任?”

    “我念高中的时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他完全不关心我和我妈,以为寄了钱就代表一切,别提他了。”

    黎微显然不太喜欢她的爸爸,蹙着眉,清楚展现厌恶。益伟识相的转到其他话题。

    “这件小礼服不错吧!是修改自我的初稿喔。”益伟脸上充满骄傲。

    “真的?!”

    黎微赶紧走到全身镜前好端详益伟的作品。此时黎微才惊觉自己从一开始试装到现在都没机会好好看自己穿上着些精致服装的模样,这时才有了空档欣赏。

    “怎么样?不错吧!”益伟看着全身镜上的黎微说。

    “真的很棒耶!”黎微看着身穿白色绕颈小礼服的自己傻傻说:”这就是所谓的「人要衣装」吧?!”

    “你这是在夸赞衣服还是自己啊!”益伟看着直盯镜子呆笑的黎微哈哈笑说。

    “哎!人家没见过这样的自己嘛。”黎微回神后害羞回答。

    二人相视大笑了起来。黎微和益伟挺合拍,东南西北聊了很多,试衣的过程很轻松愉快,这归功于黎微自然朴实的性格,无论是大家口中极品中极品的冷山威廉,或是敦厚憨直的邻家男孩益伟,都可以无缝接轨、和睦相处。

    威廉驱车前往琮茵的公司,心想着琮茵没来接机,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当琮茵说要马上见他,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威廉不想让琮茵感受到一点迟疑,迟疑只会让问题加速发酵,那后果…想都不想想。但他左思右想实在没有她生气的头绪。威廉并不喜欢猜谜,但琮茵却常常让他猜谜,而且他猜得结果还常常是错的。基于太多惨不忍睹的前车之鉴,直接来找答案是最干脆省心的方法。

    威廉走进琮茵的办公室。门一开启,琮茵从办公桌前的黑色牛皮椅转身过来。

    “你的新发型很不一样。”

    威廉一见到琮茵就对她的新造型下评论。形容间感觉不到他喜不喜欢。

    “只是想换个心情。”琮茵淡淡说,从椅子上站起。

    果然有问题!威廉心中有结论。

    “想喝什么?咖啡还是茶?”琮茵走向窗边的茶水台。

    “水,谢谢。”威廉想「水」可以平衡一下他接下来可能受到的「冲击」。

    “怎么了?什么事让你遗弃了美丽漂亮的直发?”看来威廉不喜欢她的新发型。

    “你和你的ode走得太近了,据我所知,你还亲自去帮她量身。”

    琮茵直入主题,说出自己的疑问。她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将水杯放在威廉面前时冷冷看了他一下。

    又来了!她又吃醋了!

    这种戏码从他们认识以来不知上演多少遍了,威廉真的不喜欢,但她有话直说的个性威廉倒很欣赏,又爱又恨的情感大概就是指这样吧。

    “看来我去量身的目的你都清楚了。”威廉知道琮茵的本领,又说:“这是Aan的专案,女模出状况的事你也清楚,所以我只是帮忙确认新女模是否合适。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亲自去量身,那是因为时间太赶,没空来回折腾,而且Aan只信任我的判断,所以只好我亲自走一趟。”威廉了解琮茵想知道的所有细节。琮茵眉眼微挑,望着威廉。

    “刚刚在你工作室大叫的也是她?”

    “对,她摔了一跤。”

    “摔跤?在我们讲电话时?她是故意的吧!!”

    “你太多心了,事情不是那样。”

    “你怎么能确定?她要想耍心机不会让你知道!”

    “我能判断。再说我没必要猜她在想什么。”

    对于琮茵的捕风捉影,威廉缓颊。以他对黎微的认识,她应该不知道心机二个字怎么写。而威廉话虽说得平淡,但灰眸不由得转沉。琮茵撷取到威廉眼底这细微的改变。

    是看错吗?他怎么显得有些闷?

    琮茵其实不放心的是威廉的魅力。以往谈论起类似的事他甚至没有情绪悠然带过,她总埋怨他太无谓,现在他有反应了,她又感到不安。是他不耐烦了?还是什么?

    琮茵换座位凑到威廉身边柔柔挽着他的臂膀,拿出娇媚缓和气氛。

    “好了,我们不要谈她了。”

    “你该对我有信心,答应我别再这样了,我不喜欢你的猜疑。”

    “那,不如……”

    琮茵杏眼一抬,红唇微扬。

    “那我们订婚吧!或许这样可以解决我这恼人的毛病。”

    “订婚?”

    威廉眼神一怔转望着琮茵,他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建议。

    “我知道你忙,但看样子你只会越来越忙。如果你想娶我,这些都不是借口。”

    琮茵说得没错。威廉的确没有反驳的立场,他停顿了一下。“等我这次从非洲拍摄回来,我们再好好讨论这件事。”威廉握住琮茵的手。

    “嗯。”琮茵满意的给威廉一个吻,将头亲密靠在威廉肩上。

    终于可以休息了。

    ***

    接下来的一周,不管是杂志社或者是威廉的工作室甚至是黎微的经纪公司都忙着准备非洲外景的事。为什么连经纪公司也忙呢?不外乎是若雅用尽关系表示黎微「有必要」被照顾,自己「有必要」随行的事实并要求Aan同意她出差。基于若雅的费尽唇舌,Aan终于妥协同意只要她将工作分配完成,她可以申请出差一周,但剩下的一周必须从她的特休中扣除。若雅志在必行,全豁出去了,都是为了威廉。

    “所以你会一起去?”

    星期天,黎微在若雅的公寓里乐不可支,开心拉着若雅转圈圈。

    “当然。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死也要去。”若雅的情绪已开始沸腾。

    “真是太棒了!益伟也会去,再加上你,那一定会非常好玩。”。

    “你跟那个助理那么熟喔?你们才认识多久?”若雅佩服黎微的广结善缘。

    “他个性正直温和很好相处啊!你知道吗,他在学校也是网球校队呢!”黎微说得神采奕奕。

    “那恭喜你找到同类了,祝你们玩得愉快。我要去整理我的行李了,没事的话就快滚!”若雅说着挥挥手,从柜里翻出行李箱。

    “整理行李?太早了吧?!”黎微惊呼同时也被赶出了门。这时,手机传来信息。

    『下午有空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