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09.纯粹之美

    工作室里因为要赶制几套衣服,所以星期天大家都在加班,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忙了一早,工作大概都绪了,只剩下一些零星的修饰工作,威廉手上刚好完成一件裙子最后缝制。益伟站在桌边熨烫完成好的衣服。威廉转头看着益伟,以及他身上的运动服。

    “益伟,你不是要去约会,不换衣服吗?”

    “啊?不是什么约会啦,别听麦哥胡说。”

    “你没这个意思?我倒觉得你们挺配的。”

    小麦捉狭回答,打趣推了益伟一下。益伟很不好意思,只是约黎微打球,其实也算不上约会。这时,工作室大门开启,黎微推门走进来。她身上穿着连帽T恤,脚踩着球鞋,样子和益伟一样「很运动」,同时手上还提着二大袋东西。

    “大家辛苦了。都还没吃吧?我带了炒面和锅贴还有营养又清凉的蔬果汁喔!”

    黎微手上就拿着一杯果汁,经过威廉面前时不忘送上一杯果汁微笑推荐。

    “这是若雅做的!”

    黎微因为这次专案合作而成为工作室常客,开朗的她和大家很快熟捻起来,工作室里每个人都能和她搭上话,本来因为赶工有些紧绷的氛围因为她的到来舒缓了不少。而工作室的大Boss威廉,虽然一如往常静待在一旁,但也能清楚感受到黎微出现所带来的微妙改变。

    “对了,刚刚有一包东西放在门口,我顺便带进来了。”

    和大家愉快闲谈的黎微突然指着桌上一个袋子。

    “又是威廉迷送的东西吧!”

    Max,工作室的副设计师,打开袋子瞧,发现里面有张写着「TO威廉」的卡片。即使包裹清楚标识着所有人,Max却理所当然拆起包裹来。

    “是给威廉的……”黎微提醒。

    “威廉从不看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我来代劳。”

    Max边说边拆,益伟和其他几个人凑过来围观,业务经理小麦,则兴趣缺缺头也不抬的沉浸黎微带来的美食中。黎微看威廉全无介意迹象,只专注手里工作,索性也就跟着大伙看看包裹里是什么东西。

    “包装还真多层!”

    Max费了一番功夫,拆了好几层包装纸后,答案揭晓,是剪贴本。打开本子,里面全都是威廉的新闻报导和各种访谈资料,内容非常丰富。这个粉丝非常有心,几乎把威廉所有出现过的画面都收集起来剪辑成册。

    “威廉你该看一下!”黎微看着剪贴本赞叹。

    威廉无声待在一旁,对于粉丝的热情,他好像显得无动于衷。威廉其实也不是毫无感觉的,只是似有若无的无奈表情并没有停在他俊致的脸上太久。对于粉丝们的热情要怎么做?又能怎么做?其实他根本无法回馈什么。既然如此,索性就以平常心对待,这就是威廉平静之下所隐藏的思绪。如果你有注意到,会发现工作室里只有男性员工。不是威廉搞性别歧视,而是曾经有几个来应征的女性同胞,根本不讳言就摆明来追星,热烈主动的程度,差点没让威廉窒息,这样的经验几次已经太多。表白送礼的,当然自动忽略。

    “其实他们都收过东西,只有我没有。”益伟突然落寞说。

    “是吗?”黎微看着失望益伟,突然她卸下手上的蓝白相间护腕递给益伟。

    “你也有礼物了。”

    益伟吃惊回。“这是你的!”

    “送给你了,限量版喔!”黎微窃语说。

    “呦,护腕和你现在穿的还满配的。”Max瞧着益伟说。

    黎微和工作室的人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威廉静坐在一旁倒是像个局外人。最后很运动的黎微和益伟一起走出门。其他人在二人走后八卦起他们,内容谈及益伟对黎微很有好感,大家还想着如何帮忙木讷的益伟追黎微。

    益伟和黎微?

    威廉听着,顺手拿起黎微刚刚给他的果汁,喝了一口。

    “嗯?很好喝!”

    “若雅做的!!”

    现场其他所有人异口同声说。看来黎微的置入性行销效果不错。威廉听了整齐划一的回答后,又喝了一口。威廉也听黎微说过若雅,他现在可以理解黎微口中「若雅很会做菜」的程度了。

    明明午后还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现在却下起了大雨。

    “他们没带伞,恐怕淋湿了!”小麦抹掉玻璃雾气,望着窗外说。

    “刚好来个英雄救美,就怕益伟不会表现。”Max若有所指笑说。

    威廉翻着手中贴满标签的设计图稿,沉静的声线扬起。

    “都差不多了,天气不好,大家今天就早点回去吧。”

    不一会儿,工作室只剩下威廉。

    威廉坐在桌前,窗外雨柱急促交划打在地洼上溅起此起彼落的水花,仿佛正在热烈演奏一场户外交响乐。威廉拿笔,起了一个草图,是来自上次和黎微在车上的灵感。其实这次拍摄的衣服都定案了,但他却有冲动再加入这一件。他快速移动铅笔,线条熟练而优美,很快就完成了底稿。此时玄关上的风铃铛铛作响,因为风吹进来而飘动,工作室的门打开了。

    “Boss,你在啊。我看外面的灯都关了,还以为大家都走了。”

    益伟和黎微湿漉漉的站在门边。

    “你们这样会感冒。”威廉起身拿出毛巾给益伟,也披了一件在黎微身上。“快去换掉衣服。”

    “谢谢,可是我没带衣服换。”黎微用毛巾擦着身体说。

    “这里有的是衣服。”威廉随手在衣架上挑了一件简单的洋装给黎微。

    “会弄脏的!”黎微看着衣服没有接手。

    “再洗就好了。”威廉将衣服塞入黎微手中并催促着他们换下湿衣裳。

    室内飘逸着清雅花香味,此时雨渐停歇,黄昏夕阳,透过窗上露水折射照进屋内,显得五彩缤纷。黎微和益伟梳洗妥当走到窗边沙发,中间小茶几上已有威廉刚泡好的热花茶。黎微举起瓷杯,缓缓入口,一股清香沁入喉中,全身温暖起来。黎微坐进沙发深躺入椅背,对威廉投以敬佩的赞美。

    “真好喝,你真的很会做家事耶。”

    坐在旁边的益伟听了差一点没把茶从口里喷出来!

    杵在一旁的威廉则露出腼腆+尴尬+开心的奇怪表情。

    “嗯…茶没了,我去加水。”

    转身离开的威廉,脸上化为一抹笑意。很会做家事?再次听到这样形容,有一种心虚的快感!

    “你怎么了?”黎微看着旁边抽动着肩,憋笑的益伟。

    “Boss他会做的家事大概只有做衣服了,你认为茶很好喝是因为它们很高级,你也泡得出来的!”益伟说完忍不住大笑。

    “是这样吗?没关系,重点是确实好喝啊。”黎微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

    益伟调皮嬉闹着,黎微不理会他,继续满足品味着手里温暖芬香。威廉提着注满水的茶壶走回来,走近他们。

    “纯粹之美。”

    “什么?”黎微不懂,益伟也是。

    “一个名字。”威廉微笑答。

    是茶的名字?益伟和黎微心中一同发出OS。

    ***

    一行人准时在机场集合,非洲之行即将展开。

    杂志社的人最先抵达,他是企画魏冈。魏冈负责这次专案规划,拍摄进度、还有行程安排,可说是最忙的人。没多久威廉和益伟也到了,意外地,琮茵竟然有空来送行。威廉和魏冈说着话,琮茵则左顾右盼的看着周围,像在寻找什么…

    “琮茵,妳要不要先走?Unce(琮茵父亲)也是今天出发不是吗?”威廉的提醒让琮茵停止搜寻。

    “喔,是啊。”

    琮茵与威廉kissgoodbye后,依依不舍的离开,最后还不死心四处张望。让她流连忘返的并不是威廉而是没亲眼见到黎微。她本想瞧瞧是什么人能让威廉亲自替她量身,没想到扑了个空,什么也没见到。

    “搭乘华航7541班机飞往曼谷的旅客请至B04登机门。”大厅广播着。

    “我们应该还有二个人吧?怎么还没到?”魏冈眼看登机门的时间就快到,急了起来。

    “我来联络看看!”益伟拿出手机拨给黎微。

    嘟……没人接。益伟又拨了二次,还是无人接听。

    益伟继续不放弃拨着电话,突然一个声音掠过他耳后。

    “我来了,你让我的手机休息一下吧!”黎微的手机正响着,可是她没有手可以接。

    “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魏冈刚刚的确是真这样想。

    “对不起,我们迟到了,因为若雅在过来途中坚持要回去拿一样她一定要带的东西,所以迟到了。”黎微向大家陪罪。

    “你怎么身上大包小包的?行李太多了吧?!”益伟夸张的看着黎微,并帮忙拿了一些。

    “谢谢,感觉好多了!”黎微终于腾出一只手,她活动活动臂膀接着说:“我只有一个行李箱,其他都是若雅的。”

    说完,推着一车东西走来的应该是若雅,她被高耸的行李遮住大半身躯。

    “小姐,我们又不是去玩的!会超重的…”魏冈面对着一大堆行李说教。

    “你刚刚说什么?”

    若雅从行李后面摇曳跨步而出,悠然站在魏冈面前。

    本来口气有点粗的魏冈在看见若雅瞬间,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微笑展延,眼神如X光般扫过若雅。

    美人!!性感、卷发、DCup,我喜欢的那种!

    “没事,我帮你。”魏冈变脸如翻书,和颜悦色献起殷勤。

    一番折腾后,大家陆续上了飞机,若雅与益伟、魏冈座位在一起,而黎微和威廉则被一起划到另一边隔着走道的位置上。若雅要不是一直被魏冈拖着说话,她一定会和黎微换位置的。黎微本来也想换位子的,但当魏冈热烈提着若雅的随身行李,威廉也体贴的请黎微先入座时,她俩只好交换失败的眼神。

    “对了,我们要到非洲哪里拍摄?”黎微发现自己好像都没问过,开口问身边的威廉。

    “Kenya(肯亚),中途会经过Bangkok(曼谷)。”威廉回答。

    “喔,Kenya啊,在…Disvery电视频道上看过……”黎微搞笑说完,眼神停留在威廉精致、无可挑剔的侧脸上。

    他真的是…美得像…雕像?

    黎微觉得威廉不管是脸庞还是性格,的确都无懈可击,但,怎么说呢,似乎少了一点…

    血性。

    “Kenya拥有为数众多的野生动物,动物大迁徙也常吸引各国的摄影家前往拍摄,是很美的地方。”威廉说着长指取来椅背上杂志随意翻阅。

    “你好像很清楚,有去过?”

    “没有。和你一样是在Disvery看的。”威廉难得搞笑的嘴角一扯。

    “呃?”黎微呆愣一下。

    他也会开玩笑?

    但很快地,威廉恢复正色。“不过,Kenya自然原始渐渐遭到了商业营利破坏,很令人担心这种美景还能维持多久。”

    黎微收回对威廉的目光俏睫轻搧。“唉,美,总是带来困扰。你不也是?”

    威廉的翻阅杂志的动作因黎微的话停住,转头看着她。

    “你说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