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0.前进非洲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不想看那本剪贴簿,那里面全是你,但不是你的作品,感觉很表像,有种失落感吧。”黎微深深吸口气。她将身体放松软软摊在椅子上,闭上双眼。

    威廉转回面向黎微的脸,也自然埋入座椅,轻轻叹了口气。“看了那些礼物又能怎样,我无法回应这些崇拜者什么,就更努力作出成绩吧。”

    “从一些得奖的结果,已证明了你的努力。只是那本剪报本里还是形容你为史上最高颜质天才设计师。”

    “都是夸张耸动的媒体字句。”威廉不以为然阖上绝美灰眸。

    “人对美都有趋向性,想要忽略美是很难的。还好「美」包含了才华、品格,不是只有皮相…”黎微最后几个字说得有些微弱,她睡着了,出发前被若雅一番折腾,累了。

    威廉睁开双眼,看着已睡着的黎微。

    “在飞机上可以敷脸?!”

    “嗯哼。”

    魏冈吃惊看着若雅问。若雅用鼻孔回答问题表明敷脸中不能说话。她是被魏冈烦得使出杀手鐗。益伟则望了他们一眼后继续玩他的手机游戏。魏冈看着身边两个自得其乐的人忍不住喃喃说:“好无聊喔!!”

    飞机在空中好像飞了很久,黎微已睡了一觉起来,她伸伸懒腰,感到全身僵硬。她好想起来动动,但坐在靠走道的威廉正睡着,他修长的双腿和前座的空间少得可怜,她不好意思跨过去打扰他,只能乖乖坐着。无聊时就听听音乐或看着机上拨放的影片。

    又好像过了一段时间,机舱内已将灯熄灭,只剩微弱灯光,大家都在睡梦中,黎微忍不住起身,因为她实在很想上厕所。

    立定在座位前的黎微,仔细打量着旁边沉睡的威廉与座位的距离。

    黎微小心跨出右腿越过威廉,接着抬起左腿,嗯,很顺利,她成功到达走道,满意的望一下安然无恙的威廉,开心去洗手间。回来时,黎微很有信心地按照刚刚步骤,跨出右腿越过威廉,接着抬起左腿时,机舱突然上下猛然一晃,虽然时间很短,但还是让黎微重心不稳,踉跄跌坐在威廉双腿上。

    “啊!”黎微惊呼一下,立刻起身,同时用手摀住嘴,杏眼圆睁眼瞪着威廉。

    威廉好像没反应。黎微松口气缓缓移动身体,但眼睛始终不敢离开威廉的脸,终于顺利穿越威廉后,她赶紧若无其事地迅速入座。

    飞机寂静飞行在空中,除了划越云海,还是云海,这大概是全世界交通工具搭乘中最乏善可陈的风景。

    “您的早餐要什么饮料?”空服员亲切问。

    “果汁好了,谢谢。”黎微回答。

    空服员递给黎微早餐后,看了威廉一眼,然后望向黎微。“他好像睡得很熟,我晚点再送过来好了。”

    飞机肯定是飞了很久,因为又送来了午餐。倒是威廉从来没醒过,也没吃任何东西。黎微频频检查他是否还有呼吸,隔着走道的益伟倒是习以为常。

    “没事啦!Boss在充电,充饱了就醒了。”

    “那要充多久?”黎微一边大口吃着午餐一边瞧着威廉问。

    “不一定耶。可能是3、5小时,可能是十几个小时。”益伟回答。

    黎微觉得不可思议。她决定把威廉叫起来。

    “威廉、威廉,起床了!”

    黎微叫喊,想起之前跌坐在他身上他都没反应,便边喊边动手用力摇威廉。

    隔着走道的若雅、益伟和魏冈被黎微突然的举动看傻了眼。

    “黎微,你在干麻?!你这样Boss会生气的!!”

    益伟提高音量阻止黎微,魏冈也猛点头附和。这时,威廉张开了眼。全部的人顿时安静,直盯着他。

    “怎么了?我们到了吗?”

    威廉揉揉眼。好渴…看见黎微餐盘上的柳橙汁,直接举起,一口气喝光。

    终于起床的威廉好像饿了,开始享用他的空中第一餐。

    “谢谢。”威廉对着替他拿餐点的空姐笑的灿烂。

    “不客气。如需其他服务请再告知。”空姐眉开眼笑的离开。

    “为什么你有沙拉?”黎微盯着威廉的餐盘,和大家的食物相比,他硬是多出一种。

    “给你吧。对不起喝光你的饮料。”威廉将沙拉递给黎微。

    “算了。我把你叫起来就是要你吃东西的。”黎微将沙拉又推回到威廉面前。

    “好看也能当饭吃呢……”黎微细声嘀咕。

    “嗯?”威廉口里嚼着马铃薯泥发出疑问。

    “喔,你已经睡了10几个小时,又没吃东西了,你会生病的。”黎微转移话题说。

    “生病?”

    “没错。别再这样了,它可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身体。”黎微说完又将自己的餐包给威廉后才继续她的午餐。

    威廉没拒绝黎微的餐包,反而拿起来大咬一口。

    一辈子…

    “看到没?看到没?黎微真猛,敢推Boss!”益伟轻声对魏冈说,一脸不可思议。

    “就是啊,还敢数落他。”魏冈直点头。

    这时,两人不约而同想起上次硬把威廉挖起来开会的难忘经验。坐在会议桌旁的威廉从头到尾没任何表情,更没说过半句话,要不是他俊美的形貌让他减分,恐怖指数肯定破表,在场每个人都一致解读他在生气。早知会有个木头坐在会议上,还不如让他继续睡。

    “说不定他本来就要起来了,都十几个小时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坐在他俩中间的若雅转头看着威廉和黎微有说有笑的样子,冷冷发表意见。由于威廉的清醒,黎微和威廉开始闲聊了起来,这看在若雅眼里,真有些不是滋味,她恨不得坐在威廉身边的人是自己,而她却只能眼巴巴望着威廉。真揪心,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看得到却碰不着!

    ***

    琮茵约加柔出来喝下午茶,二人坐在廊上的露天咖啡座,琮茵的心情看起来非常好。

    “加柔,你觉得订婚Party怎么办比较好?”琮茵神情愉悦的说。

    “你们要订婚了?”

    加柔诧异。

    加柔以为琮茵只是单纯约她喝茶聊天,没想到是要公布她和威廉的婚讯。这消息大概任何正常人都会觉得意外,毕竟二人前阵子还闹着别扭,感觉挺僵的,现在突然就要订婚了。加柔见琮茵完全沉浸在喜悦中,看来和威廉似乎真的破冰没事了。琮茵的父亲知道一定很高兴吧,他早认定威廉这个乘龙快婿。

    “威廉说从非洲回来后就好好讨论这件事。”

    琮茵说的容光焕发地说,她喜欢这种大获全胜的感觉。琮茵甜滋滋的模样,和她以往声势夺人的气场差异极大。加柔笑听着琮茵侃侃而谈婚礼计画,虽然搞不清楚婚事怎会那么突然,但还是非常欣慰二人终于修得正果了,加柔看琮茵逐渐开朗,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

    一行人终于抵达肯亚了。

    “非洲还真远啊!”黎微一出机场忍不住大大伸起懒腰,她从来没有坐在一张椅子上那么久过。

    “好累喔,我们现在要去哪里?”益伟转头问魏冈。

    “我们现在等到饭店的车,大概再等个三十分钟吧。”魏冈回答。

    “蛤!还要等啊~”益伟拉长尾音说。

    “这已经是最快速简洁的方法了,你如果不满意,可以到旁边去挤巴士啊!”魏冈也很累了,没好气的说。

    益伟和黎微、若雅闻言目光移向旁边的巴士站。

    天啊,车上车下都是人,真的挤得像沙丁鱼一样!

    益伟吞了吞口水,赶紧窝到魏冈身边陪笑。“魏大爷,真多亏了你替我们安排这么周到,辛苦你了!”

    “我还以为非洲一定很热,结果天气挺舒适的。”黎微感到意外,好奇东张西望。站在她身后威廉深吸一口清新空气后开口。“其实肯亚属于高原气候,平均海拔1500~2000公尺,平均温度20~28度C,气候温和是非洲的避暑胜地。”

    “威廉你懂得真多,可以多告诉我一点吗?”若雅不知何时出现,突然挨过来笑望着威廉。若雅俨然开始发展「攀谈」行动,这是延宕已久、早在上飞机前就该进行的计画。

    黎微当然识相的让他们独处。她退了几步,站在一旁欣赏起眼前景色。天空是蓝色的,山是灰色的,远处还有金黄色的草原,一股浓浓的原始气味,这就是非洲啊!

    黎微停望远眺,然后跑到行李前翻出相机,她要把这份美好拍下来。黎微拿着相机,移动镜头环绕四周…远处的山、独特的建物、拥挤的公车…啪,啪,她接二连三按下快门。美景让黎微继续移动镜头,坐在行李上听音乐的益伟也入镜了,接着是说话的威廉、沉默的若雅脸色不好?)…说话的魏冈?!

    他去凑什么热闹?若雅现在应该很想杀人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