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2.沙漠之雨

    “一泽老师你迟到了!”魏冈趋前热络打招呼。

    “就说不用等我了。都是熟人…”杨一泽环顾餐桌轻松说,无意间扫过黎微时,他的表情出现变化,但很快的恢复。他笑说:“微微?真意外看见你啊!”

    “你们认识?”

    益伟在黎微旁边细声问。

    是很奇怪,黎微只是大学刚毕业学生,生活单纯到不行,怎么会认识杨一泽这种大人物?不止益伟,连若雅也纳闷。这个年约47、8岁充满阳刚与不羁的男人叫杨一泽,大家都称呼他一泽老师,是目前摄影界中有名的大师。

    “算认识吧,我几乎都忘了!”黎微面无表情的回答,紧握着酒杯。

    “你长得更漂亮了,就跟我想的一样!”杨一泽打量起黎微。

    “哪里一样?”黎微语调没高低音,冷淡说。

    “长头发、大眼睛…”杨一泽看着黎微一反放浪形貌露出温和的神色。

    “我回国马上把头发剪掉!”黎微没好气的说,撇过脸去。

    “你们瞧瞧,这小姑娘脾气真糟,要好好改一改!”

    杨一泽说完大笑,然后入座。他丝毫不受黎微影响自然地和旁人聊起来。

    “你们有过节吗?”益伟对已全身硬梆邦的黎微低声问。

    黎微转过头面对益伟难掩怒气回:“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益伟又问。

    “就是讨厌!”黎微的脸色很难看。

    “那你真的要剪头发吗?”益伟白痴问。

    站在不远处的威廉,轻啜着红酒,看着眼前这奇妙的一幕。而有个人也从进入会场开始就一直盯着威廉,他是杨一泽的摄影助理圣堤。

    餐桌好像愈来愈紊乱了,划酒拳比赛,吆喝声此起彼落,还有人在调「处罚饮」。就是把啤酒、果汁、番茄酱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全加在一起,输的人受罚,那味道一定和它的颜色一样恐怖!杨一泽起哄说女士也要罚,不过可以用「吻」代替「处罚饮」,没想到Roberta和若雅也因为赌金颇大玩了起来。

    “就是有本事搞低级,本性难移!”黎微远远看着杨一泽皱眉吐出评语。

    丽娜只是微笑看大家忘我的行径,不一会走到黎微身边。“看来赌金还不足吸引我。我先回房去了,Bye!”她很和气的说完离开。

    黎微则继续站在旁边盯着大家,但更精准一点说她看得入神的是杨一泽。她静望着他,随着他满场飞舞的笑,她的表情变得异常迷惘。

    “到我房间去一下。”威廉突然在黎微耳边低语,左手轻轻挽住黎微的腰移动。

    “要做什么?”黎微回神,顺着威廉的步伐跟上去。

    “当然是需要你啰!”威廉用爽朗的声音说。

    威廉揽着黎微,大方轻松地避过拥挤人群,自若的离开现场。

    “不公平,我们再来一次!”若雅在「赌桌」前大声说,抬头看了一下四周。

    有人不见了…

    她顿时垮下脸,大声烦燥说:

    “这次输的人就把这碟酱油喝下去!”

    “哗…哗…”

    拍手、尖叫,全部的人陷入疯狂,此时这些身在非洲所谓的文明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文明!

    “尺寸都量了,不是吗?”黎微站立在威廉的房间中央,发出疑问。

    “我增加了一件,但需要有个装饰在腿上,所以要再量一下。”威廉单膝跪在地上,将皮尺缠绕在黎微大腿上。

    黎微已经比较习惯与威廉的肌肤接触了,因为工作上有太多这样的需要。而跪在地板上的威廉抬头四处环顾,好像在找什么。

    “怎么了?”

    “笔…”威廉翻着脚边的资料夹。

    黎微取下挂在身上的一条细银链子套进威廉脖子。

    “这个给你。”

    “这是…”威廉看着自己脖子上多出的长链,上面还有一个小环。

    “这个小环可以套住笔,像这样。”黎微示范着,手里拿着正是威廉在找的东西。

    “这是我以前旅行时买的,送你吧!”

    “给我?谢谢…”威廉看着刚收到的新鲜礼物,马上试用起胸前的炼笔。

    “看来你比我更适合用,我都当装饰而已。”黎微自嘲说。

    威廉发现黎微对待别人很大方,她不久前才送益伟一组网球护腕。

    “不过…你不会做出奇怪的衣服吧??”黎微突然弯身看威廉。

    大腿的装饰?黎微不免心疑。

    威廉抬头看出黎微的疑虑,故意邪邪的微笑。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真的有陷阱?!”

    黎微的手随着警觉起身一挥,指甲咻地一划不小心就在威廉左腮上留下一道痕。

    “噢!”威廉低呼一声。

    “对不起!”黎微紧张蹲下,手指轻触威廉的下巴,神色惊慌。

    “流血了!”

    黎微着急站起,走向桌边找面纸。

    “没关系,只是小伤。”威廉起身摸着脸颊,安慰黎微。

    “找到了!”黎微拿着面纸奔向威廉,缓缓擦着他脸上的伤。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黎微愧疚地看着伤痕。

    “有点肿…”

    突然,黎微眼框泛红。威廉不解的看着泪眼的黎微,轻握住她在他脸上略颤抖的手。

    “妳…怎么了?”

    “对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好…”

    黎微最后的话已唅在泪里。她将手抽回,快速转身,奔向门口没有回头说:“我先回去了。”

    看着黎微的失常行为,威廉困惑地伫在原地。

    黎微神情呆滞,拖着缓慢步伐行进在走廊上,四周光线微暗,只有一些月光洒在她身上。

    有什么好难过的?可是泪水还是不停流下。

    黎微走向中庭的喷泉花园,停立在五彩缤纷、丰盛繁茂的热带花丛中,凝望着泉水流撒而下,细珠在水面舞动着,艳丽热闹的背景却掩不住黎微的暗自神伤。

    现在下场雨好吗?这样就不像在哭泣了,但这里是非洲…

    中庭上方,威廉站在窗边。他的房间就位在中庭正上方的位置,黎微孤独落寞的模样尽收他的眼底。威廉感觉到黎微今天晚上情绪不稳,好像是从杨一泽的出现开始。他看着孤单站在水池旁啜泣的黎微,胸口莫名漫起一股抑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