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3.鸟都比你专业

    “铃…铃…”早晨5点半,威廉的手机闹铃响了,但很快就被止住。

    威廉裸着上身从床上坐起,手掌摀着头喃喃自语…

    “我干嘛为不相干的事失眠?”

    他疲惫地跨出长腿下床走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后擦干身体走近脸盆,伸出手,抹掉镜面上雾气。

    脸色真难看…

    威廉撇过脸,转身步出浴室。

    威廉身着一件印有花卉线条图案的白衬衫,下摆扎进牛仔裤里,穿了一双咖啡色帆船鞋,还挂上黎微送的笔炼,最后戴上深棕色墨镜,可以遮阳和黑眼圈。

    “Boss今天很早起喔。”

    也整理好的益伟向威廉道早安并跟在威廉后头走出房门。两人一步出房门就遇见了也走往大厅的黎微和若雅。

    “二位早。”黎微精神的说。

    “很好看的衬衫,链子也很不错!”

    黎微笑笑对威廉说完后轻快往前走去,好像昨天的事没发生一样。益伟则兴奋跑上前去和黎微说话。

    “你的脸怎么了?”

    停在威廉身边的若雅一抬头正好看见威廉左腮的伤口。

    “小意外。”

    威廉简短说,朝大厅走着。若雅紧跟在旁继续亲切开口。

    “你最近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台湾吗?还是英国?”

    “台湾。”

    “因为工作室在台湾吗?”

    “对。”

    “那这次会待很久吗?”

    “不一定。”

    威廉给若雅的回话没什么情绪,边说边走。忽然,他偏头停顿了一下,接着看向若雅。

    “你做的东西很好吃,黎微很称赞你。”

    “真的吗?你吃了吗?”若雅好欣喜威廉的回应。也开心威廉的回话终于超过了三个字。

    “你和黎微认识很久了?”

    “对,我们以前是邻居,就玩在一块了!”若雅沉醉看着威廉,如欣赏一幅画般。

    “那你一定很了解她。”威廉缓缓说。

    “当然。她交过几个男朋友我都知道!”

    若雅靠近威廉说。兴奋和威廉的相处开始热络一些了。威廉停下脚步,转头看若雅,又回正脸远望前方的黎微。

    “她和杨一泽好像有误会。”

    若雅停住。发现和威廉的话题都是黎微。她清清喉咙开口: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不过…”若雅接下去说:

    “我记得在她高中时,村里的婆婆妈妈传说她和一个年纪比她大很多的人在交往,二人还曾在巷口发生争执,后来怎么样就不知道了…”若雅突然低头圆眼一转。

    “难道是杨一泽?”

    “原来黎微也曾是受害人之一!”

    他俩后面突然冒出声音。是魏冈。他一脸终于理解的模样:

    “一泽老师花心在外,难怪黎微对他是那种态度!”

    “魏冈!”

    威廉表情严肃低斥,示意魏冈注意发言。魏冈耸耸肩闭嘴,然后灿烂转向若雅。

    “你今天还是一样美!”

    其实威廉听完这些话并没特别惊讶,不否认,自己也曾猜想他们可能的关系。

    大家齐聚大厅,黎微、益伟和丽娜到旁边餐厅吃起早餐,没吃早点习惯的人和司机后来干脆也到餐厅,因为杨一泽还没下来。

    餐厅里整齐排满铺着鹅黄色桌巾的四人座餐桌,玻璃窗外点缀着爬藤和绿叶,看起来很清爽。黎微、益伟和丽娜坐在靠窗的一桌,其他人也挑了旁边的位子坐下来。

    餐厅内袅绕着悠扬轻音乐,黎微却紧皱眉头没有任何好心情。

    “杨一泽真该拖出去枪毙!”

    黎微说完狠狠咬下三明治。一旁的摄影助理Ken听了黎微肆无忌惮咒骂一泽老师,摀住嘴忍住笑意,隔壁的圣堤则愣住没说话。杨一泽终于姗姗来迟,悠闲坐下准备吃早餐,黎微却突然站起来狠狠说:

    “都到齐了,我们出发吧!”

    第一天的拍摄并不顺利,黎微一直无法进入杨一泽所谓的感觉,拍摄完全没进度,杨一泽火气很大,黎微也不好受,气氛非常凝重,最后僵滞的结果只能先结束拍摄回饭店,让大家重新整理情绪和步调。

    第二天,大家决议先拍其他Mode的部分,黎微像被处罚般静静待在旁边。一天的拍摄下来,回到饭店已经晚上8点多,大家都累了,有些人甚至没吃饭就回房了。黎微也没胃口,她独自走到中庭。

    好累!身处广阔美景,我却无心享受…真没意思!

    “黎微,你看看这些东西,都很便宜…”

    若雅有鉴于昨天被柔肠寸断的道路搞得脸色发青后,今天没跟去拍摄,自己跑到市区观光。

    “喔。”黎微有气无力的回答,人懒懒趴在中庭水池石墩上。

    “还是不顺利吗?”若雅关心问。

    “嗯,被嫌到不行,杨一泽骂我像骂狗一样。”黎微说到这里实在气愤。

    “这…”若雅同情黎微。她在第一天拍摄时也有感受到杨一泽的威力,挺吓人的。

    “没关系,我相信明天你一定可以做好的,我会在旁边支持你,别担心了!”

    若雅搂住黎微的肩安慰她,又拉过黎微的手说:

    “这是在市集买的手环,老板说可趋魔,来,给你戴上,好运就来了。”

    “若雅,你什么时候开始信这套了?”黎微看着手环苦笑,但心情好些了。

    “现在开始信!”若雅说。

    “谢谢你,若雅,你真好!”黎微几乎用整个身体用力扑住若雅。

    “啊!会摔倒啦…”若雅惊叫。

    可是杨一泽那个大魔王,这小手环管用吗?黎微忍不住内心哀叹。

    ***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空气和往常一样清新、怡人,不过多了一些自言自语。

    “我今天一定能做好!”

    黎微在房里对着镜子的自己重复说着,接着又看手上的手环补一句:

    “你可要好好帮助我!”

    时间一到,所有人搭着二部小巴士又再次抵达拍摄点—LakeNakuruNationaPark(纳库鲁湖国家公园)已被黎微视为「地狱」同义词的地方。

    “哇,好多鸟!”

    准备好晕车药、醒神油的若雅一下车就大喊,她今天状况不错。

    “那边粉红色的一片是什么?”若雅走向前想看清楚。

    “是火鹤,很漂亮吧。”魏冈在一旁殷勤解释。

    “火鹤?那有上百、上千只吧?!”若雅看得目瞪口呆。

    “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火鹤都在这里了。”魏冈像老师般的说明着。

    “真的?!”若雅不敢置信。

    “对啊,昨天听旁边导游是这样说的。”益伟突然插话。

    “益伟!”魏冈双眼狠狠「锁定」益伟要他闭嘴。

    其他人陆续开始拍摄前的准备工作,而圣堤对威廉的关注似乎有增无减,他不时有意无意地在工作中关注着威廉。

    ***

    琮茵和加柔坐在一家高级礼服店的VIP室中,精致气派的巴洛克式装潢丝毫不比五星级饭店逊色,二人坐在会客室中面对满满华丽礼服开心讨论,里面飘散甜蜜氛围。加柔坐在沙发上看着正翻着设计图的琮茵。

    “订婚礼服请威廉设计才对吧?”

    “他应该有空帮我做一件,但我觉得太少了,我当天可是主角。”

    琮茵心情极佳,喜悦一览无遗。她指着礼服目录上一张图片问加柔:

    “你觉得这件好吗?”

    “看起来不错。”

    “我也觉得。”

    其实琮茵早就决定好,只是不放心所以再次确认。

    “可是布料就很难选了,都不错。”

    琮茵拿着二块样本布愁眉。加柔接过布样仔细研究。

    “这个我也拿不定主意…妳干脆打电话问威廉好了,他才是专家。”

    “也对。”琮茵甜甜回答。

    “也好多天没打电话给威廉了,等会儿就问他去。”

    同时间的非洲,黎微杵在「地狱」的一座湖旁。秉持职业精神,面对杨一泽的指示,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照做。

    “好了,过去站在湖前面。再过去一点…再后退。”

    杨一泽对黎微不停地发号命令。黎微一步步往后退,这时,渐渐感觉背后袭着一阵凉意,她狐疑转头一望,一大片粉红如布幕遮住天空,仔细睁眼一看,是一大群火鹤正掠过湖面停在她正后方不到20公尺处,黎微整个人惊呆住了。

    “太美了,一定要抓住这一幕,黎微快做出沉浸绚烂的表情。”杨一泽大喊。

    蛤?沉浸绚烂?什么鬼?大魔王每次的形容都好抽象…黎微傻立在现场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就像在恋爱!”

    杨一泽快速调整镜头并不耐烦的对着黎微喊。根据前二天的经验,全部的人都开始替黎微紧张,如果那群鸟「闪鸟」前黎微还没做出表情,她肯定、绝对会死得很惨!

    天啊!怎么办?黎微试着酝酿情绪,可是紧张感让她的身体和表情更加僵硬。周遭的所有观众都全神灌注盯着黎微,气氛超级紧绷。

    铃—

    一个铃声响起,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是威廉的手机。威廉接起电话,但眼神并没有离开黎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