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4.吻

    “威廉,是我。你觉得礼服哪个颜色好?蓝色还是粉色?”琮茵轻盈语气从手机传来。

    “你是死人还是木头啊?旁边的鸟都比你专业!!”

    “我……”

    杨一泽突然大发雷霆的声音惊动整个草原。黎微被这惊天动地的咒骂声吓得更失魂,脸色惨白、全身僵枯。

    “琮茵,我在忙,晚点再打给你,Bye。”威廉说完挂了电话。

    就在现场一片沉重寂静,大家屏气凝神之际,威廉突然走向黎微。

    连威廉也受不了了?我只会拖累大家!黎微手足无措看着走向自己的威廉。

    “对不起!”黎微面对向她而来的威廉,脚步不安的倒退一步,眼中已滚出泪水。这泪,不知怎么地威廉看着不由的心一扯。

    “别紧张,放轻松。”威廉温柔说,长指轻拭黎微的泪水。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黎微非常无助,接近崩溃的声音颤抖。

    “哭什么??我要的不是这个,是恋爱!”不远处,杨一泽烦躁怒斥。

    威廉望着黎微,轻捧着她哭红的脸颊:

    “别难过了…”

    可黎微根本止不住婆娑泪眼,她委屈啜泣。就如同那晚一样的哭泣…这画面,像一个无法抗拒的漩涡扰动着威廉。

    “妳到底行不行?在这样下去换人好了!!”杨一泽此刻已耐性全无、破口大骂。

    责难声如箭刺向让黎微,她陷入极度焦虑,眼神凄楚望着威廉,就像发出讯号说:救我!

    威廉的灰眸摇动在黎微泪眼迷蒙侵袭下,深深一个呼吸,他轻轻搂住黎微,二人距离似乎慢慢靠近,最后威廉将自己的唇印在黎微唇上。

    !!!周围全体人员都看傻了眼。

    一股热流冲击全身,黎微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天空、草原都不见了,脸上泛出炙暖。

    “对,就是这个感觉!!”杨一泽兴奋地喀嚓、喀嚓按下快门。

    那群大粉红像是受到惊扰,群起拍动翅膀,飞掠湖面。黎微的发丝随风飘动抚过威廉的脸颊,威廉倏然回神,惊觉自己的行为。他长指松放黎微双颊,后退二步,接着转身疾步离开现场,徒留神色懵滞的黎微。不只黎微,威廉内心有着和黎微一样的惊叹号。

    若雅看完眼前这一幕,表情完全失控。

    搞什么?

    “Boss,你…你…”益伟吱吱呜呜挤不出半个字,看着疾走回来的威廉。

    “赶快准备下一套衣服。”威廉说。

    “喔…”益弱弱回答。

    “威廉你这招妙啊,你早点使出来不就没事了。”

    魏冈说得眉开眼笑迎向威廉。几天来都没进度,他快被公司逼疯了,现在终于渐入佳境,魏冈终于松口气。转身背对大家,威廉的眼神明显紊乱。刚刚是那么不由自主、无法抗拒。温热的唇证明他让失焦的自己再度失焦。

    如果仔细察看此幕观众的眼神,会发现有二人神情怪异。一个当然是若雅,她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为什么威廉会吻黎微,即便他拥有西方人的大方,但用来解释这个吻仍旧太牵强。另一个则是杨一泽的助理圣堤,他的表情有点意犹未尽甚至带点戏谑的味道。

    接下来的黎微在男模Doa的带领下表现愈来愈自然,只不过一张脸也愈来愈臭,杨一泽倒是继续拍摄,他说这种「感觉」也不错。魏冈虽然只管着进度,但神经大条的他最后也感觉到拍摄现场气氛诡异,忍不住嘀咕:

    “黎微好像不太对劲,杨一泽这样也能拍?”

    面无表情的威廉静静站在一旁不发一语。

    我才不对劲……

    难得今天可以在晚餐前就回到饭店,魏冈招集大家喊话。

    “晚上就自由活动,不过请注意肯亚有15的人口感染AIDS,深夜问题多,平安回家最好!”

    终于放松的大家也是喜出望外,叽叽喳喳的聊剩下时间要做什么,完全没有人在听魏冈说话。Ken和圣堤讨论着游泳、健身房,Roberta和丽娜说要到饭店外逛逛…都为了舒缓几天来的疲惫与紧张,而黎微一解散就独自去餐厅吃东西,因为她需要一些热量来生气。

    若雅会怎么想?

    黎微愈想愈不对、愈想愈没道理。工作终于有起色却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威廉为什么……她无力看着腕上的手环。

    魏冈与威廉和杨一泽在会议厅开会,检讨这几天的作业及接下来的工作进度,会议完毕后,杨一泽叫住正要离开的威廉。

    “等一下。”杨一泽喊。

    威廉停下脚步回头。会议室里只剩他们俩。

    杨一泽看着威廉表情略带挑衅。

    “我在想,你到底是怎样的人?”

    “你想说什么?”威廉转身面对杨一泽。

    “我是指今天的吻。它是帮了不少忙,但你不会只是帮忙吧?这不像你的作风。”杨一泽嘴角一扯,不像笑更像警告。

    “我也在想,你是怎样的人,黎微为什么为你哭泣。”威廉双手自然在胸前交叉,从容坐在桌边。

    杨一泽眼光一晃,听见「哭泣」二个字,感觉很窒息。

    “你很在意她?但入流的男人不该同时玩弄二个女人,你知道我的意思。”杨一泽说完又露出玩世不恭的表情走向门口。

    “你没有话对黎微说?”威廉站起。

    “我无话可说。但不管黎微怎么跟你说,可确定的,我是爱她的。”

    杨一泽说完步出大门。威廉静静伫立在会议室里,脸上没有表情。

    黎微根本不敢回房间,只是在餐厅待了好久,不得已还是走回房间。一进房,黎微发现若雅已关灯睡觉。

    才8点多?一定是不想和我说话!

    黎微好难过,若雅这样对她还不如找她吵架算了。若雅当然没睡,她知道不是黎微的错,不该迁怒她,但想起今天湖边的画面…她实在妒火中烧无处发泄,只好闷在被窝气自己!

    今晚的每个人,好像都沈静的出奇。

    威廉独自一人待在房间。他坐在书桌前拿出纸笔,画起素描。几分钟后,纸上多出一些图画,不是服装画,是一些静物画。用手中的铅笔宣泄出情绪的线条,这是威廉一贯调整思绪的方法。线条恣意挥洒中,他突然停下笔,想起琮茵。威廉拿起桌边手机拨出号码。

    “喂?”

    威廉发现琮茵语气非常冷漠。

    “妳找我?”

    “那是8小时以前的事了。”琮茵坐在吧台前,桌上已有几个空酒瓶。

    “你在生气?”

    “你在乎吗?”

    琮茵冷笑说,略带醉意的手不稳摇晃,杯中鲜黄色伏特加溅起。

    “我说过会回你电话的。”

    “回?那你可以挂了,我不需要这样的施舍。”

    琮茵嗤之以鼻,举杯一倾吞下一口酒。威廉放下手中铅笔。

    “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威廉忍不住音量微扬。

    “你搞错了吧?是你挂了我的电话,不好好说话的是你。”

    “那我道歉。找我有事吗?”威廉不想在这种谁对谁错的问题继续纠缠。

    “哼,完全没有温度的道歉,一如往常。这果然是你威廉一贯的作风!”琮茵怒关手机,重重将它扔在沙发上,举起酒杯狠狠又是一大口。

    听着手机挂断声,四周陷入暗黑至极的寂静。

    威廉感到无力,长指一放,手机轻墬桌面。他闭起眼,头后仰靠在椅背,两手轻放在扶手上。发丝自然倾垂流露出完美的额头、鼻梁,而柔顺立体的唇深深叹了口气。一种美丽的哀愁。

    益伟从健身房回来,见威廉闭眼坐在椅子上,经过他走到冰箱。

    “Boss没睡着吧?要不要饮料?”

    “不,谢谢。”威廉仰在椅背的头只是轻轻摇,仍闭着眼,他提不起劲来。

    “Boss…”益伟走近威廉,用微弱的声音说:

    “你是不是喜欢黎微?”

    “?”威廉瞬间张开眼,转头看着益伟。

    “如果我说错了,就当我没说吧!”益伟双手转弄着饮料罐,有点紧张。

    “你怎么会这样想?”威廉开口,稍微起身用手梳理一下头发。

    “因为…今天的…”益伟说得吱吱呜呜,然后用力吸口气又说:

    “大家都说我很迟钝,我也不知道我想得对不对。”

    益伟话语松散,饮料罐快被捏变形了。

    “如果我说喜欢,你就放弃了?”威廉侧身凝视益伟。

    “啊??”益伟傻了一下。

    “你喜欢黎微不是吗?”

    “嗯……”益伟尴尬的点头。

    “那就该让她知道你的心意,而不是了解我的想法。”威廉说完起身进入浴室。

    Boss这话是在鼓励我吗?

    益伟实在不确定。

    “加柔,我实在不喜欢琮茵这样。”

    Justin从后照镜看着后座醉得不醒人事的琮茵,她口中还念念有词,隐约中之可听见是在骂威廉。稍早,加柔打电话给琮茵,发现琮茵在酒吧喝得烂醉,所以和Justin过来接她。面对Justin的抱怨,加柔转头,面带愁容地看着Justin。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