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5.吻你只是工作

    “别这样哀怨看我!”Justin用手搔着头接着说:

    “我不是说她不好,只是脾气要改改!”

    “其实,她是个善良又有正义感的好女孩,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加柔转身凝望后座的琮茵。

    “我知道。”Justin清楚不该在加柔面前批评琮茵。

    “你不知道。”加柔说。

    “我当然知道,恩人!”Justin回。

    “谢谢你的体谅。”

    “谢什么?妳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你也不能太纵容她,真为她好就告诉她处理情绪的方法不是只有生气和喝酒,哪个男人会受得了!”Justin真心提醒加柔。

    “我会试着和琮茵谈谈。”

    加柔也明白Justin的意思,只是她们互动的模式,不知何时就是这样了,琮茵说,她听。加柔回想起当年爸爸经商失败,那时她刚考上大学,想打工分担家计,因为琮茵这位同学的帮忙才很幸运得到了在荣邦企业当工读生的机会。当琮茵知道加柔家状况后甚至还偷偷要爸爸替她加薪,琮茵以为加柔没发现,但加柔知道是她做的,她真的在自己最困顿时给了很多帮助,所以无论如何加柔是不会抛弃琮茵的。

    但威廉和琮茵的关系总是时好时坏、扑朔迷离,加柔思考着要如何替琮茵解困,也希望威廉能给点时间,加柔感觉到琮茵好像已经触碰到威廉耐心的底线了。

    这天,摄影组并没有外出,大家在房里整理行李准备到下一个拍摄景点,大伙手忙脚乱之际,黎微却在饭店里到处乱晃。没敢待在屋里的她是想减少和若雅在房里独处的机会,因为里头那种可怕的安静让她实在坐立难安。但黎微最后只是在房门外徘徊着,因为她已经兜不出地方了。

    突然,就在黎微来回踱步之际,饭店内传出极刺耳鸣叫声,是消防警铃大作。顿时,各个房里的人全部因为警鸣声而涌出,人潮布满整个走道,慌张又拥挤,每个人都神色紧张、东张西望的以各种语言相互探询,加上现场充斥着的震摄鸣叫声,场面非常骚动、慌乱。单独站在其中的黎微被这骚乱鼓弄得有些害怕。

    “黎微,妳跑哪去了?”若雅不知何时跑到黎微身边并握住她的手。

    “快过来和大家一起!”若雅将黎微拉过去。

    黎微跟在若雅后头,看着若雅紧抓着自己的手。

    此时,饭店发出广播,说明刚刚警铃误触,抱歉让大家虚惊一场。

    黎微停住脚步,看着若雅,忍不住释放所有情绪用力抱住她放声大喊:

    “若雅!”

    魏冈漫步走来,见状一脸不解。

    “没这么严重吧?又不是真的火警!”

    “好了,没事了。”若雅安慰靠在自己肩上的黎微。

    走廊上的人潮渐渐散去。

    魏冈笑嘻嘻望着若雅。

    “若雅,现在离退房还有一点时间,你想不想去…”魏冈话说一半停住,觉得眼前的若雅好像没在听他说话。随若雅目光望去,原来她正看着朝他们走来的威廉。威廉停在他们面前。

    “若雅,现在有空吗?”

    “干嘛?!”

    魏冈抢先若雅发言,若雅白了魏冈一眼。站在若雅身后的黎微则严谨看着威廉。

    威廉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下。

    “去喝咖啡吧。”

    “我很乐意!”若雅马上答应。

    “我也要去!”魏冈紧接着说,若雅死瞪着身边无赖。

    “黎微也一起去吧。”威廉转头看黎微。

    “我不要。”黎微表情厌恶的退后一步,面对威廉,她现在很警戒。

    “肯亚的咖啡非常知名的。”威廉说。

    “不要!”黎微又退一步,皱起眉。

    “妳…”

    威廉向前跨一步,黎微又退一步,紧接着黎微转身想要离开,威廉抓住黎微的臂膀。

    “你干嘛跑?”

    “我哪有!!”

    黎微狠狠甩开威廉的手,圆亮的眼珠反射着不悦,撷取到这样的目光让威廉有些挫败。黎微严厉的声音引起本来要回房的圣堤、Ken和丽娜注意,Roberta用不屑的眼神瞧着,还不时与Doa耳语,益伟则闻声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了。

    “如果昨天的事让你不舒服,我道歉,我只是想把工作做好。”威廉平静说。

    一旁的若雅秀眉轻挑。

    “工作?你说那是工作?”黎微迟疑了。

    威廉眼神晃动了一下,但非常细微,然后正色回答:

    “是…”

    黎微犹疑了一下,突然脸色一变,靠近威廉。

    “是杨一泽要你做的,对不对?”

    不知何时就站在梯间的杨一泽听见自己的名字,走过转角。

    “什么?”杨一泽散漫的问。

    “昨天是你叫威廉做的,对不对!!”黎微大声望着杨一泽说。

    “喔,昨天的吻吗?!”

    杨一泽看一眼威廉然后似笑非笑的。“对啊,是我请威廉帮忙的,大家不觉得很不错吗?”杨一泽说完走向前搭住威廉的肩,威廉一脸错愕。

    魏冈用拳击掌恍然大悟:

    “我怎么没想到呢?让威廉入镜,他本来就超多Fans,这么棒的噱头,一泽老师你怎么都没说?这企划好啊!!”

    “这样才自然啊!对不对?”杨一泽看着僵硬的威廉嘻皮笑脸说。

    “威廉,谢谢你!我们总编一定会非常满意。”

    魏冈开心极了,威廉这种男神都加入了,这样话题还能不火?真是天助我也,这次升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魏冈难掩喜悦狂笑,益伟却在旁边陷入思考。站在威廉面前的黎微神情转为歉疚望着威廉。

    “威廉,对不起,误会你了。”

    怎么变这样??威廉无奈地开口:

    “还是去喝咖啡吧!”

    “好!”黎微心情转换神速。

    “你刚刚不是不要去吗?”魏冈讥笑着黎微。

    “现在想了啊!”黎微情绪大变完全恢复光彩,还拖着若雅和益伟走。

    这么多人有什么好喝的?!若雅搥心。

    一群人嘻笑走往电梯,落下威廉和杨一泽。

    “为什么帮我?”威廉开口。

    “帮?有吗?我只是顺你的意不让黎微误会你昨天的举动,如果那只是「工作」。”杨一泽语毕对着前面一群人大喊:

    “你们也等等我嘛!”

    杨一泽悠哉地跟上前去。静立在原地的威廉目送杨一泽背影。

    浑蛋……威廉用手摀着脸,心里暗咒。骂的不是杨一泽而是自己。

    大伙约莫晚餐时抵达MasaiMaraReserve(玛沙玛拉保护区)里的SafariLodge(住宿旅店)。

    “这里的路实在太糟糕了!”

    若雅下车后大声抱怨,脸色如见鬼一样发青,醒脑油已直接打开放在鼻前。魏冈活动着身体也受不了,转着腰,感觉老骨头快散了。其他人也被颠簸的路弄得不成人形,Roberta有些站不稳,Doa还体贴上前去扶她下车。

    “Boss,你没事吧?”

    益伟看着还坐在车上安静不动的威廉,他脸上没有血色。

    “没事。只是空气不太好。”

    威廉解开衬衫颈部的钮扣,深深吸口气。

    走进大厅后服务生带大家到各自的房间,很特别的,每个房间是独立的小屋,一落一落的杵在草原上,像一顶顶帽子,不过大家像是累了,没额外力气研究这里的风光景致。一顶帽子还满大的,所以黎微、若雅、丽娜和Roberta共同住一间房。威廉、益伟、Doa一间,其他人则在另一间。

    魏冈对着大家说:

    “这里的设施不如之前的饭店,装潢和布置也比不上,二个特大帽子一个是大厅一个是餐厅,就这样,非常简单。大伙在这里就开始要过得很随便,那又怎样?原始的非洲本就不应该太复杂。”

    魏冈说得很认真,但每个人累得东倒西歪,还是没人听他说话。

    解散后,圣堤从餐厅用过晚餐后独自走回房间,拿出手机见到留言,他拨出电话。

    “喂,这里是李公馆。”对方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妈,是我。”圣堤微笑回。

    “圣堤,你在非洲吧?一切都好吗?”静姨高兴问。

    “很好,我再一个星期就回去了。妈,你找我?有事吗?”

    “是琮茵,我去叫她。”

    “那你早点休息,别太辛苦!”圣堤对母亲很温柔。

    “好。”静姨知道儿子体贴。

    一会儿出现琮茵的声音,一开口就是强硬质问的口气。

    “圣堤,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关于什么?”圣堤语气平淡。

    “当然是威廉。”

    “没什么特别,他吻Mode算吗?”

    “他吻Mode?!”

    琮茵声音微颤,紧握双拳,竭力保持理智。

    “一泽老师说是另外加入的拍摄工作。”

    “胡扯!威廉不可能加入拍摄!!”

    “我怎么知道,和我无关。”

    面对琮茵的激动,圣堤语调显得静逸得可怕。

    “是那个叫黎微的Mode?”琮茵已难掩怒气,语气高扬。

    “原来你知道?”

    “还发生其它什么事?快告诉我!”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本人?”

    “我不相信他说的。”

    “那你就相信我说的?”

    “你到底帮不帮我?”

    “你们的事,与我何干?”圣堤说的轻描淡写。

    “你…不帮就算了!!”琮茵用力挂断电话。

    圣堤安静走到窗边,外头一遍乌郁树林,幽暗好似无边无尽。他脑中泛起自小在李家生活的点点滴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