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6.一起跑吧

    “竟然发生这种事!”

    “琮茵,别胡思乱想…”

    琮茵抓起枕头狠狠怒掷在地上。静姨坐在床边也听到一些说话内容,用手轻抚着琮茵的背安慰着。

    “不是胡思乱想,他吻了其他女人!”

    “好了,等人回来再说,不要再想了。”

    一向温婉的静姨强迫琮茵休息。她这些天看琮茵的失魂落魄,憔悴心烦的模样,她心里也难过,她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关爱琮茵,实在不忍她如此受苦,关灯离开前还细心安抚琮茵才走。

    但躺在床上的琮茵如睡针毡,根本无法入眠,圣堤说的话不断在琮茵脑里重复播送。正如同自己长久以来的预测,威廉终究是应验了预想,琮茵无法原谅这样的背叛。

    心如火焚般难受,恨不得能马上飞到非洲!还有圣堤,他到底什么意思?

    今天拍摄地点在保护区内,但只有某些地方可供游客停留拍照,这样实在不符合拍摄的需要,大伙人远到非洲,可不是为了要拍那些游客成群的观光景点。所以魏冈一早就忙着请导游与保护区内的警卫协商,当然还动用了一些方法疏通,才能让大家在特殊的地方逗留取景。

    “魏冈,终于搞定了?”杨一泽看着奔波的魏冈,坐在车上悠闲抽着烟。

    “搞定了,我们可以在这拍摄了!”魏冈压低声音接着说:

    “我塞了一些钱。”

    “你现在才塞啊?打从你交涉开始,便牵动着一连串经济活动,你和导游交易,导游又和警卫交易,接着警卫又和管理员交易,大家都有蝇头小利可赚,你可是他们的商机。”杨一泽说完熄了烟走下车。

    “商机?我?冤大头吧!”

    魏冈耸耸肩无奈自嘲。虽然杂事一堆,但他只要一想起威廉加入拍摄,就抑不止澎湃情绪,快暗爽到内伤,啥乌烟瘴气都不是个事。另一头,圣堤和Ken调着灯光,在草原中驾着镜头的杨一泽对着Roberta笑容可掬的说:

    “亲爱的美人,就先拍你吧!”

    Roberta很吃这一套,笑容灿烂的入镜,她身上火红的短洋装与灰青色的草原搭配起来的视觉感受非常狂野。

    “圣堤,下个景由你设定,你先去准备,我待会儿要接着拍。”

    “好。”

    杨一泽专注调整着相机嘱咐。圣堤拿起另一架相机对着四处景色环绕,之后停了下来,好像找到他要的景,他便将机器架在地上,然后开始调整镜头、光线。圣堤将工作就绪后抬起头,发现身边站着一脸好奇盯着摄影器材的黎微。

    “想看看吗?”

    “可以吗?”黎微很有兴趣。

    “当然,来,从这里看出去。”

    圣堤指导着黎微。黎微对着相机的小孔望去,进入眼帘的是一棵大树后面映衬着蓝灰色的天空与墨绿的原野,颜色很饱和但又朦胧,黎微惊讶的大声说:

    “好美!!”

    她迟疑的将目光移到实际景物,又回到镜头的小孔,再用不可置信的脸望着圣堤说:

    “不一样!”

    “没错,这就是镜头的魔力。”可以听出圣堤的回答附着热爱。

    “你真厉害,像魔术师!”黎微流连在镜头前大声赞美。

    “那你应该会更爱一泽老师的!”

    黎微突然脸一沉,笑容略减。

    黎微安静了几秒,站直身。

    “圣堤,我回去准备了。”

    “喔…好。”

    圣堤尴尬咽了一下喉咙。他不小心提到杨一泽,那是无意识的一个回答,才出口就后悔了。拜魏冈这个超级广播员之赐,其他人也都知道了黎微和一泽老师的「特殊」关系了。

    不知为何,扬一泽总是能扰乱黎微的情绪,即使只有听见他的名字。黎微离开圣堤后散漫地走到更衣室旁。所谓的更衣室,那是用一块大布幔绕一圈并绑在一棵大树树干上的临时空间,算是非常简单,符合当地景观的造型。

    “怎么了?你从昨天看起来就不太好。”黎微看见坐在更衣室旁的威廉。

    “我已经好多了。”威廉深呼了口气。

    黎微观察着威廉,然后从包包拿出一瓶小罐子。

    “你用力吸一口气看看。”

    黎微将小瓶子打开放在威廉鼻前。威廉看着小瓶子没多问就照做。

    “怎么样?”黎微仔细瞧着威廉。

    “很特别的味道,不过闻起来很舒服。”威廉真的觉得舒服些。

    “那你可以擦一些在鼻子上。”黎微将瓶子给威廉。

    “这是什么?”威廉注视着手中的小罐。

    “我外婆身体不好,这是外公从一个中医师哪找来的花草配方,它可以舒缓外婆呼吸时的不适,看来你也可以用,给你吧。”黎微望着瓶子说。

    “给我?那妳呢?你带在身上应该有用到吧?”威廉认真看着黎微。

    “没有,我带在身上是因为它是外婆的味道。”黎微望着瓶子,想起已过世的外祖父母。

    “那你应该留着。”威廉将瓶子还给黎微。

    “不,你比我需要它,收着。”黎微没接回瓶子。

    威廉看黎微一脸坚持,将瓶子收进口袋。

    “不过,你如果再继续这样不停送东西给别人,等离开非洲时,你大概和非洲土著一样两袖清风了。”

    “哈哈!”黎微大笑出声。

    “我的心脏不太好,是先天性的毛病。”威廉望着远处突然说。

    黎微嘎然止住笑,瞬然转过身。

    “你怎么没说?其他人知道吗?”

    “不知道。其实也不严重,只是偶尔不适,我不想别人担心。”威廉答的轻松。

    黎微听了皱起眉看着威廉。

    “威廉,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们是不是朋友……

    威廉听见这样的问题似乎无法回应,突然语塞。

    “就像那次我和益伟淋雨,你替我们拿毛巾泡茶,就是这样啊,朋友就该互相帮忙的,如同身处草原中就想奔跑一样自然,我们关心你,那不叫麻烦。”

    威廉看着黎微。她身高到他的耳垂,从上而下的角度可以凝视到她的发际,她的眼睫,她的笑容,她的世界。威廉转头俯望眼前一望无际绿毯,放肆的深呼吸。二人都将目光抛向远处。今天的天空好蓝好蓝,艳阳从树上洒下,即使穿越过树叶,灿烂光耀还是让人眯起眼睛。光,浓浓照着。风,微微吹着。云,淡淡飘着。空气中毫无杂尘,原始而清新…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杨一泽的声音如电击般扫过两人。威廉和黎微对看了一下,噗哧笑了出来,刚刚的瞬间,二人几乎都忘了工作,都以为自己在渡假。

    “去换上吧!”威廉从衣架上卸下一套衣服笑着交给黎微。

    “嗯…这衣服……”黎微接过衣服但有些迟疑。

    “有什么问题吗?”威廉看着黎微。

    黎微翻转衣服前后看着,慢慢从口里吐出不安的声音:

    “它的布料好少!”

    “真的耶。我看你不适合。”

    杨一泽冒出头来,正经八百地评论起衣服,还不停摇头。

    “也不一定啊。”

    “是吗?你行吗?这么小一件真的能穿吗?”

    杨一泽拿起小洋装,前看后翻后下评语。黎微斜眼怒瞪杨一泽。

    “你太夸张了!”黎微不想理他,一把扯回衣服,拿了就往布幔走去。

    “你真的要试?裙子都遮不住大腿了,不要逞强吧?”杨一泽对黎微加油添醋喊着。

    “你管好你的拍摄就好了!!”

    黎微猛回头答,随之进入更衣室并将布幔用力拉上,强飒的力道还挥下几片树叶。

    “GoodLuck!”杨一泽一脸愿神保佑你的模样。

    威廉看着他们那样一来一往的对话,忍不住开口。

    “那件衣服没那么糟吧?”

    “你在胡说什么?!”

    杨一泽注意着布幔,然后把威廉拉到远处低声说:

    “那衣服完全展现女人优点,符合男人期望,根本是极品!”杨一泽近乎歌颂。

    “可是你刚刚…”威廉仍不太理解。

    杨一泽随兴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那是激将法。难道你还拿不准黎微的个性?”

    威廉看着杨一泽似乎有点明白了。他优雅将手放进裤兜里。

    “你很了解她。”

    “这位先生,公平一点,我虽然不在她身边,但不代表我不关心她,你只听她的说词有欠客观。”杨一泽望着眼前随风飘动的草原说。

    “黎微并没有…”

    “我换好了。”

    威廉的话被走出布幔的黎微打断。黎微身上粉橘色布料柔细且合身,立体剪裁的裙摆显得活泼轻盈,黎微看起来美的脱俗!

    “哇,女神!”

    杨一泽站起来大喊。威廉视线也附随向黎微。还在气头上的黎微没太多兴趣听扬一泽的评语,一转身就走向丽娜那里准备化妆。但她的双手不时东扯西拉,前遮后掩,老实说,穿上这件「小洋装」让她感觉特别别扭。

    “很漂亮!”

    “是吗?”

    丽娜对着黎微称赞。但黎微低声回应,表现还是很不自然。

    益伟看见黎微穿上洋装后颇为惊喜。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翻找起随身袋子,然后拿出一条用布花制成的圈状东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