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7.污渍?泼墨?

    “还缺这个!”

    “是系在腿上的?”黎微略瞇着眼对益伟说。

    “你怎么知道?!”

    益伟看着手上的布花圈,本来还想要黎微猜猜看的,没想到黎微一猜就中。黎微转头看着走来的威廉。

    “这就是那件「奇怪」的衣服?”

    “纯粹之美。”威廉笑答。

    黎微和益伟听完同时大叫:

    “那不是茶的名字吗?”

    茶?

    丽娜对黎微的小洋装表示赞赏,她替黎微加上系带,开始认真替她化妆梳扮。接着,若雅和魏冈凑过来瞧,阳光男模Doa也将眼睛移往这里,而站他旁边的Roberta则不以为然的朝向别的地方看,她不懂大家为什么总绕着黎微转。想这黎微不只和杨一泽搞暧昧,甚至还和威廉一起亲密入镜,Roberta光想就一肚子闷,自己打从见到威廉第一天起,就不停对威廉表达各种明示、暗示的爱慕,也不见有黎微这样待遇。明明俱高知名度的自己才应该是无时不受追捧的人。Roberta愈想愈不是滋味。

    在大伙的围观下,不一会儿功夫,黎微被丽娜全部改造了。

    “怎么样?”

    每个人都睁大眼瞧着自己,黎微望着打量着她的大家再加上本来就别扭的小洋装,有点紧张发问。

    “我觉得非常不错。”若雅最先表达意见。

    旁边的人也点头同意。魏冈还颇惊讶补一句:

    “衣服和妆都让你感觉很不一样,今天大概是妳这辈子最美的一天!”

    “你会不会说话啊?”若雅瞪了魏冈一眼。

    黎微苦笑,对大家的评论还是充满不切却的疑虑。黎微目光自然转向威廉,再次提问。

    “怎么样?”

    “喂!你这什么行为?不像信我的眼光?”若雅在黎微旁喊着抗议。

    “不是啦,我想衣服是威廉设计的,他说OK我比较放心嘛。”

    黎微急着解释,威廉笑着,然后点头。或许是威廉的笑太具染惑力,充满令人安心的成份,顿时让黎微信心大增,这件「小」洋装穿在身上,感觉也没那样别扭了。

    今天拍摄主题是黎微和Roberta的双人照。黎微虽然是新人,但都遵从指导摆出pose,加上刚刚威廉的鼓励,她状况很好。可不知怎么地,Roberta就是故意百般找碴,刻意刁难黎微,整个拍摄过程中断了好几次,现场气氛有些沉重。面对Roberta明显的挑衅影响拍摄,杨一泽平常的火爆却没有发挥在Roberta身上,在最后只淡淡说了「大家休息一下」就完了,看起来完全就是一整个怜香惜玉的节奏,让Roberta更是傲娇气盛。

    中午休息时间,魏冈可不想进度受阻,为了解决僵滞气氛,特定帮大家买了冰咖啡提神消气,还亲自给Roberta送上一杯,试图安抚她。

    “没那么糟吧?我觉得还好啊!”魏冈走近Roberta,陪笑脸说。

    “你瞧她笨手笨脚,刚才都挡到我了!”Roberta接过咖啡冷冷用英文回。

    黎微站在一旁,听着Roberta肆无忌惮的责备声,虽然是英语,但骂人的字眼全部都不难听懂。责骂的厉声不断传来,黎微反而有些尴尬,低着头没发一语。Roberta眼光犀利瞅着黎微,满脸不屑,举起刚刚魏冈送来的冰咖啡,正要入口时,她突然停下,艳红的唇浅浅一扬,提步走向近黎微。

    “来,喝些咖啡提提神!”

    Roberta伸手送出冰咖啡。这突然的善意让黎微错愕,受宠若惊地呆了几秒。黎微赶紧恢复笑颜,道谢后举起双手。就在黎微要接过Roberta递来的咖啡时,Roberta手中的纸杯却猛然一个歪斜,从黎微掌心中滑过……“趴”一声,杯里的深褐色液体顿时倾泻而出。咖啡如经过排练般,完美地、直接地泼洒在黎微洋装上。

    “啊,你怎么搞的?”Roberta娇声惊呼,接着故意提高音量:

    “衣服都弄脏了!”。

    “怎么了?”

    躁动的声音引起大家注意,让魏冈急奔上前。一看见黎微身上的洋装魏冈几乎崩溃。

    “这衣服只有一件啊!”

    黎微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呆望着自己身上、威廉赶工制作的「纯粹之美」,原本的漂亮粉橘色已布满不规则深色污渍。虽然无辜极了,但衣服弄脏已是事实,黎微看着惊慌的魏冈,只能不停低头道歉。而Roberta,假意紧张中明显带着幸灾乐祸,转过身窃笑。

    慌乱之际,杨一泽悠悠出现,手中也拿着一杯冰咖啡。他走上前,看着黎微身上弄花的洋装没有任何激动,反而嘻皮笑脸说:“弄得像幅泼墨画啊!”说完还不忘举起手中的冰咖啡悠哉地喝了一口。

    “一泽老师,您就别开玩笑了,这下可怎么办!”魏冈急说。

    “很简单啊!”杨一泽答得爽快,感觉很不负责任。

    “简单?咖啡耶,这么一大片怎么清掉,再说哪有时间去搞这些?!”魏冈快疯了。

    杨一泽又露出他那招牌很欠扁的笑。他漫步走到Roberta身边,对Roberta灿烂微笑,行为突兀得不合时宜。魏冈看了火都上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撩妹?就在魏冈受不了要开口时,杨一泽突然举高手中纸杯。魏冈瞪大眼,接着就看见杨一泽手腕一转。

    不会吧!!

    魏冈几乎停止呼吸,眼巴巴目睹杨一泽手里黑褐色的液体立马原像重现刚刚桥段,毫不留情泼洒而下。只是这次泼洒的不是别人,是Roberta,以及她身上的洋装。

    “Whataredoing??”

    Roberta花容失色、惊声尖叫。魏冈台词被Roberta抢先,只能惊呆了大嘴。他在内心吶喊:杨一泽你这是想弄死我啊!!

    黎微被杨一泽这突来的举动吓一跳,惊傻站在原地不敢动。

    犯下滔天大罪的杨一泽,作案后却一副无关紧要模样,他耸耸肩,面露无奈慵懒说:

    “没办法,你们两个是主角,画面要一致啊!”

    Roberta媚眼圆睁、哑口无言,不敢置信望着杨一泽,以及自己身上,和黎微一样的泼墨画。

    “诺,你们看,”

    杨一泽退后二步,如欣赏好风景般望着眼前二个落魄美女赞叹说:

    “威廉的衣服被改造得多有风格啊!”

    魏冈如泄气的气球般双肩一垮,绝望地一掌击在脑门上。看着所谓的新风格,他无力地摇摇头。

    “我是粗人,不懂艺术,这话你自己向威廉说去!”

    杨一泽无所谓地裂嘴一笑,揪着二个被泼湿的美人来到威廉面前。威廉只是去了趟卫生间,搞不清楚眼前二个看来有些凄惨的美女经历了什么样悲剧,但望着自己精心设计的洋装上,出现的泼墨画,威廉倒是很心痛,但冷静后,他仔细观望这二件,杨一泽口中新风格的洋装。一会儿后,他竟然点头认可了。威廉觉得那是一种意外的野性破坏美,配上非洲狂放景色,甚至认为可以造就不错的视觉效果。

    艺术,果然深不可测!

    工作已完全符合进度,魏冈对着回到旅店的大家说:“到非洲以来,行程都非常紧凑,今天终于达成进度,这些天大家辛苦了,接下来的时间大家自由活动吧!”

    魏冈如期完成工作心情颇佳,凑到若雅身边对她提出邀约。

    “我不想喝咖啡。”

    若雅冷冷说。她已经受不了魏冈总像影子一样出现,这让她没机会接近威廉。

    “那喝茶?”魏冈继续热烈询问。

    “不要,都不要!”若雅没理魏冈,眼光四处搜索着,最后目标停在柜台。

    威廉站在柜台边。

    若雅笔直往前走去,决定今天要对威廉提出延宕已久的邀约。若雅走近威廉,恰巧看见柜台人员递给威廉一封信。

    “你的信?没想到这里也可以收到信!”若雅感到意外。

    “总有办法的。”威廉声音清朗,他将信封收进口袋。

    “要不要到餐厅喝点东西?”若雅觉得威廉看起来心情不错,温婉提出邀约。

    “不了。你们去吧!”威廉对着若雅说完,眼神又转向她左边,礼貌点个头便离开了。

    又是魏冈。

    若雅脸色转青,瞪着身边的魏冈喊:

    “你可不可以消失啊!”

    魏冈的嘻皮笑脸顿时停止,深深吸口气后,平静的开口。

    “不是有句歌词是这样唱的: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看来没错,祝你有个美好夜晚!”说着,魏冈从柜台花瓶里抽出一朵艳红火鹤放进若雅手中就转身走了。

    “你…”若雅哑口。

    柜台的人莫名其妙盯着若雅看,尴尬的她赶紧把花插回瓶子里去。

    他这是在干什么?!

    威廉静静站在房门外,手上的信原封不动,漫长的等待,现在终于即将得到结果。

    威廉缓慢打开信封,是饭店经理托人带过来这里的。对折的米白色信纸上用非常整齐的英文写着:

    亲爱的Wiia,

    你要找的人,我们找到了,也已将你的讯息留下,不过基于保护隐私的立场,须由对方决定是不是和你联络,请你谅解。

    威廉重复读着信上的字,原本忐忑的心,如今又多了一层悲喜交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