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8.迷雾森林

    “都已经是最后的拍摄了,竟然那么不合作!”

    魏冈望着眼前的「在地人」懊恼地挠挠头说。

    “就给他们吧,冤大头!”杨一泽抽着烟,一副事不关己地笑说。

    “我比较喜欢「商机」这个形容。”魏冈无可奈何拿出皮夹走向那个难搞的警卫。

    “破财消灾嘛,想开一点。”杨一泽还不忘补一句不痛不痒的安慰。

    整天下来,魏冈有点沉静,认真处理着拍摄事宜,甚至没和若雅说过一句话。这样异常的举动反而让若雅注意起他。看着和杨一泽认真讨论的魏冈,若雅却内疚起来。心想,自己昨天是不是太过分了?他就那张嘴天花乱坠了点,其实人挺开朗,也没那么讨厌。若雅想着想着,突然惊讶自己的想法,骤然停住刚刚奇怪的思绪,改为寻觅威廉踪迹,口中还念念有词:

    “不来烦我才好!”

    杨一泽、圣堤和Roberta在远处拍照,丽娜在Roberta旁边补妆,他们群立于一尺高的浓翠草原间,场景虽美,但蚊虫弥漫,若雅视线到处转移,终于看见威廉和大家都逃避在一棵枝干错综复杂的大树下。

    在那!

    若雅涂着朱红色唇膏,并在耳后抹上麝香香水,如仪式般,娇眉轻扬,精神抖擞,她今天一定要做出宣告。

    阳光洒过威廉美丽的身躯穿透出一圈四射光芒,若雅望着如梦似幻的威廉直走向前。

    “Wiia!”

    一个男人的声音抢先若雅叫住威廉。因为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陌生男人,若雅被迫停下脚步。

    威廉转身。

    由于刚好面对阳光直射,威廉不禁眯了一下眼,待看清楚男人的面貌后,威廉惊呼:

    “Roy?!”

    男人露出魅力笑容,威廉直望他数秒后如磁引般朝他走去,脸上惊容未减。

    “我收到你的留言了。”男人用极温柔的语调对威廉说。

    威廉走近男人突然揪住他的衣襟,柔颜转怒。“你都到哪去了?!”

    男人没因威廉粗鲁的举动失去优雅,微笑依然。躁郁的线条没有占据威廉那完美的脸庞太久,他神情渐渐转为温和,伸开双臂紧紧抱住男人。“我好想你!”

    威廉的脸埋入男人的肩,男人原本垂放的手也深深拥住威廉。

    “我也是。”

    二个有着西方俊美面孔的男人,相拥在非洲草原上,还用中文叙述思念,夕阳余晖照得两人身上闪闪发亮让视觉画面更加婍旎,整个情景有说不出的—吊诡。

    不远处的一群人如雕像般伫立。

    一阵惊魂略定后,有声音出现了。

    “威廉是gay?”

    “怎么会?”

    “不可能,我们认识好几年了,他是直男啊,是我们男性魅力的代表啊!”魏冈看着前方,难以置信地眼珠简直快掉下来。

    “Boss有女朋友的!”益伟连忙说。

    “……”黎微呆状中只不挤出一个字。

    “Doa你早知道了吧!”魏冈转头对Doa说。

    “不,我不知道!”Doa立马否认。

    一群人七嘴八舌唯若雅默默无语,她思绪陷入前所未有紊乱,脸色铁青,这里最不能接受这种事的是她。

    威廉和男人说了一些话后,二人开心走向大家。接着威廉用了他那激动过后略显沙哑的磁性嗓音开口。

    “我来介绍…”

    在场的每个人在不同层次上对威廉的形象都抱持着爱慕与崇拜,也有正规的情感预设,此时,大家如同听取审判般紧绷。

    威廉笑颜开怀的搭住男人的肩大声对现场说:

    “他是Roy,我的哥哥。”

    “啊??”

    被冰封的大家顿时解冻,还戏剧性的同时吐了口气,接着笑,实在忍不住便脱序大笑。

    威廉和他的哥哥,站在一群疯笑人群面前,感到莫名其妙。

    人总是这样相信自己眼睛看的、耳朵听的,再理所当然编织情节。当事实浮现后,一切是显得如此可笑。

    回到住宿旅店,在房里,威廉与哥哥开始久别重逢后的首次谈话。

    “为什么离开?”

    “都过去了,重点是我们又相聚了。”

    “重点是你为什么离开。”威廉要答案。

    “aunt好吗?”Roy反问。

    “她去世了…你走后第三年。”

    威廉想起母亲。他倒了一杯红酒给Roy。Roy接过玻璃杯,轻啜了一口红酒,喉中滑过微微苦涩。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威廉看着Roy。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Roy轻摇酒杯,鲜红的漩涡在杯内转动。

    “照实说。”威廉在Roy面前坐下,眼神灼定。

    Roy望着威廉深遂灰眸,看出他的坚持。他啜口酒后将酒杯轻放在茶几上,晃动的液体渐渐平静下来。待醇酒从口里流下滋润了干喉,Roy开口。

    “我们因为爸爸的工作关系搬至台湾,那年我五岁。后来父亲认识了aunt,我们原本快乐的家庭从此争吵不断,最后父母离婚收场,那年我仍是五岁。”

    Roy说着,眼神望出窗外。威廉定望着Roy,静静听着,这段历史他有耳闻,但不清楚,它在这个家中是禁忌。

    “事情发展是如此快速,我根本跟不上脚步,所以我讨厌aunt,或者应该说我从没打算喜欢她。”

    Roy接着说留意着威廉的表情。威廉没放多少情绪在脸上,他能怎样做表情?一个是至亲的母亲,一个是至爱的哥哥。房间内安静了一会。Roy知道威廉的无奈,从头至尾,他始终是最无辜的那个人。

    “我想,一开始她是打算对我表达善意的,但请原谅我,我只能用违背,激怒,伤害来回报她。这样无所不用其极的反抗,是我对家最后的防卫。最后,她的耐心也终究瓦解,与我的关系就如你已知的水火不容。”

    “你们始终没有怨恨彼此的理由。”威廉忍不住说。

    “这是一种违逆感,我认定她是破坏我幸福家庭的凶手。”

    “但你不恨我。”

    “因为你需要我。”

    “那为什么还走!”

    威廉音量升高,显然很介意。Roy看着面前的俊脸因为他而狰狞,与威廉四目相对。

    “我没有留下的意义,你们才是一家人。”

    威廉瞳孔放大,听见这句话时,心跳好像停止了。

    “ButIt’sover,我有属于自己的家了。”Roy温柔对威廉说,然后抽出皮夹。

    “看,我的太太和二个小孩,”Roy翻开皮夹里面有一张欢乐全家福。

    “你结婚了?”威廉凑近照片仔细看着四个人合照。接着眼神一停…

    Roy发现威廉正注视着全家福照片旁边另一张照片。是威廉的高中毕业照。Roy伸手用食指托住威廉的下巴故意露笑的诡异。

    “你看,我都把你放进皮夹里了,就知道我多爱你了!”

    “Yes…Yes…”威廉不以为然蹙眉别过脸说。

    “是真的。那时的你相信我,依赖我,照顾你让我有了归属。你总是天真善良的对我笑,信任我说的每句话,故意不理你便让你坐立难安,那可爱的傻样子,真令我感到无上成就感!”Roy回忆说。

    “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种作用!”威廉无言。

    “哈。”Roy紧紧抱住弟弟。

    “很高兴你来找我,你让我知道还有人在乎我!”Roy由衷感谢。

    “其实大家是爱你的。”威廉深深说。

    “我离开那天,当aunt对我说「早该这样了」时,我真的很难那样想。”

    威廉瞳孔放大。他离开Roy的手臂,惊诧看着Roy,不敢置信母亲说了那样的话。

    “都过去了!”

    Roy再度用爽朗抱住弟弟。威廉眼框灼热,心跳有别以往的剧烈。被Roy拥住的他只能在Roy耳边说:

    “对不起…”

    一切都过去了。

    “所以他们12年没见面了?”一伙人在餐厅内惊呼。

    “Boss是这样说的。”益伟回答。

    “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

    益伟对若雅的疑问摇头。没有任何消息提起过威廉有个哥哥啊!若雅没想到还有她不知道的事。

    “Boss说他们一起住在台湾直到他13岁,是同父异母兄弟。”

    “难怪Roy会说中文。”黎微开口说。

    “嗯,Boss还说中文是他们的秘密语言,当他们在国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说什么时,他们就说中文,那是他们表现亲密的方法。”

    “是吗…”

    若雅听着入神。对威廉的事,她总是表现出高度关切。听着益伟的诉说,若雅意识到,自己或许并没有想象的了解威廉。

    晚餐后,若雅和黎微在非洲明亮的月色下散步。若雅转身直盯看着黎微,好像有话想说。

    “怎么了?”黎微被望得不自在。

    “黎微,你都没话跟我说?”若雅表情严肃。

    “什么?”

    “为了不伤你,我一直在等你自己开口说,没想到你只字未提,我真的忍不住了!”

    “若雅,你在说什么?”

    “妳和杨一泽,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这……”

    “别骗我,快从实招来!!”

    黎微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她拙劣的演技早就破绽百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