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19.非洲惊奇

    傍晚的台北,天气雾蒙蒙的,带点湿闷的空气让人也开朗不起来。琮茵下班后,没有回家,只是独自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没目的却又如引线般,她经过和威廉常来的一家义大利餐厅,她停住脚步。从洁净的玻璃窗望入,他们习惯坐的位子就在眼前,空空荡荡的。这样的画面,此时看来格外怵目,空虚感如枯藤蔓延,令人窒息。

    加柔要她等,她同意,毕竟飞到肯亚去当众质疑威廉的确太伤格,但,委屈自己在这里承受等待的煎熬又太伤神。琮茵停望着二个空虚的椅子。

    难道就只能忍?

    琮茵的眼神瞬然转为冰冷,她拿出手机,重重按下一个号码。

    Roy只在旅店待了一晚,第二天一早,Roy就启程返回,威廉送他到大厅。

    “Roy,回英国去吧。”

    威廉在Roy身边说。Roy没有回应继续走着。

    “爸爸一直在找你,他很想你。”威廉又说。

    Roy停在柜台前,不发一语。

    “他一直把你当继承人,他说你是他最棒的儿子。”

    “你也很棒啊!”

    “你经营管理的天份才是他需要的,他年纪大了,不要见死不救!”威廉说得惊悚。

    “你太夸张了,我看他挺硬朗的。”

    Roy顺手拿起柜台上的今日报纸面向威廉。斗大的版面正是父亲亲密搂着一个妙龄女子的照片。

    “她是谁?”

    “看来是你父亲的新欢。”

    “我记得不是长这样。”。

    “那你的资讯需要UpDate!”

    Roy笑看威廉疑惑的脸。对父亲没有因为年龄有一丝递减的拈花惹草功力,他不表意外。

    “随便啦。而我说不要见死不救的是我!”威廉扯下报纸。

    “为什么?”

    “爸爸总是要我回去接替他的事业,我快撑不下去了,如果他哪天突然坚持,我肯定会被他折磨至死!”

    面对威廉的陈述,Roy转望威廉苦笑。

    “aunt拼命替你争取的,你竟然不要?”

    “她该认清真相,我根本不行。所以你是Roy,我是iia。”(Roy涵义:国王,iia:战士)

    “你真会说话。”

    “是爸爸说的。”

    威廉的回答让Roy停住,他眼神望向远处。

    “是这样吗?”

    “是。”

    威廉笃定地说,Roy朗朗一笑。

    “我该走了。”

    “我们又要分开了。”面对好不容意见面的Roy,威廉难掩离愁。

    “我们英国见。”Roy说。

    “真的?!”

    威廉眼光发出光耀看着Roy,开心抱着他。

    “把你的家人都带来,让我见见他们!”

    坐在不远处露天吧台的魏冈看着威廉,忍不住开口。

    “威廉在哥哥面前竟像个孩子!”

    一旁的丽娜优雅翻着杂志同时给予回应。

    “这代表百分百的信任,回归原始。”

    “你是说威廉本性是个小孩?!”

    “不是吗?”

    “不像。”

    “你不觉得他很真诚?就像个孩子?”

    “是吗??我看妳和他不熟!”魏冈不以为然。

    “我看是你和他不熟吧?”丽娜微笑回。

    魏冈狐疑望着丽娜,琢磨着丽娜给他的新观点。只是不知道这个小孩会不会看上性感、卷发、DCup?

    若雅昨天听完黎微和杨一泽的过去之后,心情一直郁郁难展,她以为情况就如自己猜想,但实事却远超出她的想象,当魏冈又殷勤约她到外面逛逛时,她决定去透透气。

    不到5米宽的肯亚市集路上车水马龙,不时参杂这小贩叫卖声:Onedoar!Onedoar…

    “想买纪念品吗?”

    魏冈体贴问,他和若雅停在一小摊前。

    “我以为那天说了那样的话之后,你已经放弃了!”

    “我的耐力无限,就看你的毅力如何。”魏冈轻松说。

    若雅听着魏冈露骨的表白,没放多少情绪,继续转着面前明信片架。

    “这张如何?”

    魏冈说着献出一张印有非洲美景的明信片在若雅面前。若雅拿起卡片看了一眼,又将卡片翻到背面,眼神接过一行字。

    MYONLYYOU…

    “干嘛?写你的心声?”若雅没好气说,将卡片丢还他。

    “还有你的。”魏冈答。

    若雅顿望魏冈,很快又恢复正常后说:

    “既然你知道就快放弃吧,我们还是朋友。”

    “如果可以,就让我静静发挥我的感情,我目前不能自拔。”

    魏冈眯起眼沉醉望着若雅。若雅先是一楞,然后大笑。

    “我看你当企划太浪费了,你花言巧语的程度该当推销员!”

    “你开心当我什么,我就是什么,我的女王。”

    “傻瓜!”

    魏冈故意弯下身打恭。若雅露齿一笑。就这样吧,若雅不再回避魏冈的示爱,因为单恋的辛苦,自己非常能感同身受,又何苦咄咄逼人?

    另一头,在旅店的热情庭园中,正传出一阵噪音…

    “大家快看看这个好东西!”

    “师父,这是什么?黑黑的?”

    杨一泽手拿一瓶玻璃靠向圣堤和Ken。Ken好奇望着瓶子黑黑的液体。

    “是非洲土产自酿的虫酒,听导游说可补男人精、气、神!”杨一泽贼贼笑着说。

    “虫酒?!”在场二个年轻男人听了大喊。

    “对,师父我不藏私,大家来喝喝看。”杨一泽说着准备打开瓶子。

    “师父,不用了,我的东西还没整理好,我先回房了!”Ken边说边挥手道别,两步并一步快走离开。

    “那…”杨一泽话才开头,圣堤接着说:“老师,我也是,去机场的车马上就到了…”

    二个年轻人一溜烟,跑了!

    “你…你们,真没用!”杨一泽独望二个奔逃背影。此时见威廉从屋内出来,杨一泽拿着手中瓶子笑眯眯走上前。

    “威廉。”

    “嗯?”

    威廉突然被叫住,停下。只见杨一泽诡异的笑容满怀。

    “威廉,你来得正好。”杨一泽搭住威廉的肩,热烈的接着说:

    “我告诉你喔,这个好东西可补男人…”

    经过大伙二周的努力,拍摄目标圆满达成,精彩的非洲之行即将画下句点,一行人即将回国。

    “什么??虫酒?!”

    旅店最后传出威廉讶异的声音,如同非洲的惊奇。

    威廉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