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0.失控的马戏团

    黄金服装设计师威廉和荣邦千金宣布订婚!!

    摄影组一群人昨晚才从非洲拍摄回来,大家长途飞行加上时差,第二上班都显得犯困,欲振乏力。但上午九点多,各大新闻网上都不约而同出现相同斗大头条标题,把大伙震得精神都回来了。

    “这上面说的威廉,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威廉吗?”

    杨一泽的摄影工作室里,摄影助理Ken低声对着圣堤发出疑问。圣堤明显也有些讶异,他转头望着右边,离他约十米的杨一泽。一泽老师和大家一样盯着电脑屏幕,屏幕遮住他大半张脸脸,看不清表情,但他默默没发一语,隐约能撷取到他散发出的疑惑。

    “大家早,好久不见!”

    另一头,威廉的服装工作室,益伟看起来完全不受刚从非洲回国的时差影响,一大早精神奕奕走进办公室,年轻人果然不一样。但他精神的招呼并没有换来大家太多热情的回应,小麦和Max都只是向他简单挥个手而已。

    都二个礼拜不见了,大家不想我吗?

    益伟落寞之余,心中泛起嘀咕。这时,公司电话响了,Max接起。

    “我无法帮你转接,他正在忙!”Max挂了电话。

    “谁啊?”益伟发现Max很不客气结束电话。

    “是记者,烦死了!”

    “怎么了?”

    “你刚从非洲回来,不知道这今天大头条吧?喏,自己看吧!”。

    Max说着,手指向电脑。益伟狐疑的转头看着Max桌上电脑画面,赫然见到一斗大标题:黄金服装设计师威廉和荣邦千金宣布订婚!!

    “订婚?Boss?”益伟瞪着眼前的字喊。

    此时,小麦眼珠转看楼梯,威廉正走下楼。他的俊脸上没有表情,但却能感受到一股深沉。他对大家表示出去一会儿,然后就幽然转身,静静走出门。即使生气,他的背影依然没因为情绪而失去优雅。不只一群人诧异,威廉也是一早接到一推电话才知道自己要订婚了,看来是李琮茵自行公布的。

    “是该去找李琮茵问清楚!”

    小麦觉得李琮茵这女人需要再教育。他待在威廉工作室时间最久,几乎算是开朝元老,对李琮茵更是认识有余。她向来就强势,不过这次她这样做就太不可爱了,竟然在威廉不知情的状况下宣布婚讯,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被压迫。小麦望着占据各大版面的新闻叹口气,转身一瞅,看向若有所思的益伟。

    “你呢?和黎微的感情有没有因非洲行而柳暗花明?”

    “对啊!有没有进展?”Max也靠到益伟身边邪笑。

    “你们怎么总忘不了这事…”

    “到底怎样?快说啦!”

    益伟尴尬看了看身旁二人,有点无奈。二周在非洲拍摄期间,的确和黎微相处愉快,但也发生了一些复杂的状况…

    “我不知道要怎么说…”益伟低着头。

    “意思就是没进展?”小麦解读。

    “也不是啦,我们聊很多,可是…”

    “喔!就是没进展。我没兴趣听失败的借口。”Max说。

    “你真是太逊了,都共游异国了,你…这,唉。”

    “…”

    小麦看着益伟摇头。木讷的益伟无言以对。望着电脑屏幕的Max突然喊:

    “这网路谣言愈来愈扯了。最好我们威廉有那么神,他有大半年没在国内,一回来就忙着项目,和李琮茵见面的次数少得算得出来,别说有一大半时间都在闹别扭,怀孕?亏这些人想得出来!”

    拜这些媒体无远弗届的无限上表,威廉这次有得忙了。大伙严然已感受到今年夏天会很热。

    “希望Boss撑得住。”

    Max表示同情地说。益伟看着越演越烈的新闻,又望着桌上黎微送的护腕,某种不安爬上心底……

    如果撑不住呢?

    益伟想起在非洲,自己不知哪来的勇气问威廉是不是喜欢黎微。只是威廉的回答让他更加矛盾。

    你该让她知道你的心意,而不是了解我的想法…

    威廉这句话让益伟一路从非洲纠结到现在,始终理不出头绪。

    这到底算不算鼓励?总不能再去问一次吧??

    从一早接到一堆电话开始,威廉就想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而实际事情发展总是超过表相,果不其然,爸爸知道了这件事,琮茵父亲也知道了,连少有联络的大学同学都越洋打电话关心。

    琮茵相当精准的散布讯息,没遗漏掉任何人。

    威廉眉头抑锁,一到达荣邦企业总部,就直搭上往18楼办公室的电梯。威廉步入荣邦最顶层办公室,立马接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眼神,一个有几面之缘的王协理更趋前对威廉道喜。

    “威廉,恭喜,好事终于近了,你们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王协理嘴上的法令纹被笑容温温延伸,周遭一群人也围过来开始此起彼落的恭喜威廉,争先恐后的祝贺声顿时拉抬现场热闹异常。如果看了这一幕就以为威廉和大家很熟,那就误会了,可能有几位真的认识威廉,但大概是到达说”嗨”的程度吧,其他人呢?该怎么说?应该可解释为大家对别人的幸福不吝于表示祝福吧!但没地位或没皮相的人不在此列。争先恐后的祝福声浪已然呈现失控状况,差不多该有个Ending了。威廉好不容易抓到此起彼落欢烈恭贺声的空档,慢条斯理开口。

    “那是误会,我们没有要订婚。”

    啥?原本开心欢乐的气氛,剎那停止,就像掌声鼎沸的快乐马戏团里,狮子突然不跳火圈一样。场子僵了,超僵。佛心的威廉以微笑解救僵局,他礼貌开口。

    “我先失陪了。”语毕,美丽的身躯穿越人墙直入李琮茵的办公室。

    “喔!连泼冷水都那么有型…”

    女人们微笑私语着,当然是为威廉风范所迷还有他仍将继续单身感到庆幸。

    威廉走到琮茵办公室前停下脚步,他深深地一个呼吸,打开门。琮茵倚身靠在玻璃窗前,背对着门,威廉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来了?把门锁上。”威廉一进门琮茵便说,好像已等待他许久。

    威廉按照琮茵的话做,回头转动门锁。突然间,一双玉臂从威廉背后向前伸来抚向他的胸膛。是李琮茵,她拥住他,威廉错愕转身,随即迎向他的是李琮茵热烈的吻。

    “琮茵?!”

    威廉愣住。

    “我好想你…”琮茵环住威廉脖子,没有空隙地吻着威廉的唇。

    “琮茵,不要这样。”威廉别过脸,琮茵小嘴失准落印在威廉脸颊上。

    “你不想我吗?”琮茵红唇继续在威廉颈上索求,双手大胆在他身上游移。

    “琮茵,住手……”

    琮茵的热烈没有任何一丝要停止的意思,威廉抓住琮茵攀附在他身上热情过头的双手。

    “琮茵!”

    被拒绝的琮茵定立着,猛然用力一甩,挣开威廉的手,抬头冷冷怒对威廉。

    “我该做的都做了,你还要我怎样?”

    “这些都不是我要的。”

    威廉看着琮茵,像望着一团被打散的毛线,错综复杂,他愈来愈不懂她的想法了。玻璃隔屏反映着二人的侧影,画面感觉异常冰凉。琮茵厌恶地拨开脸颊上刚刚因激烈而乱的发丝冷笑。

    “啧,你还想要什么?!”

    “取消订婚。”威廉回。

    “取消?不可能,消息已发布,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没选择。”

    琮茵神情显得烦躁。她走到办公桌前打开一只精致打火机,点了一根烟。李琮茵终究还是选择拨出电话给媒体,当她知道威廉在非洲吻了一个Mode,那个叫黎微的Mode。她深信事情的发生绝不可能是如圣堤说的威廉加入拍摄。圣堤虽然对她冷漠,但还不至于对她说谎。这样的确信加上对威廉的不确信,导致她最后如此决定。

    “那就只好我来宣布取消了。”

    “你…”

    琮茵手中的烟应腰折断,她怒眼瞪视威廉。威廉看着琮茵,冷俊灰眸没有回避怒燃杏眼,回应挑衅。琮茵脸部肌肉抽动,除了因为生气还诧异威廉最终选择挑战她。

    “是那个叫黎微的女人?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不是,我们的问题根本不来自任何人。”

    “胡说!我们说好你从非洲回来后订婚,是你变了!”

    “我说过回来后好好讨论,但不是接受结果。而且,经过了这些日子,我发现我们的问题似乎更大了。”

    “我们没有问题,是你有问题!”琮茵音量增加提醒。

    “如果硬要这样说,我的问题也是来自你。”

    “是你见异思迁爱上别人,问题怎么会是我??”

    琮茵听到这里不敢置信,几天来的隐忍终于引爆,手中精致打火机被握得紧紧。

    “你一直预备我会爱上别人,我总是在解释你的预备为何没成真,我累了。”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能让我放心,从来都没有,我才累!”

    “你从来没对我放心?”

    “对,从来没有!!”琮茵几近怒吼说。

    一阵寒意袭过威廉,威廉微微一怔,静望琮茵。他从她眼里读出她内心最大的症结。威廉深吸口气,望向琮茵。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痛苦下去了。”

    “你…什么意思?!”琮茵脸色一暗,语调有些抖动。

    “我们分手…”

    “啪”一声,几乎在「分手」二字出现的同时,琮茵的玉指已重重刷在威廉脸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