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1.桃色交易

    琮茵用尽全身力气甩出巴掌,威廉的话让她顾不得形象,她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威廉的左颊上增加了一朵红晕。他俊致的眉眼停住了几秒,然后他挺起身,深呼吸后伸出长指调整了有些松散的领带,抑制住情绪,他平缓开口。

    “到此结束了。”

    “你说什么??”

    威廉没再说话,只是转身开门走出琮茵办公室。燃烧的怒火袭击琮茵所有理智。

    “你会后悔的,我保证!”

    琮茵狠狠将手中打火机砸向已关上的门片上,精致木纹黯然留下深深伤口。

    脸上多了一抹红的威廉,心情很郁结,全身的血液好像不能畅流般骚动,琮茵总是可以轻易让他无言,每次对话,好像用尽全世界所有的语言,都找不到彼此契合的感觉。威廉走出荣邦大楼,步入人行道内侧后停住脚步,他感觉胸口好闷,他需要平静下来喘口气。人们都说他冷漠,天知道心脏不太好的他根本没有放纵本钱。太兴奋、太伤心或挨巴掌都不行,因为太放纵的结果就是随之而来的「心」痛。

    ***

    “真意外你会主动找我,让我受宠若惊。”

    一个五官线条俊旷、体格高挑的男人身着深蓝色高级定制西装坐在琮茵办公室的沙发上。他翘着腿,双臂自然靠放在扶手上,带着微笑却不显随意反而难掩其狂放。

    “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吧?”

    琮茵从办公桌前站起,走向男人。

    “你找我不会是要叙旧吧?”

    男人幽幽说,双手十指交扣,轻松放在胸前。

    “Mars,”琮茵从背后越过男人,走到他跟前又说:

    “你会来,表示你把我当朋友吧!”

    “所以?”

    “所以我们就暂且停战,我让你有机会得到你想要的。”

    琮茵语毕,红唇微微一扬。男人如迷般的双眼望向琮茵。琮茵气定神闲地与男人对望,转身在他对面沙发坐下。

    “多吸引人啊,是什么状况?”

    “你只要将一个女人弄到手再狠狠甩了就行。”

    琮茵打开茶几上酒瓶,缓缓在男人面前的玻璃杯内注入血色红酒。男人右手托抚着下巴,低沉声音带着笑意开口。

    “呵,她哪里得罪你了?”

    “威廉太在乎她了!”

    男人轻笑,倾身举起面前酒杯,以规律的频率摇晃着。

    “难怪使出这样残忍手段。”

    “残忍?这话从你这浪荡公子嘴里说出来还真讽刺。”

    琮茵将酒瓶放下,坐入沙发,不以为意地转弄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几乎名存实亡的纪念戒指。

    “原来你是这样看待我的猎艳活动?似乎带点讽刺呢!”

    “我没兴趣谈论你的风流史,只要回答做不做。”

    琮茵停止玩弄指上银环,定望男人。男人抬起眼。

    “为什么找我?”

    “你是情场中战无不胜的战神,当然非你莫属。而且我不容许失败,更不希望有第三人知道。”

    男人俊亮的眼珠映入玻璃杯中淡淡的红色。

    “你找我做这种事不只有这些原因吧?是妳,只能找我。不过,集团女继承人做这种事传出去不光彩吧?”

    “这是在威胁我?”

    “我怎舍得威胁你?我是可怜我自己。这事我能有什么好处?威廉是我好兄弟耶,重点是,我又不缺女人。”

    男人说完似笑非笑喝下一口酒。琮茵看着男人然后接着露出冷艳的笑。

    “事成之后,你要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男人不羁的眼神一扬。

    “对,包含A89那块地。”

    琮茵开门见山,直接利诱。男人眼神放大,有些兴趣耳里听到的话。他露齿一笑,将酒杯放置回茶几上,望着琮茵。

    “成交。”

    琮茵拿起男人的酒杯,吞下剩余的红酒。两人四目相交,皆露出深不可测的笑。

    ***

    不是只有人类会使用暴力解决问题,连续二天的雨到傍晚时愈来愈大,气象局已发出海上台风警报,大自然正用暴力发出怒吼。

    “明天可能会放台风假吧?”

    “有可能。那些狗仔还真紧迫盯人,拜台风所赐,这二天应该不会来了吧?”

    小麦看着工作室外头盯梢的车减少了。Max准备下班离开,窗外风雨飕飕,雨势好像愈演愈烈。

    “麦哥,Boss没事吧?”

    益伟望着二楼。威廉打从李琮茵那里回来后,这二天都待在自己办公室里,很少下楼。

    “没事啦!他在忙明年春夏装的设计。”

    “麦哥,你觉得他们还好吗?”

    “你说谁?”

    “Boss和李小姐。”

    “怎么,你好像很担心?”

    “就…”

    “他们的事你也操心不来。外头风雨愈来愈大,你也快收拾收拾回去吧。”

    小麦和益伟走后,工作室已空无一人。威廉独自坐在二楼办公桌前翻着一迭公文,像似翻阅一堆白纸般无心思。意兴阑珊之际,突然,室内陷入一片漆黑,四周全暗…

    停电了?

    威廉从口袋摸出手机,打开充当手电筒,被关机一整天的手机,萤幕上显示一长串未接电话,但威廉目光只停留在一个留言上,他拨出电话。

    “威廉你终于回电了!”

    黎微声音传来。她一度怀疑威廉名片上的电话是假的。

    “我把手机关了。找我有事?”

    威廉是被记者烦得关掉手机。而黎微的来电让威廉意外,虽然黎微拥有一张威廉很少给别人的名片,但这是她第一次打电话给威廉。

    “没事,是想给你恭喜。”

    听见黎微给自己道贺,威廉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

    “你看见新闻了?”

    “嗯,看见你的喜讯了。”

    “没有喜讯。”

    “不是要订婚了?”

    “没要订婚。”

    “咦?所以是谣言?”

    “是误会…”

    “啊!天啊!”

    对话被黎微突然传来的惊叫声打断。

    “怎么了?”威廉急问。

    “啊,风好大…啊…”

    “黎微?!”

    『您现在拨的电话没有回音,请稍后再拨。』

    耳边传来机械式答复。手机的蓝光照射在琮茵脸颊上,让她的脸,冷色得肃凉。

    故意不接电话?

    琮茵贝齿紧咬红唇。她用力关上手机,本来想为动手道歉,没想到换来无情对待。无视,最令人痛恨。她的眼眸没有一丝色彩,情绪如外头风雨般无法预测。

    “真的太危险了,还好有木板可以暂时遮挡。”

    就在黎微和威廉通话时,黎微家屋外树干突然被强风暴雨打断折倒劈向窗边,应声把窗户玻璃给打破了。窗户损坏不小,风雨无情的打湿屋内各角落,威廉开车赶到黎微家,屋里已是一片狼藉,威廉只能暂时先用木板勉强封住窗户,接着和黎微离开现场。黎微本来想去若雅家,无奈往若雅家的道路淹水,黎微只好接受威廉提议今晚暂住他家。

    一身湿乱的二人,从电梯步出,黎微跟着威廉走进屋内。

    越过玄关、客厅…屋内摆设非常清雅简洁,没有过多的杂物,家俱是精简的北欧风格,融合灰色和淡紫,有一种低调的华丽感。在古希腊,紫色是贵族的颜色,的确和主人气质相配。

    “我住在这里会不会太打扰了?”

    黎微倒是不是担心孤男寡女共居一室,她信得过威廉的品行,只是,他就要订婚了…

    “我这有空房间,没问题的。”

    走在前面的威廉回头说,带领黎微到客房。

    “只能委屈你先换上这套衣服,房间里有浴室。”

    威廉递给黎微一套轻便男士休闲服。刚刚离开太匆忙,黎微忘了拿换洗衣物。狂风暴雨打得二人几乎全湿,尤其是威廉,因为固定窗户,淋了不少雨。黎微觉得自己好像总是淋湿,却总是有衣服换,看着手中衣物,黎微忆起上次和益伟淋湿的情景。

    “快进去吧。”

    威廉在柜子取出大毛巾给黎微披上。

    “谢谢,你也赶快梳洗吧,免得感冒。”

    黎微很顺手的撩起肩上毛巾抹过威廉前额发丝,擦掉上面水珠,然后才走进浴室。

    黎微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威廉意外。

    这种亲密动作应该不会对一般人做吧?但黎微的行为又自然的像对自己兄弟般,没有一丝扭捏,虽然有点莽撞,但威廉不讨厌这样的莽撞。

    威廉手抚着刚刚被黎微抹过的发丝…眼神有些茫乱。

    梳洗好的黎微步出房间,身上穿着有些松垮的男性休闲服。已换洗干净的威廉则站在厨房。

    “在做什么?”

    黎微走近威廉,随手把刚吹干的发丝勾在耳后。

    “是晚餐,折腾一晚,饿了吧!”

    “是我送的饺子?!”

    威廉手上料理正是黎微上次给的饺子。黎微笑着。刚洗过热水澡让她脸颊红通通的,配上笑脸非常和谐。

    “家里不常开伙,没什么吃的,就借花献佛了!”威廉说着盛出一碟冒着温暖白烟的饺子给黎微。

    “太好了,若雅的食物最有安慰作用了!”

    黎微其实也是借花献佛,一颗颗晶亮的小元宝其实也不是自己包的。她满心欢喜接过饺子,接着大口吃起来。

    “怎么样?”

    “好吃极了!”

    “冷冻了一个月,还好不影响口感。”

    “放冷冻没问题的,而且你煮的皮好像比我煮的还Q呢,你果然很能做家事!”

    威廉听到这里笑了,这是他这二天来第一次展开笑颜。自己当然不会做家事,顶多做衣服算构得上一点边。但一些奇妙的巧合却给黎微「他很会做家事」这样的错误印象。只是按照加柔的方法加冷水三次煮沸,没什么技巧可言,却让黎微吃得津津有味。类似的场景,威廉想起琮茵,脑中却浮现极大反差。

    “我对黎微愈来愈好奇了。”

    威廉悠悠望向黎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