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2.对你,我无力拒绝

    “什么?”

    黎微口里还满着饺子,吱吱呜呜回。威廉走近餐桌,在黎微前坐下。肩膀侧靠在椅背上,修长的双腿优雅向前伸直交迭。

    “你总是那么容易满足。”

    黎微听到这里,停住。她放下筷子,猛然抬头对威廉说:

    “威廉,你是想说我很笨吧?”

    “笨?”

    “对啊,若雅常说我神经大条,太天真,你也这样认为吧?”

    黎微手撑着桌面,倾身皱眉看着威廉。威廉见黎微认真质问的模样,忍不住大笑。

    “笑什么?!”黎微不解。

    “抱歉,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样回答。”

    威廉挥挥手,但仍忍不住笑。黎微望着他抱怨。

    “我从来没刻意想去满足,只是认真去享受我所拥有的,在你们看来有点蠢吧。”

    “不,我从没觉得你这样蠢,反而觉得不容易。”

    威廉左手轻托着腮,试着收起过分的笑意,他微笑侧看气嘟着脸的黎微。

    “对不起,别气了!”

    “没有人说你很坏吗?打了人一巴掌后,再用那美得过头的脸赔不是,让人无力拒绝。”

    黎微说完,蹙眉闭起眼,谢绝眼前□□。

    “真的无力拒绝?”

    “什么?”

    黎微张开双眼,瞬间捕捉到威廉露出她不能解读的表情,但时间很短,短到黎微不确定是不是有过这样的表情。

    “没什么,快吃吧。”威廉很快的又放上柔和的笑。

    晚餐后,黎微回房倒卧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突然转身拿起包包,翻出一本银行簿,上面还留有干掉的水渍痕迹。那天,黎微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它弄得稍微干净些。

    “他不知道怎么样了…”

    黎微一直惦记着回国那晚发生的事,永远忘不了的事。

    那日飞机下降至跑道上,天空细雨纷飞。摄影组从非洲拍摄回来,大家长途飞行后都累了,在机场就地解散后各自回家。威廉的车停在机场停车场,所以顺便送黎微和若雅回去。黎微和若雅将旅行箱拖到机场出口,威廉的车行驶上前。

    雨天的湿漉与雾气,让车窗有些模糊,二人上车后才发现杨一泽也在车上。原来是因为杨一泽的车抛锚,威廉也就顺便送他一程。在车内,可以感觉得到黎微似乎不乐意开口,或是大家长时间飞行也累了,车上后来显的很安静,只听见雨刷规律的摆动声,一路寂然,一直持续到杨一泽的家门口。

    “我帮你。”

    “谢了。”

    威廉下车帮忙杨一泽下行李和摄影器材。黎微突然打开车门下车,她没撑伞,若雅见状摇下车窗想喊住她,只见黎微停在杨一泽眼前,然后伸出手。

    “我们该做个了断了,这些东西还你。”。

    一番话引起若雅和威廉二人的注意。

    “那是什么?”杨一泽开口。

    “你这些年来汇钱的银行存折,原封不动,还你。”

    “那是给你的。”

    “我担不起。”黎微坚毅地伸直臂膀。

    “谁比你更担得起?”

    杨一泽没看存折一眼,定望着黎微,然后开口。

    “你是我的女儿啊!”

    女儿?

    一字一句,威廉清楚听见,惊错的振幅几乎掩盖过他的心跳。

    他们不是情人??

    坐在车内的若雅虽然已经知道实情,但不知道黎微想怎么做。

    “我没你这种父亲,拿回去。”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打算要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丢了吧!”

    黎微说完狠狠放开手,簿子从她手中直直摔落地面。杨一泽的眼神被眼前动作打击得灰暗。风雨没有空隙地吹打,不久,纸面渐渐浸湿。

    “就这么恨我?”

    “妈死了,你终于解脱了。”

    “你说什么?!”

    杨一泽脑子随着耳朵听见的声音渐渐变成一片空白…死…了?

    “对,二年前。”

    黎微冷冷瞪着杨一泽。但她眼神却闪过疑惑。杨一泽的脸上竟有悲恸?

    一阵安静后,杨一泽抬起头。

    “或许该让你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你的自圆其说?”

    黎微不屑地移开眼。从来没有待在母亲和她身边的人,会有什么真相?她受够了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父亲、以为送了钱就代表一切的伪君子。杨一泽撷取着黎微表现的仇恨,面露不舍。

    “你心中不能只充满怨恨。”

    黎微脸色变得惨白,滑下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都是你造成的!”

    杨一泽静静深望黎微,开口:

    “我不是你亲生父亲。”

    黎微瞳孔放大,移开的双眼瞬然转回,再次与杨一泽交迭,她看出杨一泽不是开玩笑。杨一泽灰暗的视线转向天空。

    “你母亲和我结婚后,却与我的好友也就是你父亲相恋最后怀了你,当我几乎要成全他们时,你的父亲却发生意外去世。我无法抛下你伤心欲绝的母亲,因为她非常需要照顾,刚出生的你也是。”

    风雨吹打根本没有感觉,黎微被此刻的每一个字震慑住了心智,定立在雨中一动也不动。

    杨一泽面露悲恸接着说。

    “我们表面如一般夫妻但我知道她的心已随你父亲而去;我不在乎,她却无法再接受我的爱护,她说她会疯掉,求我离开她,让她接受孤独的惩罚,心才能得到救赎。我只能照做,我无法拒绝她任何请求,即便是要我消失。而默默守护你们是我唯一能做的…”

    话说至此,杨一泽已不能言语,他不敢相信真心爱的人竟然已经死了。他用尽最后力气与颜面对黎微说出这段话,只希望黎微能恢复宁静。

    最后一面……

    杨一泽已神不附体,懊悔与悲痛占据他所有理智,怅然转身离开。

    黎微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伸手用力抹掉眼中不停泛出的湿润。看着地上被风雨摧残得奄奄一息的存款簿,她激动弯下腰,捡起已湿透的簿子,紧握在胸,久久无法自己。她不相信用心恨了几十年的人,竟然只是个误会,而深信已久的事,它的真相会是如此丑陋……

    躺在床上的黎微并不想再回忆那晚的事,但越想忘就越历历在目。原来从小跟妈妈姓黎,不是因为妈妈讨厌杨一泽,而是自己的父亲根本不是他。黎微想到这里感觉好窒息,无力地一头栽进枕头。忍不住又瞄了眼银行簿。

    总觉得上面的污渍,还是很清楚…

    要去看他吗?

    他会见我吗?

    我应该对他说什么?

    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烦躁用手抓着头,就像是要扫到烦恼似的。黎微将手臂枕在后脑勺,又进入发呆模式。不合身、有点长、堆迭在手腕上的衣袖子传来浅浅香味。这味道…有点熟…黎微的小脑袋囫囵翻滚了一会儿,想起这和威廉第一次帮自己量身时传来的味道一样。所以是洗衣液的味道吗?黎微的情绪渐渐放松……但也纠结起这个香味。

    真好闻,有某种安定的感觉…

    黎微不由得冒出一种欲望:我也想要这种味道的洗衣液!!

    折腾一晚,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但威廉睡不着。他起身往厨房走去想倒杯水。经过黎微睡的客房时,他看见屋内是暗的。威廉一直记着回国那晚的事,本来有些担心黎微,但却因为琮茵把生活搅得乱七八糟而没余力关心黎微。

    睡了?应该没事了吧?

    那天,黎微听了杨一泽的话后,溃败瘫软,无力蹲在地上。她抱头颤抖,紧紧环住自己身体动也不动,像个死去的躯壳,好像整个世界都跟她没有关系。

    那天,风雨没有停歇地肆虐,但无情打在黎微身上的雨水减少了。威廉站在黎微身边一步之遥,举立着一把伞。

    那天,威廉没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维持着手中,或许、可能、稍微能保护她的屏障。

    ***

    第二天,天气已渐渐转晴,阳光吐露出暖暖笑脸,而威廉的工作室外面也热闹异常……

    “让让,麻烦让让!”

    小麦一早到公司,却不得其门而入。穿越人墙后好不容易才进入到工作室。刚进门,Max一个箭步跨到小麦身边。

    “麦哥,你看到没,超夸张,台风一过连SNG车都出来了,莫非是要实况转播的节奏?”

    “你什么都没说吧?”

    “当然!”

    “威廉呢?来了吗?”小麦四处张望问。

    “他失踪了。”

    “什么情况?”

    “找不到人。”

    “手机呢?”

    “打了,都不通。”

    “这是去哪了?他现在到处乱跑太危险。”小麦说完拿出手机,打算拨电话到威廉家。

    “不用打了,家里电话也打了好几通过去,一样没人接。”Max说。

    “公司手机群组呢?有他的消息吗?”

    “没有。”

    “怎么会没有?你不是每天都在玩?”

    “但Boss又没加入群组!”

    “搞屁啊!!”小麦大喊。

    此时小麦手机响起,小麦拿起手机一看见看着萤幕上来电显示,小麦急忙接起电话。

    “威廉?你在哪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