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3.Boss失踪了

    “我在老宅。”

    电话那头传来威廉回答,小麦安心了一点。

    “老宅?了解。你暂时就待在那一段时间,晚点我让益伟给你送吃的和

    日用品过去,别到处跑。”小麦叮咛。

    “谢谢,工作室交给你了。”

    “你放心吧。”

    老宅,是一栋位于郊区的别墅,是威廉小时候第一次到台湾时和家人的住所,除了亲友及熟人,没太多人知道这个地方。虽然和家人已离开这里多年,但屋子一直维持得很好,威廉偶尔也会过来小住,除了幽静宜居,还有这里有和父母、哥哥共同生活的记忆。

    今天一早,威廉送黎微回家后,便向各大媒体同时发出新闻稿,否认订婚并宣布和李琮茵分手消息。在此同时,他简单整理行李后驱车返回老家。威廉只想厘清事情真相但不想再回应媒体任何无聊问题,消失一段时间是最好办法。

    中午,若雅提着午餐出现在黎微家,刚好遇见修理窗户的师傅完成工作准备离开。

    “怎么了?好乱!”若雅看着刚修好新窗和杂乱四周。

    “台风弄的,说来话长,总之没事了。”

    黎微刚收拾好一袋垃圾抬头说,若雅瞪大眼望着黎微,因为她眼睛上挂着二个黑暗到底的眼圈。

    “你怎么了?”

    “失眠。”

    “稀奇了,妳上次失眠大概是在娘胎中吧?!”

    若雅越过眼前死气沉沉的人走进屋内调侃说:

    “不是因为成为受灾户而心烦吧?”

    “我只是没睡好。”

    黎微懒懒回,跟着走进屋。若雅放下午餐,眼神有些犹豫看着黎微。

    “你父亲…我是说杨一泽,你们那天之后有见过面吗?”

    “没有。”

    “不把话说清楚吗?”

    “要怎么说?”

    “那你就这样下去?”

    “不知道...”

    黎微垂下眼睫。若雅清楚黎微是为这事心烦,但这种事旁人又不便插手,她搂住黎微。

    “不是你的错,你毕竟不知道实情。”

    黎微疲惫地将头自然倒落入若雅肩上。不知道实情?是啊,以为得理就不饶人,还自以为是地咄咄逼人,伤了爱自己的人,这才是黎微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事。

    “那你昨天怎么过的?这里一片狼藉!”若雅望着乱七八糟的屋子。

    “我睡在威廉…”黎微突然止住。

    “威廉家?”

    “噢,你别误会,”黎微倏然从若雅肩上抬起头急说:“是他打电话来刚好遇上我这里出状况,所以…你别误会!”

    “你急什么?误会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

    “难道你想做什么?”

    “当然没有!!”

    我这是在说什么?黎微突然懊恼自己嘴笨,简直越描越黑。

    “好了。午餐要吃,我午休不能出来太久,先走了。”

    若雅步出黎微家。她脑中浮现出那天威廉静静待在黎微身边撑着伞的情景。当时望着眼前画面,她知道心中的答案得到证实。

    威廉……

    如果,放手成就圆满,那么,放手也就有积极的意义。威廉终究不属于自己,若雅不得不逼自己承认,逼自己看清。

    午后,黎微将屋内和庭园整理得差不多后,想起妈妈的忌日就快到了,她出门到超市采买东西。黎微推着推车在卖场里绕着,不久里面已加入了一些蔬果、肉品和妈妈生前爱吃的东西,然后她停了下来。望着眼前这些东西,黎微有种不想去祭祀的念头。

    “知名华裔服装设计师威廉今早向各大媒体发出声明,说明和荣邦大小姐婚礼取消并分手。此举让外界哗然…”黎微停伫的家电区电视墙前,正播报的新闻让黎微抬起头。

    “黎微!”

    看着电视画面入神的黎微身后传来呼喊声。黎微转身,见益伟正朝她奔来的。益伟在黎微身边停下,看见电视墙上连番播送的头条新闻。

    “在看Boss的新闻?我们工作室外面现在都是记者和狗仔!”

    “不是才说要订婚,怎么会分手…是真的吗?”

    “是真的。”

    益伟点头说。黎微感觉错愕。昨天的威廉看起来一如往常、没有异状,怎么才一晚就出那么大的消息?回想昨日风雨打破窗前和威廉的通话,他是有提到订婚是误会,但没提过要分手。而且威廉昨晚的心情看起来相当平静,甚至可以说不错,还笑了呢!难道,难道威廉是在…苦中作乐??

    “威廉在哪里?”

    “在老宅,我待会要去找Boss,先来买些东西一起替他带过去。”

    “那我能跟你去吗?”

    “啊?一起去?可是Boss说不要让人知道他的去处……”

    “是吗…”

    听了益伟的回答让黎微垂下肩。

    “不然…我问问Boss。”

    益伟不忍黎微失望,他拿出手机给威廉打电话。

    “喂,Boss,我是益伟,我…我想问…”

    益伟因为犹豫,话说得吞吐,这时黎微突然抢过益伟手机。

    “威廉,我是黎微,我等会儿能和益伟一起过去找你吗?”

    “黎微?”

    “可以吗?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在哪的!”

    威廉停了一下,然后回答:

    “好。”

    “那待会见,Bye!”

    黎微很有效率说完电话后将手机还给益伟。

    黎微对Boss很有一套啊!

    益伟真心觉得。但心中同时也泛起一丝不安…Boss也好像也不太会拒绝黎微。

    ***

    “琮茵,你怎么会这样做?我还以为公布订婚是你们讨论好的!”

    看到新闻的加柔急忙拨电话给琮茵。

    “他是答应我非洲回来后谈婚事,谁来公布有差吗?”琮茵翻阅着办公桌上文件夹没高底音说。

    “但现在威廉看起来是不打算照你的安排做,还说要分手?”

    “那就分手。”琮茵倏然合起手中档案夹。

    “妳不想挽回?”

    “都这样了,怎么挽回?”

    “放下身段道歉啊。”

    “什么?为什么要我道歉?明明是他的错!”琮茵声一扬,不满地回答。

    “先不管事情原委,你擅作主张也不该,你们应该要冷静下来谈谈。”加柔劝说。

    琮茵停了几秒接着说:

    “不说了,我再打给你。”

    琮茵结束和加柔的电话。

    用道歉挽回一个变心的男人?太屈辱了。琮茵眼神变得深沉而坚定,似乎更确定了某种决定。

    “这里好宁静。”

    黎微下车远眺,四周绿荫环绕,空气中满溢清爽,山中一条小路沿着青翠的杉木延伸,最高处飘绕着袅袅白云,望上去有少数几间别致的房子,下望不远处还有个小湖。

    “我们进去吧。”

    益伟提着几袋东西,通过围篱,步入一栋雅致二层别墅。益伟按下门铃。他和黎微立在门外等待,但站了几分钟,大门原封不动,没有打开。

    “没弄错吧?”黎微问。

    “没错,是这里啊!”

    益伟从口袋掏出麦哥给他的纸条并对着屋子墙上门牌。这时,益伟手机响了,他接起。

    “喂,妈。”

    “……什么?怎么会这样?严不严重?”

    “你不要紧张,我现在就回去!”

    益伟慌张收起电话。

    “怎么了?”

    黎微关心问。

    “我爸修屋顶时不小心从高处摔下,好像骨折了!”

    “那你快回去看看!”黎微急说。

    “可是…这里……”

    “没关系,我在这等,既然地址没错,也有威廉电话,不会找不到人的。”

    “真的没关系吗?”

    “ok的,我又不是小孩,你快回去吧!”

    “那…我先回去了!”

    “嗯,快去!”

    益伟匆忙转身离开,飞车赶回家,独留下黎微和几袋东西。

    入夜的幽静屋内郁郁暗暗地,躺在床上的威廉翻动身子。他睁开双眼,卧室内一遍昏暗。

    口好渴…

    威廉缓缓起身从床边站起,头有些昏,他的身躯因此晃了一下。他摸黑慢慢下楼走进厨房,打开电灯,看看墙上的钟,7点多了。他倒了一杯水,咕噜噜一口气喝完。转身,又是一阵晕眩,他将身体轻靠在厨房落地窗前,目光孱弱地望出窗外。摇晃的视线下,发现家门口好像有人影。

    威廉放下杯子走到大门。

    缓缓开启门,威廉见到一个人坐在玄关地上,侧靠着门柱睡着了。

    “黎微?”

    黎微听见声音,惺忪张开双眼,一脸朦胧。

    “威廉?你回来了啊……”

    “我一直都在屋里。你在这多久了?”

    威廉语毕又感觉一阵天动地摇,他瞬间蹲下身。坐在地上的黎微望着面前有如坠落的威廉。

    “威廉!”

    黎微快手接住威廉。

    “你的脸好红。”

    “…”威廉没说话,闭着眼,突然身体向前倾倒。

    “啊!”

    黎微用尽全身力气撑住倒向自己的威廉,这突如而来的重量险让她重心不稳。

    “威廉,你没事吧?”黎微靠着墙,稳住倾倒的威廉紧张问。

    “没事……”威廉睁开双眼试图站直身。

    在黎微的搀扶下,威廉勉强走到客厅沙发坐下。

    “谢谢你…”

    “你好烫,发烧了吧!”

    黎微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威廉,她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

    “我下午已经吃了一些药…”

    “还是去医院吧!”黎微不放心。

    “不,没事的,我休息一下就好…”

    威廉不想在此多事之秋进医院,说完便倒卧在长沙发上,陷入昏睡。

    怎么会生病了?难道是……台风那天?

    黎微快步走到冰箱,东翻西找后终于找到一个冰枕给威廉垫上,然后到门口将地上的几袋东西搬进厨房。黎微取来益伟带来的袋子,打开其中一袋,看见里面有腌菜罐头、鲔鱼罐头、凤梨罐头…总之,都是罐头…还有,方便面??

    你就让你Boss吃这些东西啊?

    黎微对袋里的东西皱起眉头已无期待,她动手翻另一袋,里面有…昏!

    全都是零食…

    “曾益伟,你真是够了!”

    黎微忍不住低咒。黎微眼光眺望躺卧在沙发上的威廉,然后无情地推开眼前二袋东西,走近自己买的那一个袋子旁,取出一些生鲜食材、米和鸡肉。

    接着拿着一件毛毯走到长椅旁。黎微望着威廉,他精致五官衬上托着红热,眉宇间还带着一丝苦楚。

    这男人,平常俊美,病了也凄美。

    黎微看看眼前威廉摇摇头,替他盖上毯子。这时,威廉突然握住黎微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