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4.今晚我来照顾你

    医院可真是个绝不赔本的生意,不管任何时候急诊室外都人满为患,大家急切等待着医院的限量商品「病床」。

    “病人已手术完成请到等候区等病房。”护理师对益伟说。

    “谢谢。那病房要排很久吗?”益伟问。

    “大约要到明天早上,你们可以夜宿一人照顾病人。”护理师补充。

    益伟从台北飞车赶到台中的医院急诊室,他忙着办理医疗手续,还要安抚心慌意乱的妈妈,她可真吓坏了。还好爸爸只摔断小腿,已接合打上石膏。益伟从医院回家拿一些盥洗用品,看着手表,已经晚上10点半,他想起黎微,拿出手机。

    “益伟,你爸没事吧?”

    黎微一见手机显示马上关心询问。

    “还好只有摔断小腿,已经手术打了石膏。”

    “那就好。”

    “妳呢?在哪?”

    “我刚回到家。”

    “这么晚?有等到Boss吗?”

    “嗯,不过等了好久。”

    “那你休息吧,我还要赶回家拿东西,先这样,Bye。”

    “嗯,好好照顾爸爸,Bye!”

    益伟知道黎微回到家后莫名安心不少,为什么会不心安?自己也说不上来。

    ***

    窗外树林散下点点晨光,鸟儿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唤醒睡卧在沙发上的威廉。他有些僵硬的起身,额头上的毛巾滑落下来。

    “你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威廉随着耳边声音望向来源。

    “若…雅?”

    威廉没想过若雅会出现在这里,表情有些讶异。

    “看起来比昨晚好多了。去梳洗梳洗,可以吃早餐了!”

    若雅甜美微笑说,刚好完成一碟煎培根。

    微风淡淡吹起窗帘飘动,餐桌上摆着香气四溢的食物—有煎荷包蛋、蔬菜三明治和玉米浓汤,色香味俱全。简单梳洗后的威廉,换上一件浅色衬衣走向餐厅。他没有太多表情的俊容不知是否因为生病初愈,还是一身素净的衬托,略显苍白。

    “所以,你照顾了我一个晚上?”

    威廉声音带点沙哑,在餐桌边坐下。

    “算是吧!前半段是黎微照顾你的,你有印象吧?”

    若雅殷勤的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威廉然后在威廉对面位置坐下。威廉思绪回荡到昨日,好似有这样的记忆,黎微来了,然后好像还握着……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破碎的记忆只到此为止。

    “所以…”

    “所以黎微昨晚打电话给我,托我来照顾你,因为她隔天一早有安排工作。”

    威廉长睫微掩,举杯浅啜一口茶。若雅右手拖着脸颊靠在餐桌上悠悠望着威廉。

    “你很失望?”

    “呃?”威廉抬起头。

    “我在这里让你困扰了?”

    若雅挑了一下眉直白的提问。威廉定望面前若雅,停顿一会说:

    “很谢谢你昨天照顾我。”

    “哈,哈!!”若雅突然爽朗站起来干笑了二声。接着又俯身将头靠近威廉说: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威廉停住,一脸蒙懂。若雅望着他站直身,似笑非笑又补一句:“算了,反正我知道答案。”

    威廉俊致的灰眸飘动。

    什么答案?

    “好了,我任务达成,该回去了。”若雅边说边走到沙发提起包包,步向大门。

    “对了,冰箱还有一些食物,只需加热就好,走了,拜拜!”若雅离开前不忘附赠威廉一个诡异微笑。

    一头雾水…

    若雅离开后,威廉趴在桌边,瘫软无力地将头直接放在餐桌上,喃喃自语:

    “头好痛…”

    ***

    “好,模特儿站到中间来,准备拍摄了。”

    黎微今天有组平面广告要拍,已着装完成的她步入摄影棚。

    “来,灯光,还有反光板,这里…”

    拍摄人员围绕着黎微,有人补妆,有人整理衣服,大家显得很忙碌,黎微却静静伫立当中,虽然有了一点在非洲的拍摄经验,但对广告摄影的程序仍有些生涩,她仔细聆听着导演要求。

    “好,所有人离开,摄影师定位。”

    工作人员突然散开,几道强光直射黎微。黎微顿时被强光包围,她忍不住抬起手臂挡住突来的灯光。

    “黎微?”

    黎微习惯强光之后仔细看了眼前叫她的人。

    “圣堤?”

    “原来今天模特是你!”

    因为还不熟悉工作细节,第一次平面广告拍摄就自己一个人,黎微难免有些紧张,能见到圣提,她松了一口气,整个拍摄很顺利在中午结束。

    “所以你们也接广告?”黎微收拾好包包走近圣堤。

    “嗯,老师会接一些不错案子给我们锻炼。”

    圣堤很自然的回答,但突然想到黎微和杨一泽…略尴尬看一下黎微。但黎微看起来似乎不像在非洲时那样对杨一泽表示厌恶。圣堤拖着拍摄机具和黎微一起坐进电梯。

    “这样问可能很冒犯。黎微和老师,是什么关系?”

    圣堤按下电梯按键后看着黎微说。

    “他是我父亲。”

    “什么?”圣堤惊讶。

    “抱歉在非洲时让大家困扰了。”

    “所以是父女吵架?”

    “算是任性女儿找碴吧!杨一泽是受害者。”

    黎微挖苦自己说。圣堤也苦笑,想这个魏冈把他俩谣传成情人…真是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这时电梯门开启,二人步出电梯。

    “不过,都没听老师说过有女儿呢!”

    “我爸妈很早离婚了,我们也很久没……见了,有些误会,所以…”

    圣堤注意到黎微掩下眉睫。

    “感觉老师最近心情不太好,你们还没和好吗?”

    黎微听了转过身问:“他心情很差吗?”

    “他掩饰住了,但和平常的他还是不同。”

    黎微低下头,向前的步伐变缓了。

    “妳可以去看看他。”圣堤看着有些安静的黎微提议。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看见儿女就够他们开心了,父母都是这样的。”

    黎微停下脚步,望着圣堤。或许圣堤说得没错。

    黎微与杨一泽之间隔阂太深了,以至于黎微对父亲这个概念感受非常模糊,也从没考虑过作为身为自己父亲的他是什么立场。和圣堤分开后,黎微细想了圣堤的话,思绪好像清楚了些。此时,她的手机响起。

    “喂?”

    “黎微,工作结束了吗?”

    “若雅?妳在哪?”

    “办公室啊!”

    “你从威廉那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待上一整天呢!”

    “我知道你是给我制造机会,不过呢,以后就不必再这样做了。”

    “为什么?你不是想多多接近威廉吗?”

    “话是没错,但好机会也要给适当的人发挥才有用。”

    “怎么了?你们相处不好吗?”

    “你真的没发现?”若雅口气试探。

    “发现什么?”黎微一愣。

    “妳真的要撮合我和威廉?”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黎微想起若雅当时信誓旦旦要得到威廉的模样。

    “你当真是…算了!”若雅停住。

    “到底是怎么了?”黎微被弄得糊涂。

    “反正之前我说要得到威廉的事,到此结束,以后别再提了。”

    “蛤?”黎微大惊。

    “好了,我还有工作,不聊了,Bye!”

    黎微无言看着已挂断的电话,脑袋有些混乱。照理说经过昨日相处应该会增进感情啊,怎么反而就结束了?发生了什么?

    太匪夷所思了…

    周末下午,魏冈坐在一个露天咖啡座外,神情专注看着面前笔记电脑,桌上放着一杯香醇Espresso,魏冈左手端起咖啡,顺势望去恰巧看见前方人行道上二个曼妙生姿女人摇曳走过,他将杯子移近口中轻啜,眼光放肆地拜随那婀娜身形,毫不掩饰赞扬情绪。

    “再看下去不怕眼睛闪了?”一个娇声扫过魏冈耳朵。

    “啊?”魏冈顿时从糜迷幻想中惊醒,回头看见若雅正站在身后。

    “你也来喝咖啡?”

    魏冈对着若雅露出惊喜问。打从非洲回来后他都没机会再见若雅,没想到今天会偶遇。

    “我可以看吗?”

    若雅看着魏冈面前屏幕,上面正是非洲拍的照片。她优雅转身坐入魏冈旁边的空位。魏冈左手轻推,将笔记电脑转向若雅,然后热烈招来服务员说:

    “一杯拿铁。”

    “我要Espresso。”

    若雅抬起头说,转头间晶亮耳环在阳光照射下闪了一下。

    “太浓的咖啡伤皮肤,不适合你这样的美女,是吧?”

    魏冈转头向服务员又改点了拿铁。若雅嘴角扯一下,耸耸肩低头看笔记本电脑,没有拒绝魏冈的安排。若雅凑近屏幕,移动着滑鼠,画面随着点击一页页翻动。这平面广告是使用一个旅行主题串连各个拍摄画面并代入旅行包和皮箱,利用异国情调衬托这次产品,皮件和旅行完美融合。

    “很不错的企划!”

    “我也很喜欢这次的效果。”

    听到若雅赞美魏冈很得意,自己也非常满意这次的成品。

    “这个皮件公司是威廉父亲的吧?”若雅问。

    “没错,威廉偶尔会负责自家集团内相关的行销业务,这种时尚名牌和威廉的工作产业有很大关联性,由他负责再适合不过了。”

    “嗯。”若雅轻轻点头。

    魏冈看着若雅回应,直觉她的反应似乎不够High。

    “照片也拍得非常好,一泽老师果然是大师!”

    若雅接着说,继续欣赏照片,直到最后一页。但结束时若雅却面露疑惑。

    没有威廉和黎微的照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