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5.这种照片...

    “就这样?这是Fina版?”

    若雅看完全部照片后,对魏冈发出疑问。

    “嗯,明天就会送印刷出版了。”

    “没有威廉?”

    “喔,是啊。”

    “一泽老师不是说威廉是新加入的桥段?”

    若雅不解。

    “说起这个,我心都淌血了!一泽老师最后说照片不合适,删掉了。威廉和黎微感觉很有Fu好不好,我打开给你看!”

    魏冈有些忿忿不平,点开档案,找出黎微和威廉的照片。

    萤幕上出现威廉和黎微双唇相迭的画面。若雅看着,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透过镜头,威廉的表情比当时更加清楚细腻,相对的,他的情感也更加展露无遗。若雅不由的眉头一皱,虽然心中有数,但如此沥沥在目的呈现也不免触动心弦,毕竟,是自己爱慕很久的人。

    “你也觉得可惜吧?”

    魏冈的话让若雅回神。她坐直身,举起咖啡轻啜,掩饰刚刚的出神。魏冈静静看着若雅,注意着她的反应。

    “其实,说起威廉,”魏冈抿个嘴接着说:“我没见过他们关系那么僵过。”

    “你是说..威廉和李琮茵?”

    “嗯,从风波开始到现在,他和琮茵我谁也不敢联络,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你和威廉的女友认识?”

    “有工作上往来,我说不定还比威廉早认识琮茵呢!”

    “他们关系一直都不好吗?”若雅望着魏冈问。

    “不算不好,只是常有小争执。”魏冈看着若雅,又说:“其实我不该议论他们的,但你好像很想知道。”

    若雅别过脸,拿起汤匙搅拌咖啡。

    “我只是好奇,你可以不用回答。”

    “那你希望他们分手吗?”魏冈脱口而出但马上后悔接着紧张说:

    “妳可以不用回答!”

    魏冈感觉说错话,脸僵住,直瞧若雅反应。若雅没太多表情看着咖啡在杯里旋绕,然后她手里的汤匙突然敲往杯边发出“锵”一声。

    “你好像搞错了。”

    “什么?”

    “我是喜欢威廉,但还没到幸灾乐祸的程度。”

    若雅用手里汤匙指着魏冈说。魏冈楞了一下,干笑二声。

    “呵呵,就算你真的这样想也没什么,有邪念并不奇怪!”

    “我干嘛一定要有邪念?”若雅驳斥。

    “对爱慕的对象很正常,不是吗?况且是万人迷威廉,不怪你!”

    “我管你怪不怪我?更何况事情也不是那样。”

    “你是说你并不喜欢他?”魏冈凑近若雅问。

    “你耳朵生疮吗?我哪里说我不喜欢他了?像他这种极品,你随便街上抓几个女人问,没人会不喜欢吧?!女人这种欣赏不行吗?和男人每天看正妹有什么不一样?”

    若雅眼神斜视着魏冈,冷冷回答。

    “所以妳…”魏冈有点兴奋。

    “我什么?神经病!”若雅看着掩不住开心的魏冈觉得很可笑,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YA!”魏冈似乎确认了什么,欣喜若狂大声呼喊,然后弯身对着若雅说:“我请你吃饭。”

    “我现在不饿。”若雅淡淡回。

    “我是说晚餐!”魏冈补充。

    “晚上的事现在不能决定,谢谢你的咖啡。”

    若雅放下杯子,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魏冈没有因为这样的冷淡而挫折,面对若雅离去的倩影反而面露微笑。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呃!”魏冈被突来的声音吓一跳。

    “到底说什么?”黎微不知何时出现,躲在魏冈旁边,蹑手蹑脚望着离开的若雅。

    “你怎么…”魏冈看着偷偷摸摸的黎微大声说:“你在搞跟踪吗?”

    “小声一点,若雅还没走远!”黎微慌张蹲下,掩住魏冈的嘴。

    “你到底在做什么?”魏冈扯下黎微摀住自己的手说。

    “你不觉得若雅怪怪的吗?”

    “你比较奇怪吧?!”

    “你们刚刚到底说了什么?”黎微眼光从若雅转看着魏冈。

    “照片啊!”魏冈指着电脑屏幕说。

    “照片?”

    黎微眼睛望向电脑。啊!怎么看这种照片,羞死人了!黎微看见自己和威廉大大的接吻照出现在屏幕上,脸通红,迅速将电脑萤幕用力阖下。

    “你干嘛?这可是艺术。可惜没有机会曝光在大家面前了。”

    “什么意思?”

    “一泽老师说不适合,删了。”

    “删了?”

    黎微望着眼前已盖起的笔记电脑。

    “对啊,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明明拍得很好。”魏冈直摇头,突然想起什么又说:“啊,会不会是因为威廉最近的新闻,为了避免其他麻烦所以…对,一定是这样!”

    黎微看着电脑,若有所思。倏然想起什么,起立看着魏冈:

    “魏冈,我还有事先走了!”

    黎微说完一步并两步,快速消失现场,继续她的跟踪。

    ***

    圣堤伫立在一栋诺大豪宅门前,停了许久。好不容易提起手准备按下电铃,此时豪宅车库突然开启。

    一辆红色跑车缓缓驶过圣堤身旁。琮茵将车驶入豪宅内下车走到圣堤面前。

    “来看静姨?”

    李琮茵望了圣堤一眼。圣堤看着琮茵只回应了“嗯”一声,语调明显不热情。

    “真冷漠的问候。”

    “原来你喜欢虚伪的亲切?”

    圣堤说完瞬间摆出非常刻意的表演式笑容。琮茵将脸上太阳眼镜摘下。

    “收起你的假面,我们到底还是不能成朋友。”琮茵眼神转为细长。

    “生气了?就因为没帮你的忙?”圣堤笑得淡然,感觉不出他在意任她的情绪。

    “就因为?说得好像我的要求多过分似的!”

    “当然过分。

    圣堤收起他已放太久的笑,冷眼望着琮茵。

    “你到底是我什么人?”

    琮茵眉头揪起。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刻薄?”

    “你想多了,我对陌生人都是这样,不是刻薄。”

    圣堤说的漫不经心,眼神望向别处。

    “无礼的家伙。不过我不会和你计较,因为你没这种价值。”

    琮茵说完戴回眼镜,转头走向屋内。

    “我没价值?到底是谁无礼?”圣堤漫步在琮茵身后,悠然说。

    “够了,我不希望静姨为我们心烦,进了这个门,注意你的态度。”

    琮茵停下步,冷冷说。圣堤眼神一扬,走向前站在琮茵身后,俯身在她耳边缓缓开口。

    “看在你那么关心我妈妈的份上,送你一个情报。”

    琮茵斜望圣堤。

    “什么情报?”

    圣堤唇线浅浅上扬。

    “在非洲,威廉吻ode的事,不是安排好的。事实上,连ode本身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所以,威廉是自愿的。”

    圣堤刻意强调最后一句话,这果然让琮茵完全挫败。她如冰雕般冻住,双手紧紧握拳,目光滞结。她本来以为事情是ode搞的鬼,没想到真相更令她难堪。

    “不进门?”

    圣堤看着一动不动的琮茵姗姗问。琮茵没理会圣堤,转身步出家门。圣堤看着死寂的的琮茵,眼神完全不带任何同情意涵,仅微微扯动嘴角。

    “好好享受你一个人的傲慢吧!”

    琮茵重重的迈开每一个步伐,像是要踩住某种控制不了的抑郁。她不停地走着,走着,没有一点停歇。米黄色高跟鞋后跟,染上点点红,不适合行走的鞋正摩擦着脚跟,慢慢渗出血丝,但琮茵仍是不停地走、不停地走……触目的血红不停晕染,她似乎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疼痛,因为她此时心中的痛,没有文字可以形容。琮茵的眼角在光线中像似闪着湿润,但好胜的她,强硬地抑制着,没有流下一滴泪。

    ***

    黎微今天一早便起床准备祭祀用品,因为她睡不着。提着祭品素果出发,悠悠晃晃中,恍神的黎微不知不觉已到目的地。停看眼前高耸的纳骨塔,黎微停顿了好久,最后,缓缓提起精神步入。

    走到了妈妈灵龛前,黎微将手里的花和祭品放上,双手合十敬拜。她凝视着龛前的照片,心情有些复杂。自从知道自己身世后,好像有点埋怨起妈妈了,毕竟她隐瞒了自己那么重要的身世。

    或许她是说不出口吧?

    说自己爱上丈夫好友还怀了孩子?光想就令人窒息。黎微明白妈妈的难以启齿,但就是这样的难以启齿,也更难以原谅她的行为,在原谅与不原谅中来回拉扯,心,真的从来不曾如此撕裂。眼光望向龛前一个小盒,黎微拿起打开。盒里是一只设计典雅并镶了一颗钻的戒指,妈妈生前很珍惜这枚戒指。黎微看着,将它套在自己无名指上,咦,合了?因为戒指实在太漂亮了,小时候曾多次偷偷戴过,但都因为尺寸太大会落下。黎微静望着手指上闪着温柔光耀的戒指,好美…不知道是谁送的……

    杨一泽?还是亲生父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