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微微惹人爱-战神的美学课

28.异色红笔记

    “黎微说不行,她说有约会了。”

    益伟垂头丧气看着黎微回传的简讯。

    “不会吧?谁手脚那么快?”Max惊讶说。

    益伟显然很伤心,好不容易提起勇气约黎微看烟火,没想到竟然有人捷足先登,想到这里,益伟整个人瞬间黯淡如干燥花…喔,不对,是干燥草。

    “矮油,干嘛那么死气沉沉,这代表你追求的对象优秀、卓越,有竞争者很正常啊,表示奇货可居。”Max望着低落的益伟说。

    “你不要乱用成语,什么奇货可居?又不是做生意。益伟别听他乱说,这是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用平常心看待,好好加油,我支持你。”小麦说。

    “这….”益伟还是没信心。

    小麦站起在益伟肩膀用力一拍说:“放胆去追!”

    “我真的有机会吗?如果那个人很优秀呢?”益伟心中隐埋的莫名不安又起。

    “你也很优秀啊,看你,一表人才,工作又认真,个性也实在。”小麦站在益伟身边大大赞美起来。

    “可,如果,如果…他像Boss一样优秀呢?”益伟说。

    “蛤?你认识那个对手?还像威廉?你太倒楣了!”Max扯开喉咙大声说。

    “Max!”小麦低吼阻止Max继续说下去。

    “Sorry!”Max把唇憋住,闭嘴。

    “是说…”小麦拍拍益伟安慰着说:“我看黎微不是那种外貌协会的人,你要对自己有心信。”

    “真的吗?”益伟抬起头眼神终于带点希望。

    “不是吗?你们好歹也认识一段时间了,她是这种人吗?”

    “不是。”

    “那不就得了,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益伟也不知道自己的揣测对不对,但是,那天会议室里,Boss有看到自己的简讯内容吧??

    ***

    “陈特助,我的红笔记好像掉了!”

    Mars站在公司大楼电梯前,摸着西装口袋说。

    “是吗?我去办公室找找,请您在这等等。”陈特助匆忙转身离开。

    Mars继续摸着身上其他口袋,眼神迷离细想着笔记可能遗失的地方。

    “下午大会议室的清洁要在2点前完成,你可别忘了。”

    “好的,主任。”年轻女清洁工细声回答清洁主任,接着又说:“请问公司有叫Mars的人吗?”

    正在思索中的Mars因为不远处的这个提到自己名字的对话,将头转望过去。

    “找Mars?做什么?”

    清洁主任狐疑看着眼前的女清洁工说。

    “有事找他。”女清洁工没有什么表情,很平顺回答。

    “有事找他?”清洁主任将双臂交叉在胸前,打量看着面前女清洁工后说:“你能有什么事找他?”

    “我有东西要给他。”

    女清洁工的语调非常平和,就像宁静的晨曦。

    “又是花痴吗?”

    清洁主任右掌拍了一下额头,不耐烦说:“我说你这年轻小姐怎么会来做清洁工,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死了这个心吧,Mars不是你说要见就能见的。还有,我丑话可说在前头,给我做好份内工作,不要给我想些有的没的,出了什么状况,你明天就不用来了!”清洁主任激愤数落完后掉头离开。

    “我真的有东西要给他…”

    女清洁工喃喃说,然后在花台边坐下,拿起她的午餐,一个饭团,咬了起来。

    “妳找Mars?”

    Mars停在女清洁工身边,低头问。

    女清洁工吞下口里食物,用很缓慢的动作抬起头,看着Mars

    “你认识他?”

    好脱俗!Mars望着迎面而来清秀细净的脸,内心报以赞美后放上熟捻的招牌迷人笑脸说:“我就是Mars。”

    女清洁工眨眨眼。

    “你是不是有一本笔记本…”

    “你捡到了?太好了!”

    “它是什么颜色?”

    “红色,扉页右下角有我的英文名。”

    看来的确是这男人的。女清洁工从身边帆布袋中拿出笔记本,伸手交给Mars。

    “谢谢。”Mars欣喜取回笔记本。

    “是通讯录?”女清洁工说,然后拿起饭团低头咬下一口。

    “你看了里面的内容?”Mars转头问。

    “都是很熟的人吗”

    女清洁工没回答Mars,而是口中嚼着食物又提了一个问题。Mars看着眼前自顾自享受着午餐的女人,保持绅士风度微笑说:

    “我应该没有必要回答你吧?”

    “里面都是女人的资料。”女清洁工宁静似水地说,低着头继续吃午餐。

    “你…想干嘛?”Mars警觉收起笑容。

    “什么?”女清洁工终于停下自得其乐的用餐,抬头望向Mars。

    “你看了里面东西,所以呢?”

    Mars觉得这女人实在有点奇怪,像只安静但诡异的猫。

    “很有趣。”女人说完又认真吃起她的午餐。

    “很有趣?”Mars听完寒毛直竖。她到底想干嘛?

    “董事,我没看到笔记本。还是您先回去,我再仔细找找?”

    陈特助急忙跑过来喘吁吁说。Mars抬起手要陈特助安静,然后走到女清洁工面前弯下腰瞧着她胸前名牌。

    “唐默默?这是你的名字?”

    默默?果然人如其名啊。

    “是,金先生。”默默说完又咬下一口饭团。

    “金?我不姓金。”

    Mars干笑。觉得这女人想敲竹杠竟没做好功课。默默看着Mars咽下食物,然后静静说:

    “你看起来就像提香金。”

    “那是什么?”

    “就是金色。”

    “听起来很高贵典雅。”

    Mars嘴角一扬。直接说我像金子,可真不掩饰啊。

    “是紫醉金迷。”默默说完吞下最后一口饭团。

    “什么?”Mars怀疑耳朵听到的,这是在骂人吗?

    “我必须走了,午休时间结束了。”

    默默说完,提起轻巧步伐转身静静离开。

    “妳…”

    Mars抑制叫住默默的冲动,定望着面前飘然离去的怪异女人。

    ***

    “没想到你还有文化。”

    裙襬摇曳穿过一排整齐书柜前,高跟鞋在木质地板上喀喀发出规律声音。

    “不,来书店也不代表有文化。”

    走在高跟鞋后头的一双高级手工皮鞋,在排列整齐的书柜前,停了下来。

    “我说,你到底行动了吗??”

    琮茵脚步停止,回头定视身后的Mars。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