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与秦始皇做哥们儿

第九百三十三章 再起波折

    那一瞬间,臧卓娅笑容凄美,眼神坚定。

    咫尺天涯,却无能为力,料见尖矛穿心,爱人陨落。秦梦心中之疼犹如针扎,泪水充满眼眶,眼前景象模糊一片。

    “想死没那般容易!你还要为你母族赎罪受刑!”臧卓娅舅父反应迅捷一把将那甲士手中长矛抬高,阴恻恻的说道。

    “让我死……”臧卓娅求死不成,抱恨长啸。

    阴阳相隔的悲剧并未发生,秦梦略一停顿,便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到了臧卓娅跟前。

    “不能犯傻!天无绝人之路!”秦梦惊喜交集,满脸泪水,隔着一排排甲士向臧卓娅撕心裂肺的喊道。

    “看好她了,等着左屠耆王前来,莫要让她寻了短见!”臧卓娅舅父用他尖利的公鸭嗓子吩咐一众甲士。

    一个阉人的声音,也有不难听的时候,为此秦梦心中稍稍安定,抹去脸上悲喜交加的泪水,冲着臧卓娅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秦梦骤然发现臧卓娅左肩绵袍处开裂,翻出一片麻絮,麻絮之中有殷红的鲜血渗出,应是被适才抬高的矛尖所伤,秦梦不由惊呼:“娅儿受伤了!”

    秦梦转向太子家令,臧卓娅的舅父,喊道道:“她受伤了,请让我为她止血!”

    臧卓娅的舅父,一脸鄙夷失态,目中无人的望着秦梦并未语。

    “你这作何?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一个婢女值得你我她这般倾心?在这样,本侯都救不了你了!”身后提尔利疾走两步,来到秦梦面前,附耳低声训斥道。

    秦梦也知道此时由不得自己任性,遂也不再强求,望着臧卓娅不屈的挣扎,撕心裂肺的呐喊,心痛不已。

    秦梦攥紧了拳头,跟着提尔利退离一旁,向鲁勾践递去一个眼神。

    待鲁勾践前来,秦梦低声说道:“按咱们昨夜谋划,先做好撤离准备!”

    鲁勾践点头,附耳对秦梦说道:“宗主莫要感情用事,中山王女虽与我们共患难同生死过,但也是此一时彼一时,宗主不要忘了,你还是周王子,身后有千千万万的人还要仰仗你生存……”

    秦梦怔愣,鲁勾践之勾起了,在那齐燕河间之地莽莽沼泽中,臧卓娅不离不弃,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照顾自己的那一幕幕过往。

    秦梦眼泪流淌,一时不能自已,仰面望天,尽量不让自己过于失态,良久之后,秦梦呜咽道:“我真是周王子?我不是!我真不是!不能救下一个有恩与我的心爱女子,空谈天下苍生,再谈兼爱非攻,我还有底气吗?”

    鲁勾践肃然,嗓子噎了一下说道:“贤弟误会,愚兄以为,你先撤离,我等墨门兄弟,杀出一条血路也要救下卓娅姑娘……”

    “不!我的女人,不会让兄弟们以性命相博,我已有主意,只要兄长谨遵我令,小子就会感激不尽!”秦梦抹掉脸上泪水,挺起胸膛,重新焕发了阴影自信之气说道。

    “记住,左屠耆王来了,司马小公一定,要撇清和这个婢女的纠葛!”当辕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提尔利凑到秦梦身边再次叮嘱道。

    “候公放心!小子铭记!”秦梦泪水不见,沮丧不再,脸上又重新出现了稳重的笑容。

    “左屠耆王到!”

    随着一声唱和,营盘中所有人,皆伏跪见礼。

    “逻儿!这就是你那叛逆外甥女?”左屠耆王飞骑入营,见到臧卓娅舅父一脸欣喜的问道。

    “正是!”臧卓娅舅父逻儿一脸兴奋之色,犹如一条向主人邀功摇尾巴的忠犬,谄媚的回应道。

    左屠耆王跳下马,来到了被人箍住双臂的臧卓娅身前。

    “你这婢子,没想到还有翻天的本事,不仅会逃跑,还会勾结燕国与我东胡做对!今日本王要将扒皮掏心凌迟,以解我这么多年心头之恨!”左屠耆王手捏臧卓娅下巴,狠厉之态尽现,嘎吱吱的关节错动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臧卓娅一脸视死如归之态,不屈的斜视左屠耆王。

    “这群乌丸君公的门人,也当严惩不贷!”逻儿上前得意的进道。

    “自然!不关如何乌丸君公也有追剿叛逆余孽不利之罪!来人将他们悉数绑缚,立时砍头!”左屠耆王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秦梦心中一凛,昨夜屈尊降贵把酒欢的东胡太子,没想到说变脸就变脸,如此决绝,毫不讲一点情面。

    “不可!中山王女城府深沉,潜入商队是为接近乌丸君公,为父报仇,此时并不关乌丸君公门客之事,左屠耆王赶尽杀绝,有失偏颇!”骨都侯跳出来,一抱拳向左屠耆王抗议道。

    “哈哈哈……”左屠耆王放声大笑,不屑的看了提尔利一眼说道:“不论根由,凡是窝藏叛逆者,斩立决!这是大王的法令!”

    “这个,这个……在下自然知晓,不过司马小公昨日还受大王青睐,不论如何此事应当让大王决断!”提尔利还是不甘的说道。

    “一群下贱门人商贾!何用惊扰大王,本王难道就准不了这个主?骨都侯可不要忘了,他们可是你带来的,若是细究起来,你要有连坐之罪,惹怒本王,信不信将你一同枭首!”

    提尔利听闻东胡太子冷如冰霜的话语,不由后退几步,竟也不敢语了。

    “绑了他们!”逻儿指着秦梦一众人等,命令东胡太子的亲随道。

    鲁勾践、舒祺手按剑柄,注视秦梦,只要秦梦一声令下,立时就会奋起抵抗,却见秦梦对他们摇摇头。

    “尊贵的左屠耆王,且慢,小子死不足惜,但心中有一秘密,不能带入黄泉,希望临死之前,悉数告知我王!”秦梦镇定自若的高声对东湖太子甲塞山喊道。

    左屠耆王脸色一惊,随即出手制止了上前的甲士,向秦梦招手。

    逻儿搜遍秦梦全身,这才放他靠近。

    “小子临危不惧,好胆量!”甲塞山也不由夸赞秦梦道。

    “小子胆量并不大,而是在于这个秘密,若是小子一说,太子就不会再想着杀我们了!”秦梦一脸淡然之态,但却气势逼人的说道。

    “哦?”东胡太子眼前一亮,“难道你知商王宝藏所在?”

    傻子才会以此救命,这般天大的秘密只能加速玩完,秦梦眼露讥笑之意。

    秦梦摇头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相!关于中山王子谋反叛逆的真相……”

    众人只见秦梦口手并用,所滔滔不绝,东湖太子左屠耆王脸色在明暗之间飞快变动,营盘之中倏然安静了下来,纷纷猜测秦梦向左屠耆王所的究竟是怎样一个秘密!

    “你为何要背叛乌丸君公!”东胡太子满心疑惑的说道。

    “冲冠一怒为红颜,我觉得效力左屠耆王,也能让我显达!”秦梦谄媚的说道。

    “好!不管你所图为何!杀了你这等低贱之人,虽能让我一时之快,倒不如借你们之力扳倒乌丸君公!来人将他俩带走,余则不究,随我觐见父王!”东胡太子满面目红光说完就飞身上马了。

    秦梦来到臧卓娅面前,接下袍带,深情的看了她一眼,为她绑缚在肩头伤口处,亲昵的说道:“疼吗?”

    秦梦挽起她的那肉肉的嫩手,无限宠溺的说道:“傻女,以后可不能动不动就要寻短见!”臧卓娅一脸迷茫之态,眼泪汪汪的盯着秦梦。

    “我要替你父平反!东胡太子也想利用咱们铲除乌丸君公,好让东胡王的幼子少一个强有力的助力,待会见到东胡王,爱姬可数说司马胜的罪行,为你的母族昭雪!”秦梦轻声对她附耳说道。

    秦梦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跟随左屠耆王向东胡王的王帐赶去。

    左屠耆王进账向东胡王禀告司马胜觊觎中山宝藏,捏造事实,污蔑中山王子造反之事,将秦梦和臧卓娅留在了大帐外面。

    秦梦不知到,接下来等待自己和臧卓娅的是什么,但至少不会立时就被砍头,秦梦要求不高,只要撑过今日白天,晚上一到立即逃离这个危机四伏的鬼地方。

    秦梦隐约听到了东胡王的咆哮声,不多时帐中传来了唱和声,门口那两位持剑甲士,挥手让秦梦臧卓娅入帐。

    大帐之中,毡席上的东胡王一脸铁青,左屠耆王垂首侍立一旁低头不语。

    “你是明知此女是叛逆之女,还要窝藏,你小子你听信她的一面之词就敢公然叛逆你家主公?来人,将他推出去,砍了这不忠之仆!”

    秦梦没想到,东胡王上来就是直接砍人。

    “大王轻容小子详说!乌丸君公明知商王宝藏之事,却不向大王如实禀告,这就足以说明,他存有二心。另外他是真真勾结燕国,上次饶邑傅王反叛燕国之事,就是乌丸君公透露给了燕国,燕相爰渠,这才联合赵齐两国,一同灭了傅王,司马胜不仅勾结燕国,还有赵国,另外还有秦国……”秦梦一口气编造了说啊条污蔑司马胜的罪状,不为其他就要混淆视听,让东胡王无从决断。

    “退下……”让这小子把话说完,东胡王突然来了兴致。

    接下来就是靠编,这借着对燕赵秦三国的熟知,列名字,摆关系,一通下来,确实把一个东胡王绕的晕头转向。

    “快有请卫卿!”东胡王紧皱眉头,对身边人喝道。

    不多时,卫琅款款而来,拱手向东胡王作揖,站在左屠耆王一旁。

    “你这不忠之徒,将你所再向卫公说一遍!”东胡王瞪着吃人的眼睛对秦梦说道。

    秦梦没办法,也不再着急,不紧不慢的将刚才即兴所编,用华语又向卫琅重复了一遍。

    “卫公明鉴,司马胜在邯郸城开设优伶馆,就是用来拉拢赵国公卿大夫,他好在上谷郡的大山中秣兵厉马,准备在燕赵边地复辟中山国。司马胜又联络秦国王室,欲行勾结秦军,压制北地大王之举,只可惜秦国上层意见纷争,最终未能达成,司马胜得罪了秦国权贵,又逃回了邯郸!小子所句句属实,更有底气和司马胜对质!”秦梦铿锵说道。

    卫琅神情平静,微微点头,向东胡王尽述秦梦所。

    “卫卿以为此子所是否属实?”东胡王神色严肃问道。

    卫琅面带笑意,看着秦梦,说道:“回大王,此子所不属实……”

    秦梦听完惊骇不已,盯着他那双无底的深瞳,不寒而栗。

    只见卫琅慢慢扭向东胡王摇着头说道:“此子所不仅不属实,而是通篇污蔑之词!昨日大王让我前去查看此子能否堪当大用,仆下去了,竟然意外得知此子乃是月氏细作……”

    东胡王更是一脸错愕,惊呼道:“什么?他是月氏细作?”

    “不错!他还有一个令诸夏尊崇的身份——周王少子!同是也是月氏的王婿!”卫琅眼含笑意,目不转睛的盯着秦梦观看。

    卫琅这音量不大的一句话,听在秦梦耳中,不亚于晴天霹雳,直觉头晕目眩。

    “傅王饶邑之败,皆是拜此子所赐!中山王女那时就和他关系亲密,至于眼下乌丸君公入秦,那更是因为此女和秦王太后之间的同族之谊,司马胜前去秦国,没有告知大王,不能说他存有反我东胡之心,只能说明他有私心,以他们的身份来说司马胜诬陷中山王子,更是啼笑皆非!”卫琅口生莲花,一副胜券在握之态,慢慢悠悠说道。

    这厮竟然如此腹黑,秦梦错愕,没想到崔广观人如此之准。秦梦恍然大悟,卫琅才是和司马胜同穿一条裤子的人。

    “既然卫卿早就知晓他的身份?为何昨夜不向本我禀告呢?”东胡王面有不悦的问道。

    “昨夜此子相送仆下走出辕门,月氏奴隶见他骚动异常,当时仆下只是心生疑窦,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今日清晨才派人探查,抓来一众月氏俘虏逼问,此子果然就是月氏女王的王婿!”卫琅恭谨一揖回复道。

    秦梦听闻,早已凌乱在了风中,眼睛发直,不得不感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尼玛,同为炎黄子孙,何苦杀绝杀绝!你定是知道我与卫君的管你,你就不怕挖你家祖坟?”秦梦破口大骂道。

    卫琅却是不温不火的说道:“我与卫君同宗同族,他想挖,就让他挖吧!”

    也是自己糊涂,竟和这种卫奸讲起了什么民族大义,秦梦无语只能自责。

    “报大王,此子诡计多端,此来咱们大营必想里应外合歼灭我大军,大王不如利用他的身份,咱们将计就计将月氏部族一网打尽!”卫琅一脸奸相,向东胡大王提议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与秦始皇做哥们儿》,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