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宝典壹

第三十章

    第30章我没拿你奶罩!

    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躺到床上,慕青鱼才感觉到,确实有了一丝疲累的感觉。主要还是因为,他今天蹬着自行车跟人家四个轮子的玩飚车,这事儿一般地球人干不了。

    “安逸的日子太久,连身体都大不如前了么?”

    慕青鱼掐灭烟头,咕嘟两句,蒙头睡去。

    可以安稳无忧地入睡,真好。

    短短这两天的时间,他已经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

    这感觉,叫做“家”。

    ……

    ……

    翌日一早,慕青鱼起得早,日头升起,昨晚的大雨将香都的天空冲洗得干干净净,碧如静瓷,异常美丽。

    他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客厅响起连清妃下楼的声音,脚步声很正常。看来,昨天虽然发生意外,但是慕青鱼救得及时,回家后给她准备了热饭菜和姜汤,又睡上一觉后,并没有如慕青鱼担心的那样,可能会感冒之类。

    这也是因为,连清妃本来便身体很好,注重锻炼,并不是现如今常见的都市娇娇女,而且她心态也是上佳。

    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经过昨天晚上那种生死之间的惊魂,别说一点病不生,隔天早起去上班,估计没有被吓得精神失常就算不错了。

    早餐是自制蛋饼,一碟腌黄瓜,还有就是慕青鱼同学严格听从未婚妻的建议,早上不喝牛奶,改为熬上一锅香喷喷的燕麦粥。

    果然,洗漱完毕,今天一身清爽打扮,缀碎花浅黄上衣,加上浅色一步裙,足蹬白色漆皮小凉鞋,轻轻挽着头发,显得整洁又不失风雅的连清妃坐到餐桌前时,难得的微露笑意。

    虽然只是轻微的嘴角微翘,但已是堪称奇迹。

    连清妃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慕青鱼一眼看破她的心思,知道连清妃其实是一个心气甚高,极有主见的女孩子,昨天晚上的救命之恩,也不过是换来一句简单的“谢谢”,何况是此时?

    所以他淡淡笑道:“不用太在意,在我们的婚前同居四项原则里,第二条规定本来是每周我打扫一次卫生,你下厨一次。不过么,最近你确实很忙,连伯伯也让我照顾好你,我就勉为其难,君子近一次庖厨。我跟你说,等到你闲下来的时候,你可要都补回来哦!”

    连清妃果然松了一口气,甚至对他又一次提及“婚前同居”都仿佛没有注意,点了点头,一副利益分明,绝不拖欠的模样:“好。”

    然后她低头喝一小口燕麦粥,额前垂下两缕秀发,遮住她的面庞,也遮住了她颊上倏然间抹过的一丝笑意。

    浅浅淡淡,美若青荷。

    早餐之后,连清妃略微犹豫后,还是下定决心,说道:“你找的工作在哪里?顺路的话,我载你一程吧。”

    其实她想说的是,如果你以后每天早上都做早餐,那么餐后我都载你去上班。

    如果她这么说,那慕青鱼这厮肯定屁颠的立马答应。可惜,连清妃一时间,还十分矜持,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否则岂不是主动示弱?

    昨晚之后,两人间虽然略有缓解,但要让连清妃完全释怀,轻松接纳慕青鱼这家伙真正闯入她的生活,仍然是痴人说梦。

    所以,慕青鱼略作思索后,便道:“不用了,我今天迟点去。”

    连清妃以为这家伙是和自己斗气,想要摆一摆自己大男人的自尊心,不由皱眉道:“你既然找到工作,那就好好上班。老板不会喜欢态度不端正的员工,你如果不想……不想乘我的车,车库里还有一辆车,很久没用了,可以让你先用着。”

    慕青鱼失笑道:“如果你说的是那辆benz,唔,我觉得我开这种车去上班,有点不太合适,况且,其实我没有驾照的,而如果你说的是那辆自行车……不好意思,我把他弄坏了。咳咳,最近手头紧,等我宽松了,再赔给你,如何?”

    连清妃心中刚升起一丝不悦,暗恼这家伙怎么就是这么一幕不着边际的模样,没有半点有为青年的态度,突然间又心头柔软了几分。

    是啊,这是个为了她,可以身骑白马,雨夜奔行的男人呢。

    “我知道,不用赔了。”连清妃长舒一口气息,转身向门外走去,顿了顿,又补充道,“反正,我现在也没时间骑车,坏就坏了吧。还有,你今天晚上早点回来。”

    “怎么?”

    慕青鱼怔住,随即面浮笑意,“那个什么,茜茜,我就是随口一说。你非要下厨感谢我,也不用急在一时,等你工作清闲下来,我们找个周末,时间充足的时候,气氛情调都适合,咳咳……”

    “你——”

    连清妃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可救药!

    “爸爸已经赶回来了,我没有让他早上就赶过来。我们晚上,去庄园看他。”

    慕青鱼笑吟吟道:“我们?”

    “是啊。”连清妃诧然,“不然还能有第三个人么?”

    “哦,没什么。我们,就我们。”慕青鱼嘿嘿一笑。如果是昨天晚上之前,连清妃是绝对不会说出,“我们”这样的字眼的。

    “我晚上六点到家。”连清妃说完,头也不回出门,不一会儿,便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

    连清妃出门之后,慕青鱼闲着没事。按他估计,自己的美女董事长昨天晚上宿醉,又被雨淋,今天能不生病就不错了。估计,澹台霜月此时还在高卧,所以,他身为秘书,也不用急着去上班。

    收拾掉碗筷,慕青鱼堂而皇之地上了二楼,摸进连清妃的书房。她的书房倒是没有上锁,这间书房很大,布置典雅,格局合理,两面是组合书橱,一面临墙摆着植物,还有一面是门和悬着几幅字画。

    “品位不错嘛……”

    慕青鱼暗暗点头,走到书橱前。里面大多数都是商业相关的专业书籍,他也没什么兴趣,在最下层才翻到几本小说之类的书,抽出来两本一看,居然是童话。他索性就坐到连清妃宽大舒服的转椅上,开始看书打发时间。

    一大本格林童话看完,感到深受一番精神洗礼,再一次找到做人的真谛和人生的方向的慕青鱼大爷摸出自己的山寨手机,看一眼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估计时候已经差不多,便拨通了澹台霜月的号码。

    “喂……”

    澹台霜月拖着长音,“你谁啊……”

    “这女人酒还没醒呢!”

    慕青鱼挑了挑眉,啧啧笑道:“我说澹台董事长,您不是吩咐我,把昨天的日程全部推到今天么?我身为您尽心尽职的秘书,大早上就赶到公司,从徐助理那里接过这份重担,安排好您今天的工作日程,结果您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在公司出现,实在是严重打击本秘书刚上岗的工作积极性!”

    这货张口就来,顺嘴便诌。

    “啊?”澹台霜月果然被蒙住,“啊,这样啊?是小鱼哦,我今天有点事……”

    “澹台姐姐是还没睡醒吧?”

    “你怎么知道?”澹台霜月愣住,困意去了大半,意识也差不多恢复过来,突然想了起来,不由得尖叫道,“慕青鱼!你连我都敢骗!你还想不想干啦!?”

    她已经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酒,莫名其妙的便打了慕青鱼的电话,似乎就是慕青鱼将自己接了回来。

    所以,这家伙说什么大早上赶到公司,尽心尽职工作,简直就是扯淡!

    他能不知道,自己宿醉之后,今早肯定不会去公司么?

    太可恶了!

    而且,这家伙昨天晚上,似乎还……

    不对,是她自己似乎……

    哎呀,太可恶了!没错,慕青鱼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在哪里?”

    澹台霜月咬牙切齿问道。

    慕青鱼笑眯眯道:“距离你不到一百米,我都能听到董事长大人您一边讲电话,一边怒锤枕头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澹台霜月揉着眼睛,惊呆了,“少废话!你是在……连清妃的家里吧?姐姐我给你一分钟,出现在我的面前!”

    慕青鱼羞涩一笑:“澹台姐姐,一分钟的时间,够你穿上衣服的么?”

    “啊?”

    卧室里,澹台霜月拥着被子而坐,头发凌乱,满面宿醉后的倦容,抓着手机接电话,闻言低头向下,掀开被子,只看一眼,登时娇躯猛颤,“你,你你你……”

    慕青鱼心道,昨天晚上,你自己把衣服扯破,还要来脱哥的裤子,非要向哥证明你是个好女人,你其实还是处女的时候,怎么忘了老子是你的秘书,不是你的小情人了?

    啪!

    澹台霜月将手机摔开,双手掩面,半晌之后,发出一声自己也不明白是何意的尖叫。

    太……丢人了!

    ……

    ……

    一个小时后。

    慕青鱼接到澹台霜月的电话——

    “过来。”

    “好嘞!”慕青鱼麻利整理好衣着,出了家门,拐弯几十米就是澹台霜月家。澹台霜月已经开了院门和别墅门。

    慕青鱼得以顺畅进入。

    “上来。”

    流金色的奢华旋梯扶手尽头,二层的台阶上,澹台霜月一袭吊带长裙,脸和秀发简单漱洗过,看起来正是一副少妇晨起的慵懒风情,勾人得一塌糊涂,再加上这两个字,顿时让慕青鱼心头乱撞:“那个什么,澹台姐姐,我相信你是……那个什么,今天你就不用再证明了吧?”

    “你……”

    澹台霜月大怒,干脆快步走下楼梯,脸上不知是笑还是怒的表情,摊开白嫩的掌心,伸到慕青鱼面前:“还给我!”

    “什么?”

    慕青鱼一脸茫然,心头却在打鼓。

    “你说能是什么?”澹台霜月咬牙,面颊忽地涌上两抹酡红,说着,她似乎觉得自己有些示弱,看着慕青鱼的眼睛,顿觉自己昨晚太丢人了,实在无法理直气壮,不由得只好强壮胆气,手掌拍向慕青鱼的脸颊。

    “小鱼弟弟,你还小啦,姐姐可以理解,并且原谅你,不过么,这样是不对的啦,你把姐姐的那个……唔,内衣,还给我怎么样?”

    说到最后,澹台霜月已经忍不住了:“全部要还来,上面和下面的,全都给我!不准拿着姐姐的内衣,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靠!”慕青鱼大怒,“做奇怪的事情的人明明是你好不好!不对?什么上面和下面的?”他脸色猛然骤变,怒道,“我没拿你奶罩!”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