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自为妖

第七章 容易记住 也容易忘却

    曾于法华领大车,剪尾跑蹄皈我佛:南无阿弥陀——牛头

    ······

    “又是这样,为什么听不见?”

    石岩躺在床上,不但回忆着白天发生的场景。

    “师傅,我的全名是暗雪·石岩,今后就拜托了!”

    “全名为石岩,好朴素,为师姓花名影,今后也要拜托了哦。”

    “全名是暗雪·石岩,还有暗雪两字。”

    “还有什么?”

    “暗雪!”

    “嗯?”

    ······

    同样的情况,再一次发生。

    一年前,发生过。

    三年前,也发生过。

    ······

    为什么他们都听不到暗雪二字······

    夜已大半,石岩仍然辗转难眠,虽然这算不了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但这也太诡异了些。

    “吱!”房门被石岩轻轻推开,仍然是血战女灵那晚的长廊,但此时已是灯火长明。

    “到底有什么玄机?”

    石岩慢慢地踱着步子,不知不觉之中,他来到一楼的大厅。

    大厅里空荡荡的,凌厉的夜风透过窗子,在大厅里回旋起来,发出了鬼怪般的夜吟。

    “为什么书房里的灯还亮着,现在应该是凌晨一点多钟吧。”

    暗晶书房,那是一楼大厅的尾角,平时很少有人过去,更别说是午夜时分。

    “噔噔噔!”石岩慢慢地走了过去,那清脆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衬着那呼啦的夜风,奏出了古典音乐的回旋。

    “嘭!”一道撞击响起,石岩尝试着打开房门,然而,却被拒在了门外。

    “里面似乎上了锁,为什么灯会亮着!”

    石岩摇了摇头,刚要转身离去,可是突然,吱了一道声响,那紧闭的房门竟然自己开了。

    “谁在那?”

    没有回答。

    “谁在那?”

    仍然没有回答。

    又是那女灵一夜的场景,但是石岩不再那么惧怕了。

    只见他慢慢走进书房,然后,果然是空无一人。

    “真是无聊!”

    妖魔鬼怪他都见过,如此程度,已经障碍不了石岩的神经。

    “吱!”

    “房门又关了是吧!”

    石岩笑了起来,他感觉这鬼怪也太没创意了。

    正在石岩讥笑这不断重复的场景时,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了他的肩头。

    “找死!”

    石岩回头就是一拳,只见,鲜血狂飞。

    “天煞的小子,发什么神经呢,哎呦,老奴我的门牙啊!”

    书房的门角,老管家墨黑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而此时的石岩,则一脸无辜地摇着手。

    “不能怪我啊,是你先吓我的啊!”

    “后遗症,而且还不轻呢!我就想告诉你要小点声。谁知道,迎头就是一拳。”

    墨黑慢慢坐了起来,表情也缓和了许多,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那你大晚上的躲这,干嘛?”

    石岩如此一问,老管家墨黑似乎紧张起来,只见他再一次确定了一下门锁,然后轻轻拍了拍石岩的肩头,又指了指书房的内部。

    “干什么神经兮兮的。”

    老管家小心地走在前面,石岩也慢吞吞地跟着,终于,在一座书架的拐角,老管家停了下来。

    “少主,你是不知道,这间书房可是很重要的!”

    老管家一脸凝重,连说话也一字一句,仿佛若有其事的样子。

    “恩,很重要。”

    石岩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打了个哈欠,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

    “哎!”见少主如此,老者只好摇了摇头,然后随意地问道:“少主,你为什么这么晚不休息!”

    “有个问题?”

    老者望向石岩,“什么问题?”

    “暗雪!”石岩目光死死地盯着老者,而后慢慢吐出这两个字。

    “暗雪怎么了?”老者一脸不解。

    “竟然听见了,为什么你可以听见,而师傅听不见。”石岩暗暗嘀咕着,又陷入了深深的不解。

    似乎了解石岩的疑虑,老者一脸鬼笑道:“看吧,这就是暗雪家族的秘密!”

    “秘密?”石岩迫切地望向老者。

    “这便是一种禁忌,从暗雪家族的血脉口中,外人是永远听不到暗雪二字的。”

    老管家慢慢摇动的拇指,微眯的小眼里满是笑意,似乎在因为石岩刚才不相信自己的话而得意着。

    “原来如此!”石岩终于理解了其中玄机,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

    “暗雪家族为什么要实行如此禁忌呢?”

    “因为暗雪家族是一个不能轻易对外提及的家族!暗雪家族存在着太多的秘密。”

    “又是秘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石岩很少听家里人谈及暗雪家族,老管家如此说明也是第一次。

    看着石岩一脸的不解,老管家心中一阵酸,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少主,你灵力封印的事,老奴是知道的。”

    “什么?”石岩震惊的望向老管家。

    “你的封印在十六岁成年时便会自动解除,这次是由于女灵的关系,而被提前解除了。”老者担心的望着石岩,然后又接着道:“之前让少主如此痛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主人也是为你好,他是怕自己不在时,你体内的妖力引起祸端。”

    果然是父亲担心自己,此时,石岩仿佛看到了父亲那淡淡的微笑,感觉到了那心中无处不在的温暖。

    “我知道!”

    石岩竟有些哽咽。

    此时,老管家石墨双眼也红了起来,只见他慢慢走到石岩身前,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这所有的一切,我是准备你满十六岁的时候告诉你的,现在你不仅解除封印,还要随师远行,是应该让你知道了。”

    “来,你随我来!”

    石岩依然沉浸在往事之中,不过,当听到管家的话时,他慢慢地跟在其身后,只是有些机械。

    行进了十步左右,老管家的身影终于停在了一座书架旁,然后,他寻到了一本白色的图书,然后轻轻一推。

    只听哄得一声,那书架竟由此隔开,慢慢露出里面隐藏的世界。

    没有犹豫,老管家首先踏了进去,身后的石岩没有多少吃惊,不紧不慢地跟了过去。

    “少爷,知道阵法师吗?”

    老者一边向前踱着步子,一边询问着。

    “知道。”石岩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回答着。

    “那你说说阵法师的优势与缺点吧。”

    石岩思索了一下,回答道:“优势是威力比较大,缺点是布阵太费时间。”

    “不错!”老者在一处宽大的空地上停了下来,然后,转身望向石岩,双目中竟微微泛着金光:“我们暗雪家族的血脉,施法时,无须布阵!”

    “无须布阵!”石岩猛然惊醒过来,仅仅这四个字,他知道意味着什么。

    看到石岩的表情,老管家十分满足,然后接着说道:“我们每个族人的血脉中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暗雪传承,只要激活它,然后寻找一个施法媒介,就可以实现‘无须布阵’。”

    “少主,你看到脚下的七块晶石了吗?你站在他们中间。”

    石岩没有犹豫,信步一踏,便来到了七角星的中间。

    “请献出少量的鲜血,灌注在你脚下的土地上。”

    石岩皓齿一印,雪白的指间便淌出了殷红的鲜血,然后,一滴滴滚落到脚下的阵法中。

    顷刻之后,蓝色的神光从地下传出,无数的符文,也印在了石岩的身上。

    “这是?”石岩此时竟看到了一本古老法书,悬浮在脑海里,无数玄异的阵法也从书中显现出来,一页、两页、三页······,开始的时候那古书也只是慢慢的翻动着,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古书竟飞快地翻动着,无数的法阵有如泄了洪的激流,一下子奔涌出来。

    “好痛苦!”那无数的阵法就像无数锋利的白刃,疯狂切割着石岩的灵魂,他好几次痛晕过去,可马上又痛醒过来,这简直是折磨,无休无止的折磨。

    “怎么会这样,少主你怎么了?”老管家震惊的望向阵中的石岩,此刻石岩,全身血管凸起,皮肤赤红,仿佛只需要一个契机,那身体便要炸裂开来。

    “母亲你在哪?岩儿想你!”连石岩都不会想到,当生命最关键的时候,他想的不是父亲,不是哥哥,而是那十五年来不曾蒙面的母亲,也许这才是他最深的伤,最撕心的痛。

    “母亲救救我!”

    “母亲!”

    ······

    “砰砰砰!”

    这一刻终于来了,石岩全身的血肉竟炸裂开来,而石岩也一头栽倒在阵法之中,全身剧烈地抽搐着。

    “少主!”老管家疯了一般的冲进了阵法,然后抱起石岩向外冲去,可是,石岩的皮肤依然在炸裂,身体抽搐的更加剧烈。

    “怎么会?”老管家老泪纵横,望着石岩那满是鲜血的身子,心中有如刀割。

    银白色的长发,锋利的爪子,石岩全身突变起来,又是同样的画面,竟然是身体的自主妖化。

    “这是!”老者死死得望着石岩的身体,那炸裂竟然慢慢停止了,伤口竟然也缓缓的愈合。

    “这便是那女妖的血脉,是她救了少主!”

    老管家兴奋地大吼起来,全身也不住的颤抖起来。

    “母亲是你吗?”

    在那朦胧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女子的身影,自从那一刻,石岩再也没有一丝痛觉。

    或许是心理的作用,又或许是血脉的导致,可是,那道身影就不会真的是一位女子吗?

    ······

    许久的许久

    古书终于翻到了尽头,可是这仿佛不是全部的内容,因为石岩明明看到那背后的封面,刻着三个大字,三个闪闪发光的大字,一个记住了,又马上会被忘却的三个大字······

    哪个好心人给投个推荐票啊,评论一下也行,莫要让小虫过于惨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