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魔法公约

第二章 出发与红球?

    是夜,月黑风高。

    在这小镇的镇口,一名少年喘着气,背上十巨大的包裹,与他的身材形成强烈的反差,少年的怀中,是一名少女,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的,脸是精致的脸,嘴是娇艳的粉红,霎那间散发吃诱人的气息,少年看着她,不断发出诡异的喘息声。

    然后......

    少年伸出他罪恶的手到少女的面前...

    “啪.啪.啪...”用...手扇少女的脸...“小透,快起来了,要不等下就不好跑了,镇里的巡检官快来了。”

    “怎么了,我不是在吃蛋糕吗?”李浅透那粉嫩的脸蛋被打得红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喃喃说道,“嗯?天亮了吗?”

    印入眼中的,是那张熟悉的笑脸。

    “是以笙阿。”又别过头,看见天上黑漆漆的,中有两轮明月,转了个身子,靠着以笙的大腿,弄了个舒服的姿势,迷迷糊糊说道,“天不是还没亮吗,人家脸好疼。再让人家睡一会嘛~”

    “不行啊,你这么重,我背行李已经够累了,再加上你,我走不了多远,被抓到就糟了。”以笙的话语带有几分焦急。

    “你丫说谁重?”

    几乎在瞬间,李浅透原地复活,狠狠的打了萧以笙一拳,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身上缠绕着浓浓的霸气,几乎让萧以笙膜拜...

    “嗯?怎么回事?”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环境,李浅透咽了咽口水,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这该死的疯子。”李浅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站在萧以笙的面前,愤怒的大叫,“你去创你的公会,把我拉走干嘛!你以为现在是几点阿,已经凌晨1点了,你这个二百五,草包,弱智三明治¥以下省略三百字)”

    “你不是同意了吗,小透。”萧以笙也有些奇怪,早上李浅透可说好要加入他的,怎么现在却反悔了。

    “同意?我那是同意?”李浅透真想把这个青梅竹马给撕了,气愤地说道,“老娘只不过无语罢了。”

    “嘻嘻,我才不管呢。”萧以笙抱着头,满不在乎的说道,“既然没有拒绝我,那就是答应了。”

    “你......”李浅透指着他,半天,讲不出一句话。

    “你一定很高兴吧。”萧以笙对她摆了摆手,又伸展了一下身体,叹道:“其实你不用感谢我的,我们都这么久的交情了,不过从你家把你背到镇口,还真有些累啊。”

    “鬼才激动!”李浅透对着他大嚎,还想再吐槽几句,却是一呆。

    从家背到镇口?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霎那间,风声雨声雷鸣声在她内心闪过,她穿的,居然是睡衣,而且还是她众多睡衣中最清凉的一件。

    她已经欲哭无泪了。

    嫁不出去了,嫁不出去了....在她脆弱的内心内,这一句句普普通通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毫不留情地刺激着她。

    看着眼前失落的李浅透,萧以笙苦思冥想,暗道,不会是高兴过头了吧,说一个笑话让她高兴一下吧。想了半天,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电灯泡。

    慢慢地蹲下身来,看着失魂落魄的李浅透,视线带着几分笑意。李浅透显然发现了这道目光,抬起头,看着他。

    在这安静的夜晚,月亮的见证下,两人的目光相接,许久...

    “小透。”语气间尽是温柔。

    “嗯?”听到这话,看着那目光,李浅透发现原来事情也并非那么糟糕。

    “你听我说,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萧以笙的头低下了,不知有意无意,让她看不见他的脸。

    “什...什么事?”

    这情景?似曾相识,李浅透的内心卷起洪波,在巨大月亮下,年轻漂亮的女主角XXX与英俊的男主角XXX所发生的不良之事?这不是小说的情节吗?莫非...

    “在来的路上...我实在是...感受到...”

    来了,李浅透内心大呼,感受到两人爱的桥梁?李浅透的脸有些发红,青梅竹马怎么能讲这种话呢?是不是要制止呢?

    在她犹豫间....

    “你那平板的身材。”

    “啊?”李浅透有些呆了。

    “就是说你的胸部还真是小啊。”萧以笙实在忍不住了,指着李浅透,没心没肺的大笑,甚至来连眼泪都出来了,狂笑道,“我还以为那是木板呢,真是比小黄的胸还平啊。”PS小黄,萧以笙的爱狗,性别:公。)

    咔擦,如同被利剑砍到胸部一般,李浅透最终颓废地倒在地上,用手捂着脸,耳边不停着回荡着让她奔溃的话。

    平,比小黄的胸还平。

    “怎么了?小透。”萧以笙不断地叫唤李浅透,可李浅透就是不抬起头,无法,叹了口气,只好辛苦自己,把她拉走,李浅透也不反抗,她的心灵受到史无前例的冲击,身体就像一个木偶一般,任由萧以笙拖走。

    不知是好运还是噩运,两人并没有遇上巡检官,相安无事就离开了这座小镇。

    ......

    离开了小镇,在路上李浅透也曾跑路过几次,或许已经认命了吧,心态也没有原来那么暴躁。

    此时两人在去楚国开封的路上,开封是在大陆上一座极具名气的城市,曾被评选为大陆九个最先进城市之一,甚是繁华。

    平坦的小路上,萧以笙抱着头悠闲地走在前方,身后,是她的青梅竹马李浅透,这是一个总是虽然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子,当然,此时她脸上比苦瓜还苦的表情却让人心疼,使什么原因让她露出这种表情呢,看看她背上如山的行李就知道了。

    把行李扔在地上,李浅透气急败坏道,“为什么我这个被拐的还要为你背东西啊!还有,你让一个淑女背这么重的东西,你还是个男的吗!”

    “没办法啊。”萧以笙转过头皱着眉头,也是苦恼,“我背着这些东西会很累的。”

    “......”沉默,曾有一个伟人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灭亡,显然,李浅透,选择了前者。

    “你累我不累啊!”李浅透没好气地说到,“我的天赋又不是巨力,即使是加持了巨力术,背着这些多的东西不累才怪。”

    天赋是大陆上玄之又玄的东西,说它稀奇,却也不尽然,大陆上的人几乎谁都拥有天赋这种东西,只不过各不相同罢了,而且天赋也有好有烂,好的天赋能让人离自己的梦想更接近,烂的天赋也未必能让人难过,大陆上被称为“圣十”的十个最优秀的魔导师,其中一个叫鲁宾的魔法拳师,他的天赋是搏击,是强攻系中一种并不强力的能力,可他愣是抵达了巅峰,成为“圣十”之一。

    听到李浅透的抱怨,萧以笙弱弱的说道,“就这么些东西就说累,小透,你真是....”

    “一点点?”李浅透的头上出现了个井,指着行李后面那如山的不明物体,“我早就想问了,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最起码比行李重了三倍以上。”

    “啊,你说这个阿。”萧以笙也来了兴致,笑嘻嘻的到不明物体前面,拿出了一个圆形的球体,“这是老爸在我三岁时,在祭典上买给我的。”

    又拿出一个方块物体,“这是四岁妈妈...”

    “这是五岁....”

    ......

    “我居然背着这些废物走了这么久,还以为是什么有用的东西。”李浅透抬起头,淡然一笑,如西域有名的镜湖一般清澈纯粹,“原来是你的玩具。”

    “我~·¥……—)——以下省略三百字。)”李浅透抱着头,向上天咆哮,“神阿,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无视一旁的萧以笙,李浅透脸上透露出些许痛苦,“谁能告诉我,刚才还是早上,转眼就到晚上,这情节跳得也太快了吧。”

    “还有!”李浅透恶狠狠的指着萧以笙,“这是什么人啊,明明是个男的,却好意思让一个弱女子背东西,你这算是青梅竹马吗,你这是要逆天啊”

    “·¥……—8”

    “我只不过....”萧以笙十分气愤,想要反驳几句。

    “·¥……—”

    最后在李浅透的温柔的‘劝说’下,萧以笙‘毫不犹豫’地放弃这些童年的记忆。

    “走啦...”李浅透蹩眉,拉着站在原地嘟囔的萧以笙,正准备要走,突然间。

    红光。

    这是耀眼,纯粹的红色,直射天际,把苍天白云染成一片鲜红,如血一般,诡异而妖娆。不,也不应该说是染,应该是覆盖,红光覆盖了天地,一眼望去,进入眼帘的,是红还是血,根本看不出来。

    李浅透张大嘴巴,手一颤一颤的,指着红光的来源——萧以笙的童年记忆。

    红光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几秒,天上地下的红光迅速的缩成一团,最后变成了一个红球,红球在空中不安分的转动,在它的下面,萧以笙和李浅透张大了眼睛,吃惊异常。

    没什么预示,只见红球像红色的闪电,砸到了萧以笙的身上。在李浅透惊恐的目光中,萧以笙失去了意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