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霜吹雪

初临落雪 悟剑

    “你赢了。”

    嘭

    林虎终于支撑不住他自己的身体,倒在了擂台上。

    “宗师境!”白虎居教习胡天眼中精芒乍现。

    他最震惊的,不是青琳宗师境的修为,而是他居然之前没有看出来青琳的真实修为。

    演武台周围观看这场比试的其他人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聂纤寒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奇,不过,这种神色,稍纵即逝,她又恢复了冰冷的神态。

    “没想到,真被你说中了。”小女孩对霜吹雪说道。

    演武台上

    青色巨剑缓缓消散,青琳的身影从虚空中出现,缓缓地落在地上。

    她的神色依旧透露着骄傲与冷漠。

    青龙居青琳,胜。

    青琳缓缓地走下了演武台。

    “青琳师姐,你赢了。”

    “太厉害了,不愧是我们青龙居的最强者。”

    “这次三居大比的第一一定是你了。”

    不过,青琳似乎对于这些赞美并没有什么兴趣,她缓缓地离开了演武台,向着青龙居的方向走去。

    冷白霜面无表情,但是却转身消失在了青龙居阵营。

    青龙居外

    嘎吱嘎吱,青琳缓缓地走着,踩在厚厚的白雪之上。

    她慢慢地停了下来,低下了头,骄傲冷漠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

    双眸紧闭,眉头紧蹙,额头上渐渐沁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她的周身开始围绕着青色的灵气。

    狂暴,凶戾,仿佛一头不受控制的野马在向着悬崖狂奔。

    一只温暖的手掌轻轻搭在了她的后背上。

    一缕缕蓝色氤氲缓缓地向着她的体内涌入。

    她周身环绕的青色灵气慢慢地变得平静了下来,缓缓回到了她的奇经八脉。

    “你太胡闹了,这套天剑降魔剑法,没有先天的实力绝不能轻易使用,你这样贸然使用,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的经脉,恐怕就要承受不住了。”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我不会输,我也从来没有输过。”青琳的眼中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冷白霜叹了口气,本来想说的话语在看到青琳倔强的神色之时却突然说不出来了。

    “无论如何,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为了夺得三居第一这个名头把将来的潜力透支,这才是得不偿失。”

    “虽然我已经帮你把灵气平复,但是经脉还是收到了一些影响,一日之内不要随意使用灵气,回去好好疗伤。”

    冷白霜说道

    “是,教习。”

    “对了教习,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青琳说道。

    “是林虎的实力吗?”冷白霜问道。

    四院南院

    “南宫师姐,你回来了。”一个男学员的声音传来。

    “嗯,回来了。”红衣女人答道。

    一个紫袍男人出现在了二人面前,与红袍女子相对而立。

    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即使是先天也未必能做到。

    男人二十岁左右,身穿南院标志性的红袍,星目剑眉,面如冠玉,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所以整个人显得有些柔弱病态。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

    “焱清。”许久,男人才说出了这两个字。

    “嗯,回来了。”红袍女人说道。

    紫袍男人跑向了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的眼眶似乎也有些发红,与紫袍男人紧紧拥抱。

    “哥。”红衣女子喃喃说道。

    青龙居

    “他可能服用了丹药,而且还使用了一种快速提升功力的功法,恐怕对自己的身体会产生极大的副作用。”

    青琳说道

    “嗯,林虎这个人,心术不正,但是,他为什么如此想得到三居大比的第一呢?”

    白虎居

    林虎端坐在自己的房间中,面色苍白,他的身后,一个中年络腮胡男人正把手搭在他的后背上,源源不断地帮他治疗体内的伤势。

    许久

    中年男人缓缓地收回了双手。

    “你的伤势已无大碍,自己好好休息。”

    林虎依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没有听到教习的话。

    “你要知道,证明自己,不一定非要通过赢得三居大比的第一来实现。”

    林虎依旧不语。

    “如果继续消沉下去,恐怕任何人也救不了你。”中年男人的声音变得冷冽了起来。

    中年男人说完便走出了房间,没有任何犹豫。

    林虎突然睁开了眼眸。

    霸道,凌厉,恢复了他之前的神色。

    青鸾居,慕容雪院落

    霜吹雪有些意外的是,慕容雪竟然一直处于顿悟的状态之中。

    “看来,只能靠她自己了。”

    慕容雪看到了一片草地。

    草色青青,蕴藏着生机,对于落雪的人来说,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所有的人一年到头看到的都是白茫茫的景象,这种草色青葱的景象,她从没有看到过。

    小草似乎在慢慢生长,还有越来越多的小草穿过土壤,生长出来。

    生机盎然。

    青鸾居慕容雪院落

    晨光熹微,天空已经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霜吹雪一直在院落中等待,这时,他缓缓睁开了眼眸。

    “难道真的来不及了吗?”

    他自言自语道。

    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要开始半决赛了,她怎么还不醒。

    怎么办?

    霜吹雪有些着急。

    阳光穿过云层,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院落之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