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老爹是首辅

第十九章 抢亲

    第19章抢亲

    “希望到时候你能记住你说的话。”郑采君没好气地说道。

    “那是自然,我记性可好了,说过的话肯定会记得的。”张晓霆拍了拍胸膛道。

    “岳父大人,不知何时成亲啊?是否需要选择良辰吉日啊?”张晓霆问道。

    “择日不如撞日,明日如何?”朱半城毫不迟疑地说道。

    “怎么这么不讲究的呢?古代人不都要选个良辰吉日的吗?”张晓霆不解地想道。

    “小婿自然没有意见,一切全看岳父大人安排。”张晓霆拱了拱手道。

    “那就放心交给岳父我吧,女婿你就带着你的人先去休息吧!”朱半城拍了拍胸膛道。

    尽管现在还是白天,但由于晚上要举行婚礼,会很累,所以张晓霆怀着要成亲的激动和对新娘长相的憧憬睡着了。

    “咚咚咚。”敲锣声突然在张晓霆耳边响起,把张晓霆吓了一跳。

    “这是搞什么?”张晓霆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外面的天空早已经暗了下来。

    “这么快就晚上了啊?哎呀,我好像还要参加婚礼的呢,我可是今日的男主角啊!”想到这里,张晓霆连被子都来不及叠便出了门。

    一打开门,外面早已人山人海,所有的房门上都贴着一个个红色的双喜。

    “人怎么这么多?”张晓霆有些惊讶地想道。

    “新郎官出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所有的人闻言都看向张晓霆,许多大腹便便的人都笑着走过来和一脸懵逼的张晓霆打招呼。

    “新郎官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新郎官果然是气度不凡啊!”

    “新郎官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恭维声此起彼伏,让张晓霆有些不适应。

    “多谢大家的夸奖啊,我没有那么帅啊,最多只能充其量算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而已。”张晓霆笑道。

    “新郎官就不要谦虚了。”周围的人都笑道,虽说是笑容满面,但是张晓霆却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鄙夷。

    “现在的人怎么都是心口不一的呢?嘴上说着实话,心里却是鄙夷的,何必呢?”张晓霆在心中想道。

    许多人都伸出手来想和张晓霆握手,张晓霆也只好堆着笑和周围那些大腹便便的人握手,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

    “张晓霆,原来你在这里啊,还不快点换上衣服,准备成亲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张晓霆耳边响起,张晓霆回头一看,正是郑采君和三胞胎兄弟,此时的郑采君也已经换上了鲜红的伴娘服,三胞胎兄弟也是一身喜庆,穿着粗大的伴郎服,和三胞胎兄弟如同铁塔般的身材比起来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而在郑采君的手中,正拿着一副鲜红的衣服。

    “哇,这么红?这是用血做的衣服吗?”张晓霆看着郑采君手中的衣服心想道。

    “这个能不换吗?”张晓霆一脸嫌弃的看着郑采君手中的衣服问道。

    “怎么?不想结婚了啊?如果是的话可以不换。”郑采君淡淡地说道。

    张晓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只见张晓霆爽快地从郑采君手中接过衣服,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冲进了房间,顺带关上了门。

    不一会儿,张晓霆便穿着一身红衣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这衣服怎么有点紧啊。”张晓霆感到有些不适应问道。

    “这个紧点好,比较能衬托你的身材。”郑采君说道。

    “那既然准备好了就和我们去大堂成亲吧!”郑采君说道。

    “是啊是啊,赶紧走吧,大堂那有好多好吃的呢!”霸王的声音突然在此刻响起。

    “就知道吃吃吃,没点前途。”张晓霆在心中想道。

    跟随者三胞胎兄弟和郑采君的脚步,张晓霆来到了大堂。

    此时的大堂里已经布满了人,在大堂的正中央坐着一个人,正是朱半城,而在朱半城的旁边,则是一个婀娜多姿,盖着红布的女生,想必就是今日的女主角了。

    “贤婿你来了,既然贤婿来了,那老夫便在此宣布,婚礼正式开。。。。。”

    “且慢。”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在此刻响起,打断了朱半城的话语。

    一个面容清秀,有些瘦弱的身影在此刻站起,不知为何,第一眼看到他,张晓霆感到有些不爽。

    “不知兄台有何指教?”张晓霆拱了拱手客气的问道。

    “在下高风,我觉得你配不上朱玉小姐。”高风一脸不爽的说道。

    “哦,那不知你觉得何人配得上呢?”张晓霆询问道。

    “哼,我认为这世间除了才高八斗,满腹诗文,风度翩翩的我之外,无人能配得上朱小姐。”高风一脸自信地说道。

    “臭不要脸。”饶是张晓霆这般厚脸皮的人,也在此刻忍不住骂道,本以为自己已经算得上厚脸皮了,没想到今日见到了比自己还厉害的,果真是人外有人啊。

    “可我见高兄看上去并不才高八斗啊,不如作诗一首如何?”张晓霆说道。

    “那自然不在话下,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美女啊你多美,鼻子下长着嘴。”高风摇头晃脑念道。

    顿时,笑声四起。

    “好诗好诗,果然是满腹经纶啊!”张晓霆不顾身旁人的笑声赞赏道。

    “哼,那是自然,不知你有何佳作?念来听听。”高风似乎没有听到周围人的笑声,仍然是一脸自信地说道,

    “嗯。”张晓霆沉吟了一会,便念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这是李白的诗歌,不知为何,似乎是这个时代跑偏了,在这个朝代之前居然没有出现过李白,杜甫等传奇人物,这也给张晓霆提供了便利,有了更多的诗歌选择。

    “哇。”听完张晓霆的诗歌,周围惊叹声四起,纷纷都被张晓霆的这首诗歌折服了,好吧,是被李白的这首诗折服了。

    “你还有何话说?”张晓霆嚣张地问道,丝毫没有意识到这诗歌乃是李白所作,而不是他自己所作。

    “不过如此,我认为此诗太过故弄玄虚了,相比之下,还是我的这首好。”高风自信地说道。

    “这世间竟有如此不要脸之人,居然说自己做的诗歌比李白的好,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张晓霆有些无语地想道。

    朱半城闻言也是皱了皱眉头。

    “看来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了。”张晓霆心想道。

    “霸杰,霸王,蛮霸,上去给我打。”张晓霆说道。

    “哼,打就打,反正你打不死我的,今天我出门请算命先生给我算了一卦,他说我能活到一百岁,今天就随便你打,命长,就是这么任性。”高风一脸不屑地说道。

    “哇擦,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傻的人,连算命先生的话都信,真是傻的可以。”张晓霆想道。

    “哼,我看打不打得死。”朱半城的声音突然在此刻响起。

    “呃,这个还是别打了,丢出去就好了,毕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要闹出人命来了。”张晓霆连忙打圆场道。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