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花花皇子斗蛮妃

第四十七章:三妃失踪,慌了手脚

    第47章三妃失踪慌了手脚

    骄阳当头,烈日似火,夏贤在安排瑜血卫将梨花送回皇宫后,率着剩下的瑜血卫们马不停蹄地就赶到了西街的雷府前。

    “皇子殿下,你,不要冲动啊。”萧鸣看着夏贤怒气横横冷眉红眼的样子心里直打鼓,生怕他会惹出什么事儿来。

    哪知道这时怒气攻心的夏贤根本就听不进去,全将那萧鸣的话当了耳旁风儿了,自己的指关节抓得是“咯咯!”直响,恶狠狠的双眼瞪着雷府大门上那牌匾恨不得马上将它砸碎!一咬牙,大步子就直冲雷府大门。

    可是夏贤刚要进门就被那两个守门的家丁给拦住了“我们家雷大公子有令,今天没有我们家公子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语气傲慢,很是嚣张。

    但是这两个嚣张的家丁又何曾想到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夏贤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怒气粗喘,双目俱红,两只袖子下的双臂已是青筋尽显!

    “不让进去?”夏贤看着那个稍胖的家丁惨惨地微微一笑,嘴角抽动着牙根咬得“呲啦呲啦!”地响得吓人!

    俗话说得好,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雷明检平日里蛮横无理嚣张至极,他养的家丁那自然也是一条条放肆无礼的狗。

    “不让进!看你穿得挺好!怎么的听不懂人话是吧?!还不快滚!”那家丁轻蔑地嚷道,简直就是像在赶一条狗一样。

    那嚣张的劲儿还没过,蔑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丑恶的笑容突然那看门狗眼前一黑,怒火中烧的夏贤一个虎肘!撕扯着灼热的风狠狠地砸开了那看门狗的脑袋喷涌的鲜血一股脑儿地全流了出来!

    夏贤这可是下了死手的,一时间雷府门前是血流满地!那嚣张的看门狗也在那一瞬间没了动静。

    “啊?!你你你你你!你杀人了!你死定了!你杀人了!”另一条看门狗看着这满地的鲜血是吓破了胆,直勾勾地看着夏贤悄悄挪着那颤抖的小步子想往外跑。

    死定了?夏贤此时心里一阵灼烧烈焰之中隐隐浮现的是那邪恶的微笑,夏贤感到自己头顶那肉角的位置突然之间是那样的燥热!那是一种邪恶的感觉!一种杀人的冲动以至于夏贤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是啊,我杀人了,我要怎么死呢?”夏贤对着那吓破了胆的看门狗狠狠地说着。

    在那让人难以察觉的一瞬间夏贤嘴角划过一丝血腥的微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扯过那正要跑的看门狗迎着脑门儿就是一拳!

    “啊!”只听那家丁一声惨叫!已是七窍流血!身体顿时软了下来……也死了。

    “哈哈哈哈!雷明检你这条疯狗!还不快快出来受死!”夏贤暴怒地大嚷着拖着那七窍流血而死的尸体大步闯进了雷府。

    雷府的家丁奴女们无一不是闻风而逃,看着夏贤手上拖着个血淋淋的尸体大步而来一个个更是被吓得满脸惨白!活像一群无头苍蝇在抱头鼠窜寻找避难之所。

    “雷明检在哪儿!还不快滚出来!”杀红了眼的夏贤丧心病狂地仰天怒吼着,犹如一只嗜杀如命的狂狮在对着天际咆哮。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可是夏贤越是狂怒,这些吓破了胆儿的无头苍蝇就越是心慌!

    夏贤一看竟然没人回应!那肉角一热顿时又是怒气爆发!

    “雷明检在哪儿?!”夏贤狂号着一把抓过一个逃命的家丁便怒吼着问道。

    那家丁吓得是脸色惨白!一边挣扎着一边恐惧地嚷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别问我!去正殿问老爷!问老爷!”嚷得声音都越发地开始沙哑起来。

    那家丁慌张地挣扎着,可是夏贤的手就像是一个钳子一样抓得是那样的紧五根手指抓着那家丁的肩膀几乎都要陷到肉里去了!家丁急得是痛苦地嘶喊!情急之下狠狠一口咬住夏贤的手,为了求生那也是拼了命的咬!

    “你这雷家的狗还敢咬人?!”夏贤怒吼着对着那咬人的家丁就是狠狠的一脚!

    无影腿!只听那家丁的胸口“咔吱!”一声!突然口吐鲜血愣是远远地飞出五六米!双目的瞳仁也涣散了。

    再杀一人!可是没杀雷明检夏贤的心里就是解不去那恨!夏贤这时哪还是个人?简直就是一个暴怒的狱血魔神!怒吼着,抓着一个家丁就杀一个!整个雷府顿时成了一个血腥的刑场!

    “雷明检你快给我出来!不出来我今天非血洗你雷府不可!”

    正在这夏贤杀得眼红的时候,那不怕死的雷老爷子带着一大队家兵怒气横横地赶到了。

    “你是谁?!好大的胆子敢在我雷府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儿来!看今天我不宰了你!”雷老爷子手持长刀指着丧心病狂的夏贤恶狠狠地嚷道。

    杀红了眼的夏贤看着那长刀那是毫不惧怕,沾有丝丝血迹的脸颊上洋溢着淡淡的邪笑缓缓走向雷老爷子和他的家兵们,显得是那样的轻松自在,霸气外露。

    倒反是雷老爷子盯着这缓缓走来的夏贤眉宇之间凝结起一丝愁虑,夏贤越走越近,雷老爷子的心里是越来越慌,紧张得脸上的汗珠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下落,颤抖的小步子缓缓退后,手中的长刀也警觉地举了起来。

    夏贤满脸藐视地摇了摇头,哼!~怕了?刚才还不是很嚣张的吗?宰了我?第二次听这种笑话更好笑了!

    “怕了?你不是很厉害吗?宰了我?你就是这雷家老狗?雷明检那条狗呢?告诉我我给你留个全尸。”夏贤恶狠狠地道,沾满了血腥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雷老爷子的眼睛。

    雷老爷子被吓得是“哐嘡!”一下将刀扔到了地上,满目的惶恐被吓得浑身打抖连连后退,那些个家兵们也是一群胆小如鼠之辈,一看领头的老大被吓破了胆,一个个也是乱了阵脚,躲的躲,逃的逃,一下子就没剩几个了,只留下一地横七竖八的钢刀。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饶了我吧……大英雄饶了我吧……”雷老爷子害怕得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苦苦哀求道。

    可夏贤只是邪恶地微微一笑提起雷老爷子的衣领将他高高悬起,问道“雷明检那条狗呢?他在哪儿?”

    “我儿子和他的妃子在……在那东边的屋子里!东边的屋子里!”雷老爷子怕得是眼泪都快流了出来,颤颤微微的手一愣一愣地指着那东边不远处的一排小阁“快放了我吧!求求英雄快放了我吧!”

    东边小阁?夏贤瞪着雷老爷子指着的那排小阁子,莫名地感到头顶那肉角一阵燥热,双目顿时煞红!

    “他的妃子?!那是我的妃子!雷明检!你要是敢动我三位皇子妃一根汗毛!我灭你九族!”夏贤怒吼着,拖着雷老爷子就杀气横横地朝着那排小阁杀去了!

    雷老爷子一看这般情形想着夏贤必定会将雷明检碎尸万段!彻底慌了,嘶声力竭地大喊道“明儿快跑!快跑!他来杀你了!……”

    可任凭这雷老爷子怎么叫,那东边小阁愣是没有半点动静,夏贤急了,拖着雷老爷子开始缓缓奔跑起来!跑到那小阁前就是狠狠地一甩!将这悲剧般的雷老爷子像一个人肉沙袋一样狠狠摔进那小阁之内!也在那小阁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夏贤!快来就我们!夏贤!快来!……”小阁内传来了三位皇子妃的哭嚷声,哭得是那样的无力。

    夏贤一听,心里顿时一紧!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儿啊!一个箭步跃起顺着那用人肉沙包砸开的窟窿一下子跳进屋内。

    只见三个皇子妃安然无恙地蜷缩在墙角里,个个都是泪流满面,神情恍惚,一看到夏贤进来了,三个皇子妃哭丧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安慰的苦笑,那大泪珠子一个接着一个地落下来纷纷躲到了夏贤的身后,这才感到了一丝安全感。

    再看那荒淫无道的雷明检,赤裸着上身呆愣愣地看着犹如神兵天降的夏贤浑身颤抖,都吓得尿裤子了,双脚颤抖着,看着夏贤那煞红了眼的样子自己被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雷明检“哇”地一声跪着哭嚷道,还不停地抽着自己嘴巴拼了命地求饶着。

    但夏贤可不吃这一套!虽说三位皇子妃性情贞烈没有让这狗一样的人得逞,但是这雷明检竟敢打夏贤这三位皇子妃的主意这分明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夏贤又岂能饶得了他!

    夏贤满脸邪恶地微微一笑,二话不说将雷明检狠狠拉起就要在他额头上赏上一拳!

    可就在那拳头正要狠狠击中雷明检的脑袋给他来个头破血流时,夏贤的手却被一双纤细妙曼的手死死抓住了,硬是让夏贤的拳头急刹车般停的了下来。

    “啊?”夏贤心里一惊,侧目一看,拉住自己的人居然是陆涵儿。

    只见她满是泪痕的脸颊面无表情,死死拉住了夏贤的手,轻轻将那手抱入怀中,小心地安抚着。

    “涵儿,你……”夏贤愁眉不展,不宰了这雷明检他难解心头之恨啊。

    只见陆涵儿深情地抱着夏贤的手,慰藉道“贤儿,算了吧,杀这种人简直就是浪费你的力气,我们没事儿,让皇上给他定罪就是了,贤儿……”陆涵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说着就和夏贤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在他怀中撕心裂肺地哭着。

    “梨花,梨花为了保住我们姐妹三个的身体……被……被这条狗给……给糟蹋了……”

    抱着陆涵儿,夏贤心中的怒气也仿佛那大地降甘霖般的渐渐消逝了,对于夏贤来说,陆涵儿就是他的一切。

    “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夏贤暖暖地说着,张开双臂轻轻地将他的艳妃和安妃也揽了进来,三个妃子在他怀里哭得是那样的幸福。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