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净尘

第三十六章 宿命

    第36章宿命

    封面:

    分类:

    那夜,乐弈一直在听音乐,整夜都没睡,汪琴一直陪在他左右,并没有任何的话题。

    汪琴从前,现在也未像这样专心致致的陪一个男孩子反复听一张音乐,萧邦的音乐。她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萧邦的音乐竟可以让人听得这般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乐弈告诉她,每当自己心中有太多的迷惑时,他就会听萧邦的音乐。看着这个不正经时带有孩子气,正经时又那么扑逆迷离的男子,以及如今正听着的《梦中的婚礼》。汪琴早已分不清楚,到底是音乐让她着迷,还有乐弈让她无法自拨,她其实不完全知道。

    她只知道,明天,他要陪黑鸦走了,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打算放弃这里这种悠闲,静逸的生活。汪琴一直是笑着的,她不能流下一滴眼泪,绝不能。因为她心中要告诉乐弈,让他放心,即使没有他在,自己也一样可以在这里生活得很好。

    乐弈更不能有一丝的放不下,因为,跟随黑鸦一起去寻觅他心中的未知数,他自己下了很大的决心,也不管是不是这个决定已经伤害到身边的人,他顾不了这么多。他想的是那张,虚弱的且,憔悴的脸,流着泪的脸。所以他一定要找到她,并问清楚他心中所有的事!

    “我很自私!”乐弈不敢看她,音乐在响,他声音微若蝇蚊,可是偏偏汪琴就听到了。

    汪琴看着自己的手,双手十指紧扣。“我知道你一定有你要离开的理由!”

    “是的,我有理由,可是这一个理由,或许你早已猜到了!”乐弈的心在说出这些话时,他这一次是认真的考虑过的。

    “我猜不到,宁愿自己猜不到!”汪琴并不笨,但她能说什么?眼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要离开自己,去寻找另外一个人时,我想唯一能说的也许只有:祝福

    “我没有骗你,那天晚上喝醉了,但我莫名其妙的就醒了,也见到了她,并且说了许多话!我知道这事,你肯定说我只不过是做了个梦,但我真的能感到!”乐弈眼睛炯炯,他不想欺骗眼前这位喜欢他的姑娘。

    可汪琴却说:“其实我知道,那天晚上我亲眼看着你出去,而且也是我送你回来,帮你解衣入睡的。”

    “什么,你,你,不是说。。。”

    汪琴无奈一笑:“你知道的,那点酒想要灌醉我,至少还要来双份!”

    “但你当时并不说出来!”乐弈显然是吃惊

    “我没说出来,只不过因为我不想你走!”不知何时,汪琴也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这句话是真是假,用眼睛只要一眼,就能知道。

    乐弈突然抱住她,紧紧抱住她:“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希望你快点回来!不要忘记这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你!”

    门外,安娜早已在那里站了好久。她出奇的是手里拿了瓶酒,她在灌醉她自己。

    安娜并不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就一阵阵的酸痛,一阵阵的惆怅,难过。为什么我会看见他们抱在一起,心会痛?安娜反反复复问自己。

    比起安娜,黑鸦是最舒服的,因为他早已喝醉了,而且正呼呼大睡。

    只不过,黑鸦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奇怪。也可能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梦想。

    黑鸦发现自己身在天界中,拥着天神战甲,照着镜子。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面貌恢复了,左看右看,觉得自己比于不忍,比乐弈要帅多了。

    而且精神特别好,不时舞动手中的‘天魔剑’,口中还时时唱起歌谣来。

    当他还不知道时,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直到黑鸦累了,坐倒在地时才发现看他的这双眼睛。黑鸦叹了一口气:“真是奇怪了,我做梦都要梦到你啊,明尊!”

    “你梦到天界,自然就会梦到我!怎么,很讨厌见到我吗?”

    “谈不上讨厌,只不过按我平时的推理,只要见到你准没好事!对了,你该不会真的是进入我梦中来的吧?”黑鸦知道神有一种能力是可以进入人类梦境的。

    明日天尊,点点头。

    “哇,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无缘无故跑到我梦中来干嘛,我很忙呐!”

    “自然是有事要告诉你咯!”

    “有什么事?”

    “恶魔们已经得到了三圣中其中两件,事态非常严重!如今他们正在找第三件,而且已知道了位置,事情变得开始棘手起来!”

    黑鸦不禁皱眉:“不可能吧?第三圣是什么,在哪儿?”

    “你不是知道了吗?”

    “鬼才知道!”

    “乐弈不是把该说的都告诉你了吗?想耍赖皮吗?”

    黑鸦恍然大悟:“啊,你跟踪我们,偷听我们两兄弟说话!”

    明尊只好大笑。“我说过,我会看着他的!”

    “好,算你有理!可是他说的事,我想知道,天界真的有个恶魔城吗?”黑鸦问道

    明尊似笑非笑:“不错!还有什么想问的一起问完,我好解释!”

    “你到是大方!好,告诉我为什么天上会有个恶魔城,神之泣是什么东西,就行!”黑鸦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天界一向圣洁怎么会有好像地狱那样的恶魔城呢?

    明尊很严肃,很正经的回答他“上古时,天地间还未分开,三界还始称混浊。这时候有位太阳之子,降生人世,没有地方居住,所以他用尽他的所有神力,造了一座很大的城堡,让自己居住。可是没想到这一位大神身形在建城时,一分为二化为了两个灵魂,一个偏重善良,而另一个则去往黑暗。这两个灵魂后来就变成了光明的主宰与黑暗的主宰!但并非今时的光明王与黑暗王,我们是后统相继!”

    明尊继续说道:“后来有了人类的进化,可是当时,刚有第一个人类时,就如一层白纸一样,于是从那开始,光明王与暗黑王开始用自己不同的方法导人入自己的城堡,扩建自己。而所谓善良的灵魂就会步入天堂,而鸦恶的灵魂就会永随地狱,也就是分别的进入了光明王与黑暗王的城堡。”

    “你的意思是,灵魂被渡就进入了这两个城堡中?”

    “是的!两个城是虚幻出来的,无穷无尽,每个灵魂都可以在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或都说成是找到自己道。由于光明王与黑暗王对这些子民的不同处理方法,才会有流传在世间的天堂与地狱的正反差!其实这些人类所谓的正邪,只不过是人性,由光明王与暗黑王留在人世间的人性!你可以理解成欲望!”

    “怎么,你不是光明王的吗?”黑鸦奇怪

    “不是,我只全称只不过是明日天尊,真正的光明王就是天界的那座白色城保,称之‘白色恶魔城’。”

    “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就是说光明王与暗黑王都只不过是两座诡议的城堡?”黑鸦一笑,为自己的理解一笑

    “你可以这么理解!”

    “所以我想问,神之泣是什么东西,在天界的恶魔城中吗?”

    “神之泣,就是已成为白色恶魔城保中生存的灵魂,怜惜人世间所流下来的眼泪!当中包括了无限的爱,善良,真诚!那是他们分别修成天神后,遗留在人间的最后东西,也是最宝贵的东西。”

    黑鸦听得明白了八九分,暗想:原来神之泣只不过是天神飞升后的眼泪。不过要真的找,该怎么找这到是个大问题。

    明尊似乎知道他会这么问:“你想说这东西该怎么找到是吧?”

    “耶!这次你聪明了很多呢,是,我就想问问!”

    “在天神的恶魔城中,到处都不得是,每一层都有!”

    “这么说,其实最难的东西,反而是最简单的?大家在下面拼命寻找的东西,而在天界的恶魔城中,随处可见?”黑鸦摇摇头,觉得自己还是清醒的。

    “所以我才担心恶魔早一步到了天界恶魔城,找齐三样东西,解开那种能毁天灭地的力量。你现在明白了吧?”

    “原来是这么回子事!不过,恶魔凭什么能找到?连我都不知道!”

    “哎!白色恶魔城就在黑色恶魔城的顶上,只要明白了怎么走,自然就能马上找到!”

    “所以我要赶在恶魔之前找到?”

    “不仅如此,你还要带上乐弈一起寻回三圣并在白色恶魔城的最后位置毁了这三圣!”

    “不是吧,为什么又要我们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因为这就是你们的‘宿命’!”

    黑鸦无言以对,只好沉默。长长叹了一口气:“现在是明白了,可是要怎么才能走到白色恶魔城呢?”

    “关于这个问题,是这样,在地狱的恶魔城与天界恶魔城之间有一层结界,但这层结界需要一把神剑才能打开!”明尊回答他

    “神剑?”

    “对,‘阿曼卡之刃’!”

    “怎么这么绕嘴,这把剑!有什么来头,究竟有多厉害,它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要怎么才能找到?”黑鸦摸着头,这些都是令人头痛的问题,他是想好好的问清楚。

    “不知道!”明尊回答得很干脆

    黑鸦大骂:“喂,你不是号称天上地下无所不精吗?你也你不知道的,不要耍我了,快告诉我!”

    “没有人知道,只因这是一把上古神剑,当年太阳之子划开天地的神剑!但据说此剑与异世界的人,有关!”

    “异世界的人?”

    “也就是除开三界外的其它生物,他们或许是人,也或许不是人!”

    “那他们在哪里?”

    “不知道!”

    “大哥,你放过我了,你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是真正关键的你什么都没有说!你是不是非要玩死我!喂,喂,你要去哪,你话还说完!”黑鸦看着渐渐消失的明尊,想飞起去抓

    “你梦该醒了,我也该走了。最后告诉你,你带乐弈回‘圣谛斯兰’自然就会有新的发现!”

    “喂喂喂!你别走,别走啊,我还有话要问呢!”黑鸦猛然惊醒,乐弈吃吃笑,看着他,简单比看见狗熊穿内裤还要新鲜。

    黑鸦揉揉双眼,伸伸懒腰,慢慢爬起来问乐弈:“我身上狗屎?”

    乐弈摇摇头

    “有猫屎?”

    乐弈还是摇摇头

    “去!那你有毛病,大清早的看着我淫笑!”黑鸦站起来理了理头发。

    乐弈神秘的一拍黑鸦:“大哥,你梦到嫂子啊吧?”

    “啥?”黑鸦差点被乐弈一言吓掉裤子

    乐弈脸上一副小人样,指着黑鸦:“还不承认,一大早的叫人家不走,不要走,那声音,哎!骨子里透着多少心酸,多少泪水,嫂子一定很美吧!”

    黑鸦顿开茅塞的点点头:“是啊,我是梦到嫂子了,全身长毛,与我们一样站着小便的嫂子,不过不是你的嫂子,是我的弟妹,哈哈哈哈!”

    乐弈一愣知道他是在说梦见了个男人,还笑那个男人是他弟妹,我是他兄弟,既然是弟妹还不变成是我的老婆?哇,不料被大哥反唇相讥,老脸一红。“大哥,原来是梦见个男人啊,我还以为。。”

    “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做梦就是梦见和美女脱衣服睡觉!”

    “啊,怎么可能,我可是纯洁如白纸的青少年!”乐弈大笑起来,也觉得他刚才说的话,是言不由衷

    “出去吃早餐,顺便与美女道个别吧!”黑鸦抖抖精神

    “这么说咱们马上就走了吗?先去哪?”乐弈问他

    “‘天使联盟’的总部,圣谛斯兰!”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