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假面骑士之Evolution

第九十六章 帮助

    前情提要:因为花形的邀请,巧和木场默默离开了菊池洗衣店,从那以后已经过了很多天。草加也被生气的真理赶了出去。另一方面昭阳因为木场的请求奔赴战场。)

    园田真理想了很多,还是留下了一纸留言,独自一个人从菊池洗衣店里跑了出来。巧和木场在很多天前因为父亲的邀请,不辞而别,一直没有音讯。真理一直很担心他们,终于她忍不住,决定要找到他们当面问个清楚。

    “可恶,阿巧那个家伙,又这样一言不发的离开,等找到他一定要好好说说他!”真理气鼓鼓地在街上走着,四处的街景透露出破败的气息。因为处处都充满危险,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奥菲以诺,真理必须格外小心。

    虽然不知道巧他们去了那里,但是和爸爸有关系的话,去sartbrain应该就对了。

    真理这样想着,前往了智脑公司总部,可是到那里后却被拦下来了。

    “欸?为什么?”真理惊诧的问道。

    “不为什么,这里已经被封锁了,你还是回去吧。”

    智脑总部外面被封锁线拦着,军队看守着这里不让民众进入。

    真理只好请求道:“请让我进去吧,我是社长的女儿。”

    她面前的军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问道:“你确定?”

    “是的。”

    “包围!”随着军人的一声令下,五六杆枪对准了真理,几个士兵谨慎地把她围了起来。

    真理被吓得不敢动,把双手举过了头顶,“这是干什么……”

    “她很有可能是奥菲以诺的同党,把她带回总部去。”为首的一个下令道,真理旁边的几个特种兵冲上去控制住了她。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才不是……”真理剧烈地反抗着,不过马上就被按在了地上,她只感觉浑身疼痛,大声求救起来。

    “喂,你们,等一下!”

    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常乐从智脑大楼里面走了出来。他被唐奏委托来这里查找有没有什么剩下的资料,一出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看见真理可怜的模样,实在是于心不忍。

    “放了她吧,她不是什么危险的人。”常乐制止了士兵的行为。

    “可是长官,她……”

    “她是我的熟人,我可以替她担保。”

    见常乐这样说,士兵没有办法,只能放开了真理,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园田小姐,没事吧?”常乐上前搀扶起了倒在地上的真理,替她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啊,请问,我认识你吗?”真理吃惊地望着这个突然帮助自己的陌生人。

    “呃……我去过你们的洗衣店……”常乐一时想不出理由,只能这样搪塞着。

    “这样啊,真是谢谢你了!”真理真诚地道谢,深深鞠了一躬。

    常乐摆了摆手,“哪里哪里,应该的。对了,现在外面这么危险,请问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啊,是这样的,阿巧——就是我们店里那个冷漠的男员工,前些日子他突然不辞而别,我想到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真理小声说着,表情很是黯淡。

    唔,是为了找乾巧吗?常乐思考起来,现在乾巧应该是和奥菲以诺王在一起。如果顺着真理这条线走的话或许能获得什么有用的情报。

    “是吗,别担心,他肯定没事的。”常乐安慰着真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呢?”

    “还没有,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去哪里了。”真理看起来相当消沉,同伴一个个离去让她心烦意乱,“那家伙打电话也不接,也不告诉我们去了哪里……”

    “还打算继续寻找吗,如果是这样,也让我来帮忙吧。”常乐自告奋勇地说着。

    真理听到他的话,先是一喜,随即又失落了起来,“真的可以吗?可这样不会耽误你吧。”

    “没关系的,我的理想就是帮助更多的人,这种事我再不帮忙可说不过去啊。”

    “那就……请多指教了。”真理微微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地说着。在常乐的陪伴下,真理稍微安心了一些,两人开始在城市里寻找了起来。

    ……

    ……

    ……

    在一个简陋的房子,不,不能称之为房子,应该是由几块厚木板和塑料布拼凑出来的小窝棚中,一个男人推开门走了出来。

    走出一两步,他又不放心地回过了头,对着里面的女人说道:“放心吧,亲爱的,我一定会带食物回来的,孩子就交给你照顾了,安心的等着我吧。”

    “老公,路上小心,千万要注意啊。”女人担心地看着他,一再叮嘱。

    “嗯。”男人对她笑了笑,又靠近了她,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又亲了一下女人怀里抱着的婴儿。

    然后他向着城市中走去。现在局势越来越严峻了,一家人的生活都成问题,所有的重担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没有关系,一想到家人日后的幸福,他就又充满了干劲。

    走着走着,忽然他的前方跳出了两个人,不怀好意地朝他走来。他吓了一跳,急忙后退,后面的路上却也钻出了几个人。

    “你,你们想怎么样?”男人尽量克制住,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他面前的几个人忽然变成了灰白色的奥菲以诺,猛地扑向了他。

    他尖叫一声,跌了一跤坐在了地上,求饶着:“放了我吧,我的家人还依靠着我呢,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为首的奥菲以诺产生了青白色的倒影,冷峻地说道:“身为一个奥菲以诺,你居然和人类生活在一起?放弃抵抗吧,你已经被选中为我们伟大的奥菲以诺之王的饲料,为了我们种族的复兴而献身吧!”

    男人大叫一声,变成了奥菲以诺想要逃跑,却被其他几个奥菲以诺迅速制服,强行拖进了一辆货运卡车中。

    “好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回去吧。”几个奥菲以诺说着,护送着卡车向研究所方向驶去。

    “嗯?”驾驶员注意到前方的道路上拦着三个身影,把头伸出窗外大吼着,“别挡道,不想活了吗?!”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辆车里运的就是用来牺牲奥菲以诺吧。”站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戏谑地说道。

    “什么!你这混蛋是……”

    狰狞的龙头纹路从北崎的脸上露出,他的身体迅速变得粗壮,变身成了龙奥菲以诺,而跟在他身后的琢磨和冴子也变身成了蜈蚣和蚯蚓奥菲以诺。

    北崎把龙头手臂对准车头,用力的戳了下去,车头立即瘪了下去,车子整个向前倾着,里面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混账,是幸运四叶草!”从跟在卡车后面的车上下来了几个人,他们大吼着变成奥菲以诺冲向北崎。

    琢磨掏出长鞭,冴子挥舞起细剑,将他们全部挡了下来。北崎一挥爪把驾驶员拍成灰烬,然后又把卡车的后车厢撕出了一个大口子。

    里面的奥菲以诺几乎是逃着涌出了车厢。北崎看见这个场景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各位和我们一起来吧,让我们一起来反抗木场的暴政,一起推翻王吧!”

    但是没有人肯理会他,被抓来的奥菲以诺都是一下车就四处逃窜。北崎愤怒地揪住了一个人,大声质问着:“你就不想报复智脑集团吗!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

    “饶,饶了我吧,我只是想活下去啊!”那个人不断哀求着,然后就化为了灰,其他奥菲以诺也没有一个人响应北崎。

    “混蛋!为什么和我一起啊!”北崎愤怒地吼着,看着四处逃窜的奥菲以诺,他伸出龙头,释放出一颗颗恐怖的能量球,把它们全部炸上了天。

    “北崎,你冷静一下。”冴子走过来抚慰着北崎的情绪,“看来他们没有反抗的胆量啊。”

    “该死,为什么这也行不通,到底该怎么打倒北崎这个混蛋啊!”木场不甘心地喊着,用爪子不断捅着还存活的奥菲以诺。

    “唔!”这时,北崎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一个短促的女声,好像是发出尖叫但是被人捂住了一样。他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个青年和一个女孩正想偷偷溜走。

    “等等,那个人是?”北崎看着真理,只觉得非常眼熟,忽然想来了,“她不就是木场身边的那个女的吗?可恶,既然团结同伴的计划行不通,如果用她来威胁木场的话……”

    北崎迅速产生了这个想法,招呼着琢磨和冴子,猛地追向真理。

    >>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center>

    “不好!被发现了,快跑!”常乐心底暗骂一声,拉着真理的手就跑。看着身后的那几个家伙,他冷汗直流,他很清楚它们的恐怖实力。

    只见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断在缩短,常乐感受到本能的危机感。他知道,只要松开真理的手,自己自然就能逃生。但是他曾经已经败给过自己的恐惧一次了,那次他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向现实妥协了,他杀了人,让自己在残酷的试炼中活了下去。

    唐奏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着,“去成为光明吧,去给那些处于危难中的人们带来温暖和希望吧!”

    如果自己松开手,真理就会在此殒命。他已经不想看见别人在他面前死去了。

    于是他松开了真理的手。

    “欸……?”真理颤抖着看着挡在自己身后的常乐。

    “你先跑吧,不用管我。”常乐回头笑了笑,掏出了三枚硬币,“变身!”

    “Sai犀)·Gori猩猩)·Zou象)!SaGohZo犀猩象)!SaGohZo!”

    从OOO驱动器中硬币的虚影组合为一块圆板汇聚到了常乐的胸口,他的头部长着白色的犀牛角,手臂变成了粗壮的猩猩之臂,腿部变成了坚固的象腿。他就是假面骑士OOO重力联组!

    “别碍事!”北崎向他发射出一连串的光弹,他挥舞手臂,把这些光弹全部弹到了周围的其他建筑上。

    琢磨和冴子的长鞭和细剑也跟了上来,在常乐的身上留下一连串火花,他痛苦的后退着。

    “真理,快逃啊!”常乐大喊着,真理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为了救我这种人……”真理泪眼朦胧地看着浑身挂彩的常乐,掏出了手机,“你坚持住,我马上叫人来帮你!”

    “不要,快走啊!我撑不了太长时间!”常乐弯下腰猛冲起来,脚下践踏着地面,大地都崩裂了,他头上的角把琢磨撞飞了出去。但是却被北崎一爪子拍在了地上。

    真理慌忙地拨着号:“喂,是巧吗!大街上出现了奥菲以诺,你快来啊!”

    “嘟嘟——”电话那头却只有一串忙音。

    常乐从地上爬了起来,把头上的角冲向北崎的怀里,用力顶着他,不让他再向前一步。

    “怎么办!怎么办!”真理慌忙翻着手机,眼泪哗哗流了出来,“对了,对了,草加君!”

    冴子的细剑猛地刺在常乐背后,常乐痛叫着,细剑的尖部从他胸前穿透了出来。他吼叫着一脚踢退北崎两步,抡臂砸向冴子。

    “接通,拜托了,快接通啊!”真理哭泣着握住手机,心里不断祈祷。

    “喂?是真理吗,你遇到危险了吗?”电话另一头草加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

    “太好了!”真理带着哭腔喊道,“草加君!大街上出现奥菲以诺了,你快点来啊,他,他已经快不行了!”

    “我明白了,我马上过去。”草加在另一头挂断了电话,骑上了摩托。

    琢磨已经缓了过来,用鞭子捆住了常乐的双腿,北崎用巨爪不断撕裂着常乐的装甲,而冴子的细剑也在刺击着。

    “不要死,马上就有人来帮我们了!”真理的眼泪溢了出来,她激动地想要冲上去帮助常乐。

    “别过来!”常乐大吼一声,发出冲击波,震退了北崎三人。他取下刷币器刷过驱动器。

    “SingCharge!”

    他猛地锤裂大地,地面晃动起来,北崎三人,都站立不稳,被引力吸到了一起。常乐猛地跳到了天上,然后双腿并在一起高速砸向地面。

    “嘭!”地动山摇,石块崩裂,大片的烟尘挡住了真理的视野,让她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喂!你要是活着就回答我啊!不要让我担心啊!”真理喊着。

    烟雾渐渐散去,北崎三人的身影完好无损。只是唯独不见常乐的身影。真理着急地寻找着,却怎么也看不见他在哪里,只是赫然发现北崎脚下多了一堆灰白色的灰尘。

    “不……是……吧……”真理双目无神地坐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哼,这家伙死的还真是可惜啊,本来他可以不用死的来着。”北崎嘲弄着,冴子过去抓住了真理,三人走向一辆还没被摧毁的汽车。

    “喂!真理!”

    街道远方传来呐喊,北崎冷哼一声,让琢磨启动了引擎。汽车发动驶了出去。草加开着摩托车终于到达了这个地方,看见离去的汽车后窗里的真理,他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真理……等着我!”在引擎声中两辆车都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昭阳驾驶着一辆黄色的摩托车姗姗来迟,看着满地疮痍,他眉头紧皱。

    “看起来我们来晚了,这里已经打过一场了。”

    “喂,我说,你为什么非要骑着我啊!”一个声音从昭阳胯下的摩托车中传来。

    “抱歉啊,我没有机车啊,只能骑你了。”昭阳对影山冰说着,取出两个满瓶摇晃起来,“看起来它们应该还没走远,现在跟上应该还来得及。变身!”

    “Taka飞鹰)!Gating加特林)!BestMatch最佳搭配)!Areready准备好了吗)?天空的暴徒!HakGating飞鹰加特林)!Yeah耶)!”

    他变身为buid飞鹰加特林形态,背后长出橙红色的翅膀,带着机车飞上了天空。他用猎鹰的超远距离视距搜索起来,很快锁定了飞驰的目标。

    “找到你了!”说着,他骑着车高速飞向目标。

    他的胯下影山冰不情不愿地骂道:“妈的,你自己能飞还非得骑我干什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