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姐妹的神级军团长

六十八章 太初元始

    珞风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秦宝宝小钢炮一般的嘴巴了。

    等到秦宝宝炮轰完毕,已经是后半夜了。

    “唉,这女人真是!。”珞风摇了摇头。心中苦笑,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自己堂堂一个军团长。竟然被一个小女孩搞得手足无措。说出去谁信啊!

    回到自己房间珞风,一片黑暗。

    珞风盘膝而坐。望着月光。双眸越发明亮起来。在黑暗的房内显得格外醒目。

    古代志怪小说里面经常讲,何年何月,某地某物。物老为怪,久通灵性。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吞吐日精月华。

    虽然是小说家之言,可是也并非空穴来风。

    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

    善用三宝可长生。

    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天地之间本来就有游离着最精纯的元气。

    珞风精神内敛,整个人一动不动好像一尊雕像。渐渐的身周聚拢一团白雾,将他周身覆盖。

    口鼻之间精华吞吐。整个人的额头越来越亮仿佛结出一颗夜明珠,在夜晚显得璀璨生辉。正是精神凝聚所形成的异像。

    体内血气奔涌,肺腑齐鸣。

    珞风每一次运功,精神与气血形成一种特殊的频率,在体内震荡,不断排出杂志。

    如果有此时有人拥有透视眼看珞风的身体。就会发现他体外一层白色银辉覆盖。体内经络,筋骨,肺腑中,丝丝金光闪烁,在进行一种特殊规律的震荡,每震荡一次肉身气血就壮大一些,额头的光会就显得更加明显。

    久而久之,精神主内,气血主外。内外一体金刚不坏。精神驾驭气血。

    寻常人平日里血液循环全靠身体机能自动。而珞风通过不断修炼已经可以做到,操控自己周身气血能量,如同掌上观纹一般。

    今夜与神道教巫女一战,珞风感悟良多。

    脑海中不断回放,双方交手的,招式秘法。领悟良多。

    “神道教传承千年果然底蕴雄浑,这一代的巫女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就算我不用全力也难以留下她,假以时日她必定会成为世上少有的绝世高手。“

    每次与强敌交手,珞风必定回去闭关潜修。以期更进一步。

    “我现在实力已经到达瓶颈,要想更进一步非得需要秦家的家传之宝不可。”珞风运功完毕。

    长舒一口气,心中思索。

    “自从我达成金刚不坏的境界之后,心中就总有一丝不祥的感觉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修行之人有三灾九难。

    三灾就是天灾、地劫、人祸。古往今来修炼到珞风这一境界的高手不过寥寥数人。

    到达这个境界之后,可以说已经要脱离人的范畴了。

    自然为天地所不能容,鬼神难欺。

    人本是老天生养,妄图以人身脱离天地束缚。以一己之力战天斗地,求那不可能的一丝生机。自然也会被上天嫉妒,鬼神不容。

    这时老天就会降下三灾九难,来将珞风打的身死魂灭。

    随着珞风的功力与日俱增,自然也能预感到劫数将近。所以才会回到华夏,希望秦家宝物能将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毕竟传闻中,那件宝物具有逆天改命,定鼎乾坤的造化之力。

    此时返回华夏一是为了替师傅偿还秦家恩情。二也是为了自己更进一步。

    师傅当日只教我一部分,却不教全。反而让我日后时机成熟回到华夏,说到时候就有机会学到完整版功夫。

    难道师傅所学也是不全的功法?珞风眼前忽然浮现出当年,他师傅教他功法时候所说的话。

    “徒儿,为师教你这套功夫乃是一门旷古烁今的功法,名为太初元始功,你要牢牢记住。”老人面容清癯,鹤发童颜,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正对着幼年的珞风说着。

    “太初有道,元始为尊,超脱造化,诞生王者、、、、一串串玄奥复杂的经文飘入珞风耳朵。“

    十年后,一名身材修长,眉眼清秀的英俊少年身着黑色紧身衣。正在一处海滩边的悬崖峭壁上。凝望大海。

    老者依旧在他身后谆谆教导“徒儿,你修行十年就将太初元始功练到这个地图,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师当年拿到这部功夫也是苦修四十年方才达到你的境界。”

    “师傅谬赞,一切都是师傅教的好。”珞风谦虚的说道。

    “唉,不必过分谦虚,你的天分才情,可以说是古今罕有。能到今天的境界全是你自己的功劳”老者负手而立,远望沧海。

    气息稳重如山岳。连平日里波涛汹涌的海浪仿佛也被他镇住了,今日竟显得十分平静。

    “师傅,我的太初元始功已经去到生死关头了,但是我感觉这好像不是完整的。‘珞风疑惑的说道。

    “不错,你学的这些只是一部分。”老者平静的说着。

    “那其剩下的呢。”珞风急忙问道。

    “就知道你忍不住,哈哈。老者抚须微笑。不可说,不可说。剩下的一部分,日后如有机缘你自会习得。”

    ‘切师傅,又打哑谜,不说就算了。“珞风撇了撇嘴。

    “徒儿谨记,今后不论遇到何人都不可透露出你的功法名字,不然非要惹来滔天巨祸。”

    从此以后,珞风的师傅就消失不见,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直到一个月前珞风才突然接到他师傅的信。信中告诉他让他去华夏,帮助秦家报答秦家当年对他的恩情,顺便也提到秦家宝物有着剩下的太初元始功的线索。

    “秦家传承千年,这宝物据说也是他们家族世代传承的怕是也有不下千年历史了,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珞风心中思索。

    现在敌明我暗,不知道多少势力蜂拥而来。以后秦家怕是更加凶险了。

    而且那个秦家大小姐,秦千幻虽然当天表现得没有一丝异常。可是他明显对我有敌意,那天虽然她掩盖的很好,可是我依然感觉到了一丝杀意。只怕她也是并非善类。

    珞风心事重重,山雨欲来。只怕他要渡过的三灾不是这么好办的。到时候天灾人祸地劫,三灾齐聚。一个不小心也要身死道消,沉沦万古。

    北欧,狂风呼啸,雪花飞舞。零下几十度的严寒天气里面。万里冰原,人际罕见。

    地下数百米处,正是炼狱军团的总部所在地。

    总部的外形如同一个巨大的金属飞碟,凭空出现在这里一般。内部无数划时代的科技完美的呈现在里面。足以让任何科学家叹为观止,惊呼不可思议。

    指挥部内,晏夕空正瞧着一双大长腿搭在桌子上。紧身的制服将她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一头紫色的碎薄短发,精致魅惑的五官,深色的妆容,整个人的气质显得冷艳迫人。

    “华夏那面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么多势力掺和进来真是有趣,这下看你怎么解决。“晏夕空看着手中的报告。

    “这些隐藏在历时背后的皇室势力好像也不甘寂寞,是要借机夺回炼狱军团?。“晏夕空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妄想。”

    “这军团是珞风的,谁也别想把它从珞风那里拿走,如果想要把军团从珞风手里拿走,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不能让你们肆无忌惮的投入人手去华夏,我这里也要帮珞风分担一下压力。思索了片刻晏夕空按下桌上的按钮。

    这一日欧洲各地突然出现了很多谋杀案,死者身份非富即贵,不是贵族就是皇室成员。更有甚者是跟他们联姻的资本家。

    一场腥风血雨在暗处里席卷欧洲各地。

    某处深山中的古堡中,一名老者一把将手中的酒杯砸的粉碎。

    “唉,这可是中世纪皇室遗留的紫水晶杯啊。”旁边的侍从看着心中一阵抽搐,太肉疼了。

    ”混账,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老者声音低沉,带着一股股难掩的怒意。

    “罗曼诺夫六世先生,不要发这么大的火嘛”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眼神中带着一丝丝难掩的笑意。

    “霍亨索伦,你不要在这里幸灾乐祸了,这次被暗杀的人里面也有你们家族的成员吧,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在意。”被称为罗曼诺夫六世的老者反问。

    “亲爱的罗曼诺夫六世先生,老实讲在今天之前我比你还要生气,要知道这次各个家族死的人数大部分都不是嫡系血统,只有我们霍亨索伦家族死了两个嫡系血统,其中有一个还是我的亲生儿子,他就在情人的公寓里,被那群人渣活生生的割成了肉片,你能想象那种场景嘛”霍亨索伦说着眼神中也带着熊熊的怒火。

    “那你还笑的出来?。”罗曼诺夫六世十分疑惑。

    “愤怒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的家族长存于世上千年,立身的秘诀可并不是愤怒吧。”

    “他们窃取了炼狱军团,将它们占为己有,如今还派出杀手大规模暗杀我们的家族成员,当初建立炼狱军团明明是为了维护我们家族传承荣耀下去,如今反而成了敌人对付我们的利器。”

    “上帝说,使他人流血,也必被他人流血。”

    “上帝还说信了他可以原地满血复活!。”

    “先不要生气,罗曼诺夫先生。我这里有一些你一定非常喜欢听到的好消息要告诉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