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姐妹的神级军团长

六十九章 真正的底牌

    古堡内,霍亨索伦不知道对罗曼诺夫六世说了些什么。

    等到霍亨索伦坐着直升机离开的时候,罗曼诺夫六世脸上愤怒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喜悦。

    美洲索诺兰沙漠,这片沙漠跨越美国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和索诺拉州部分地区的大片不毛之地。

    人迹罕至,常年高温无雨。沙漠边缘偶尔还会有出现一些游客的踪迹,越往核心腹地走越闲的荒芜。腹地中一处高耸的沙丘下,也隐藏着一栋巨大的实验基地。这里就是炼狱军团的北美分部。

    炼狱军团在全世界一共有六大分部,每个分部都有一名巨头坐镇。

    北美分部里面,某个秘密房间。

    贝希摩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房间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细长苍白的骨节青筋凸起,猩红的酒液倒入口中。苍白的面孔。紫色的礼服,一切都好像回到中世纪一般。

    “时间过得真快啊!”贝希摩斯幽幽的叹了口气。

    “铮”贝希摩斯的目光被声音的源头吸引。

    屋内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一把特殊金属制造成的短刃。短刃长越三寸,宽约一寸。通体呈现银白色。刃身的血槽上泛着淡红色的光晕,血槽的尽头还镶嵌着一颗璀璨夺目的红宝石,。

    刃身与握柄之间刻着一行扭曲复杂的的文字。不是英文,也不是俄文,更不是中文或者日文。

    如果这里有精通古代历时的考古学叫恐怕能认出来。这时已经淹没于时空历史中的文字。古希伯来文。

    文字的意思是无形之刃。

    无形之刃也被称为莎拉维尔:据传是世界上十把最诡异的刀中的第七把。十七世纪的血腥女伯爵伊丽莎白巴特尔给它起了这个名字,谁也不知道名字的含义,但是她却用这把刀割开了上千名妙龄少女的喉咙。中世纪欧洲匈牙利的伊丽莎白巴特尔用它杀死了670名处女。

    这是一把渲染着血腥和咒怨的利刃,同时这把刀也充满着冰冷的气息,历史传闻这是一把会呼吸的刀,无时无刻不在向它的主人传递着对女人的憎恨与嗜血的思想。女伯爵被杀死以后,这把刀也不知所踪。

    此外这把刀并没有固定的外形,在很多历史资料中记载的外形不下24种,之所以莎拉维尔还有另一个名称:无形之刃。

    “终于到你一展身手的时机了。”贝希摩斯从座椅上起来,信步走到无形之刃旁边。伸手将短刃放在手中细细把玩着。

    “历时上他们只知道你的名字叫莎拉维尔,却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叫做无形之刃,无数人根据图谱苦苦寻找你数百年,最后终于让我得到了你,嘿嘿嘿嘿嘿!,这群蠢货怕是到死也不知道,用你每杀一个人,你就会变换一次形状,要不是我恐怕你又要蒙尘不知道多久。“

    “铮”短刃轻轻抖动着,仿佛也十分赞同贝希摩斯的说法。

    “珞风,晏夕空,这次我们不会再输了,因为它已经成功了。”贝希摩斯幽幽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

    “贝希摩斯伯爵,你这次真的这么有把握除掉他们?”黑暗处一道身影显现出来。

    “哦,巫妖啊,此次华夏之行还算顺利?。”贝希摩斯不怀好意的笑问。

    巫王一窒。脸上显示出愤怒。而后又压下怒火压低着声音“我们还没跟他正面交手过,不过他现在也调动了很多高手过来,我们一时无法得手。’

    “高手?。“

    “不错,很多都是显赫一时的成名高手,后来突然暴毙的人,没想到他们改头换面全部成了珞风的走狗!”巫王愤恨的说道。

    “嘿嘿,他们倒也不算珞风的走狗,只不过珞风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让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他们才自愿答应为他效命。”贝希摩斯细细把玩着手中的莎拉维尔。

    短刃寒光闪烁,看的巫王脖子一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是什么武器,这么邪门。”巫王心中诧异。

    “那些为珞风效命的高手,都是雄踞一方的人物,珞风开的什么条件?竟然能让他们为他出力?。”巫王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他们无法拒绝的条件。”贝希摩斯从伸着懒腰。背对着巫王,按了下按钮,墙壁上分开一条通道,出现一座电梯。

    “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珞风能瞒的过别人,却瞒不过我。”贝希摩斯迈入电梯。巫王立刻跟了过去。

    电梯下降五百米,停了袭来

    这里已经是整个分部的最底层,也是最核心机密的地方。

    巫王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瞪得圆圆的。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强烈的日光灯将里面照的血量。

    分部最底层,占地数万平方米的巨型实验室内。圆形的玻璃容器内,无数与珞风一模一样的克隆人嘴上正插着呼吸机,沉睡着,看数量足有数百个。

    一批批身穿白色大褂的科学家们正拿着数据穿梭不停。一排排光柱扫描着容器内的克隆人,各种数据不断在巨大的显示器上浮现。

    实验室外的走廊内,巨型LED显示器上写着“造神第七号实验室。”

    “你、、、、你、、、你!”巫王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也被眼前的人惊呆了。

    珞风可以说是他的一生大敌人,可是眼前竟然有几百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克隆人出现在他面前。

    饶是他平日里自诩心思镇定,就算面对杀人大祸也能做到镇定自若。此时心里也被震惊的无法言喻。

    “不要震惊”贝希摩斯拍了拍震惊的巫王。示意他冷静下来。

    “这就是你真正的底牌?”

    “不错,要得到他的基因可着实费了我好大得劲,我的手下足足寻找了数年,最后终于找到一块他早年伤口的纱布上提取到了他的基因,最终克隆出来了他。”

    “早年的基因,能有现在的他几成实力!,要知道那个怪物可是每天都在进步”巫王十分怀疑这些克隆人的实力。

    “这些克隆人可不是要复制他的实力,而是要复制他的身体。“

    巫王听得一头雾水。

    “你知道珞风是怎么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不好奇嘛?。”贝希摩斯说道。

    “他不是一直训练,才变得这么强嘛,难道还有其他的奇遇?。”巫王好奇的问道。

    “嘿嘿,奇遇!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这可是只有他能享受的奇遇。”说罢贝希摩斯将巫王领进了一间会议室。

    这就是一切的根源。

    贝希摩斯指着会议室内的全息投影说道。

    投影上的内容拍摄时间看起来已经过去很久了,像素还不是很高。

    只见里面很多身穿探险队服饰的人正在挖掘者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