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姐妹的神级军团长

七十九章 教秦宝宝扎马步

    珞风还不知道一口黑锅已经扣在了自己头上。

    暗网上,黑榜名单突然更新,排名前五十的魔狼和鬼影的名字突然从名单上抹去。

    这份榜单三年更新一次,大部分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变化,尤其是前一百名都非常稳定。此时前五十忽然更迭引起一片哗然。

    地下世界一有风吹草动就议论纷纷,各种猜测都有。

    “有的说他们俩他们所在的组织发生了内乱,魔狼和鬼影死于内讧。”

    “有的说,他们俩,看中了某国公主,意图强上,被击杀当场“

    “更有甚者说说,他们俩是为了一个女人决斗双双身亡。”

    谣言越传越离谱,越传越广。

    某处隐蔽的地方。

    “啪”精美的杯子被砸的粉碎。

    一名年约六旬,高鼻深目蓝眼的老人怒气冲冲的杂碎桌上的杯子。

    眼前是孱弱寒颤,不敢多喘一口粗气的手下。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电脑打开,桌面上正显示暗网中流传的各种信息。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夜之间我们工会就损失了两名高手,秦千幻在搞什么鬼,为什么没向我们汇报这件事情,我们派去的其他人呢,怎么也没汇报”老人咆哮着拽动脖子上的领结。

    领结上绣着一只火烈鸟的图样。

    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时火烈鸟工会的图标。

    火烈鸟工会排名世界十大杀手组织第三名。

    旗下杀手无数,生意遍布世界。只要被他们委托暗杀之后,基本上没人能够逃脱。

    曾经有一个非酋王子仗着财雄势大,叫嚣要给火烈鸟工会一点颜色看看。

    没想到最后不但自己身首异处,连带家族上百口全部被火烈鸟工会送上黄泉路。

    一时间火烈鸟工会的凶名传遍世界,让人闻之胆寒。

    没人想到这个工会的会长会是一名六旬老者。

    “会长,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秦千幻那里至今还没传来消息。”手下毕恭毕敬说道。

    敲门声响起,从门外快步走进一人。

    “会长,这是秦千幻刚才发来的消息,请您过目。来人快步走到会长面前。

    手中拿着物品交给被称为会长的男人。

    “魔狼,鬼影被一个叫做珞风的男人重伤,而后珞风夜袭秦千幻住处,魔狼,鬼影阵亡,其余手下尽数战死?”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一股股难言的杀意波动自身躯内散发出来,在场其他人后背瞬间惊出一层冷汗,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众人都知道眼前的老人虽然已经衰老,不过一身实力依旧不减当年半分,没人敢小觑他。

    “我们的人全部战死,而秦千幻毫发无损?,那个叫珞风的跟他们有什么矛盾,为什么只有秦千幻逃出生天”老者自然不会只信秦千幻的一面之词。

    “会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嗯,秦千幻那面现在还不能跟她撕破脸”老者说道而后一顿”不过也不能就这么被她白白的当子弹用,让副会长带人去华夏继续魔狼,鬼影未完成的任务,顺便把那个叫珞风的脑袋带回来,不过要让他记住小心秦千幻,事成之后,这个秦千幻也不必留下了,一并处理“老者语速飞快,迅速想好了对策。

    “好了你们先先去吧”老者屏退左右。

    等到人全部走光,老者才从快步走到一面墙壁上。

    而后用手在墙壁上摸索着什么,不一会墙壁从中间分开。

    密室内摆放着各种珍奇,不存于世的艺术品,很多据说已经消失不见。没想到早已被人收藏起来。

    屋内放着舒缓的音乐,最中间一名身穿蓝色马甲,面容英俊的男子正举着一杯红酒细细品尝,身边两位身材性感,只身不着片缕的美艳娇娃正搂着男子痴笑。眉眼间的神情说不出的放荡。

    男子也偶尔伸出手在两人身上摸索,不错神情依旧一片清明。

    火烈鸟工会的会长快步走到男子面前,恭敬的站好,对眼前发生的香艳一幕,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主人,我们派往华夏的人全军覆没,据说是一个叫珞风的人下的手”

    “消息准确嘛?”

    “消息是秦千幻发过来的,我们已经派人核实了,据说当晚珞风的确出手重创了魔狼和鬼影,不过之后就不清楚了”火烈鸟会长接着将昨晚他们得到的信息全部告诉了面前男子

    男子思考片刻,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秦千幻,我还真是低估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男子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我已经派副会长带高手去华夏支援他了也顺便监视她,事成之后就将她抹杀”

    “那个女人应该还有后手,不会像我们想的这么简单,不能大意”英俊男子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女子,让她躺下。

    而后自己也一头躺在她肚子上。

    “嗯,还是这么躺着舒服”男子自言自语道。

    “那个珞风的底细查清楚没有”

    “还在查,目前只知道他是秦纵横从外面请回来保护秦宝宝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那就快查,这人能一出手就重创魔狼和鬼影,一定不是无名之辈,动用我们的情报网去仔细查,没有准确信息前,先不要对他轻举妄动。”英俊男子吩咐。

    “是的,主人”

    “没事的话,你出去吧”英俊男子下了逐客令。

    等到火烈鸟工会的会长离开。

    英俊男子忽然面部扭曲蠕动起来,渐渐变了面目。

    一旁的两名女子却是见怪不怪,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另一边,自从上次珞风答应秦宝宝教她学武之后,秦宝宝就惨了。

    天刚亮,秦宝宝的房间门就被敲得啪啪作响。睡得像小猪一样的秦宝宝,被从梦想中吵醒。

    “谁呀,这么讨厌”秦宝宝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穿上拖鞋走到门前。

    门刚一打开,珞风已经穿好运动服一脸精神抖擞的样子。

    “一天之计在于晨,快点跟我去学武”珞风兴冲冲的说道。

    “这才几点啊,太早了吧。”秦宝宝小脸一脸愁容。

    “不早了,快起来吧”珞风敦促。

    ”那你先先去等我”

    珞风下楼在房前的草坪上等着秦宝宝。

    清晨草坪上的叶子表面还附着一层密密麻麻的水珠。阳光洒在上面,晶莹剔透。

    珞风站在中间,太初元始功运转,表面毛孔微张。口鼻间两道白气吐纳,吸进呼出。

    正是太初元始功在吞吐天地间的游离能量。

    足足过了半刻钟,珞风体内肺腑之间,金鼓齐鸣。白光一闪,一道白色气浪自口中喷出,气浪中还夹杂着丝丝杂质。

    这是刚才一种淘洗法,如同普通人淘米一般,用天地间的游离能量当水,将体内杂质排出体外。

    珞风虽然已经练成金刚不坏,不过依旧要吃饭喝水。

    世俗上的五谷杂粮各种肉食,虽然能补充能量可是却有杂质。

    时间长了也会对人的身体有损害。

    ”哒哒哒哒哒。”轻轻的脚步声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秦宝宝下来了。

    果然珞风转头看去,只觉眼前一亮。

    面前的秦宝宝扎了个马尾,饱满的额头晶莹白皙。素颜朝天,不着粉黛。

    一身火红色的运动服没有将她的身材掩盖,反而将她的衬托的更加活力十足。

    小脸上还带着红扑扑的红晕,明显是刚起床不久的样子。

    “珞风,今天我们学什么”秦宝宝开口问道。

    “哦”珞风思索片刻“今天我就教你一门绝学吧”

    秦宝宝一听珞风要教她一门绝学顿时两眼放光,顿时感觉珞风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了。

    谁知道珞风接下来的话,让秦宝宝对他的好感瞬间又化为零。

    因为珞风说的绝学竟然是“扎马步”

    “有没有搞错,扎马步也用教嘛,我在电视上看过,非常简单一学就会,这也算绝学”秦宝宝抗议。

    “那你扎下试试”珞风也不还击只是让秦宝宝示范下。

    “这还不简单”秦宝宝照着电视上武侠片看到的姿势摆了个姿势。

    哪知道姿势刚摆好就被珞风轻轻一拍,一个屁墩就坐在地上。

    虽然是草坪,可是秦宝宝也感觉小屁屁火辣辣的疼,眼泪都要下来了。

    “吗的,王八蛋珞风,你诚心欺负老娘,老娘跟你拼了”秦宝宝瞬间就要暴走。

    珞风毫不在意,又一个糖炒栗子赏给秦宝宝,顿时秦宝宝泪眼汪汪,说不出的可怜。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扎马步是武学的基础,你这个马步一碰就倒可以说是死马,假马”珞风讲解。

    “那什么是活马,真马”秦宝宝捂着头问道。

    珞风在原地扎了个马步,然后吩咐秦宝宝用各种方式将他推到。

    秦宝宝用尽各种手段,珞风依旧纹丝不动。

    最后秦宝宝累的气喘吁吁,摇着手说道:不推了,不推了,我就学这个吧“

    珞风这时继续讲解”扎马步是许多门派的根基功夫,动作要领是双脚外开15度,与肩膀宽度相同,然后微微蹲下,双脚尖开始转向前,重心下移,逐渐蹲深,双脚开大,达到自己两脚直到三脚宽,双手由环抱变成平摆,手心向下。身心一体,心意合一。

    草坪上秦宝宝按照珞风说的方法扎马步。

    第一次只坚持了几分钟就双腿酸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她也不叫苦叫疼,继续站起来摆好姿势。

    过了一会已经能坚持十几分钟了,依旧一屁股坐在地上。

    秦宝宝依旧一言不发,只是继续拍拍屁股尘土,扎好马步。

    小眼神中透漏出坚韧。

    这个样子倒是让珞风刮目相看。很多大男人也未必吃得了这个苦。没想到秦宝宝竟然坚持下来了。

    不禁对秦宝宝多了几丝赞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