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当黑玫瑰花开的时候

第一章 我还是我

    今年冬天,夜很冷,似乎在向世界宣告着它到来的不够痛快,可是,叫的越是大声,带来的伤痛就越多。

    我一个人站在狼山的顶峰,这似乎已经是我每年必做的事情了,我喜欢在这一座看起来不是那么的高大的山峰上眺望远方,等待着一个人。

    先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我,是一个狼娃娃,也许是有一些奇怪,但却也是不可能否认的事实,具体的谜题,我将会后面揭晓。

    我大名叫做墨桀桀,是他给我起的名字,这似乎影响了我的生活,因为,每次有人看到这个名字,都会情不自禁的想到桀骜不驯,然而事实貌似也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名字,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终点……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就像是没有人记得他们在自己母亲的肚子里都做了些什么一样,我似乎,出生就在狼窝里。好吧!不得不承认,这仅限于我拥有的记忆而已。

    同样是一年冬天,那时的我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已经拥有了超越所有同龄孩子的智商,但是这一切,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日复一日的在狼窝里啃食着狼山上动物的血肉,头发也是一团乱麻,现在想来,里面,貌似还有虱子。

    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一家子,似乎从来不下水,具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就是那一年的冬天,狼山上,似乎“弹尽粮绝”,没有了任何可以品尝的食物,而先前爸爸妈妈储备好的粮食,也被不知何处出现的秃鹫啃食殆尽。

    就在全家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我看到父母希望我下山,去属于人类的世界里寻找一些食物,毕竟,这是目前熬过整个冬季的唯一办法。

    不巧的是,不久之前,妈妈刚刚又下了两个狼宝宝,此刻还在吃着妈妈辛苦从胃里反刍出来的食物,更有一只,身子骨弱,此刻还嗷嗷待哺。

    我记得,我当时很纠结,情不自禁的嚎叫了两声,却也是迫于压力,转身离开了洞口,我不知道,如果当初,我不这样子做,是不是我这辈子会稍微顺利一点。

    但是有一些事情,貌似是生来就注定好的,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结局。

    我什么都不知道,披着唯一一件防寒保暖的虎皮下了山。

    不同于狼山,这里似乎还是一派春景,至少,天地白色之间,我却看见了人们还可以坐在烧烤摊边,吃着现成的肉,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肉,似乎都有一些黑黢黢的。

    但是,当时的我,早就已经饥饿的没有了理智,双脚一蹬,跳到了一张桌子上方,稀里糊涂的乱拿了一堆东西,仓皇而逃。

    接着,我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叫。

    我却听懂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听懂了,这似乎有一点点,不,非常的奇怪。

    我听到一个小男孩大喊“啊啊啊!有人偷了肉,我的肉!”

    是的,当时的我,被这种奇怪的语言吓了一跳,更为自己了解这种语言吓了一跳,停顿了一下。

    周围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凭着长期捕猎的警觉,我牢牢地抱住了肉,往回跑,可能是速度比较快,脚步声渐渐远离了。

    我只记得我离开时最后听到了一句话“妈!为什么这个小偷屁股上不穿衣服?还披着虎皮大衣!”

    我似乎在听到这句话后,有一些狼狈,脚下更是加快了步伐。

    回到狼穴,我有一些惊慌,因为从那一刻起,我知道了,我自己不是一头狼,但是我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母亲的一头狼,自己却不是。

    看着眼前瘦弱的狼弟弟吃着这些奇怪的肉,我似乎有一些惧怕这一刻的情景,我似乎预感到了,不久之后,这一切都将会消失在我眼前。

    洞口,是萧瑟的寒风,我看见爸爸一个人孤寂的站在那里,寒风吹动了他身上的灰色皮毛。

    是的,我没有毛,没有爪子。

    就这样,我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抚摸着弟弟的绒毛。

    几天前,这一切对于我来讲,并不陌生,可是现在,这些毛,却像是柔软的武器,扎在我心里。

    “爸爸,我真的是你们的孩子吗?“心中,这个念头悄悄的产生了。

    我看着弟弟吃完了东西,悄悄的跑离了狼穴,走到了穿插在狼山中间一条小小的溪流。

    我记得,父母以前从来不带我来这种地方,他们甚至警告我不允许来到这里。

    我把头,向这样一个神奇的小溪流望去,水在月光的映照下,出现了一个黑不溜秋的小人头

    这不是我白天见到的人吗?是的,人出现在了水里。

    那一刻,我心中是惊奇的,因为这似乎超出了我对人类的认识,但是不巧的是,很快,我就知道水里那个黑不溜秋的人头,是我。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看着自己,怎么说呢?激动?快乐?恐惧?

    似乎是恐惧更多一些。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狼,不折不扣的狼,可是这一刻,貌似这种认识被打上了句号。

    新的篇章,新的起点,多的,就是无所适从。

    是的,我不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我终于知道了这一点。

    我似乎有一些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走回了洞穴。

    门口,父亲,哦不,是狼爸爸守在那里,我的内心,徒增了更多的伤感,如果以前,我可能还会冲上去,抱住他,可这一刻,我选择了离开。

    狼爸爸看见我,似乎并不惊奇,我这一副模样,更像是他们是上帝一般预言好的。

    幸好我带回来的食物还算充足,至少,大家都吃饱了。

    这是我回到狼穴后唯一的一丝安慰。

    我记得我好像像一头小狼一样,再次蜷缩了躯体,我记得狼妈妈当时高贵的走了过来,抱住了我,那是我第一次掉下眼泪,也是从那一次,我才知道,我的眼框里,会流出水。

    狼妈妈在我耳边呜咽了两声,别人听不懂,但我听得懂,她说“孩子,前面的路还很长,妈妈不可能困住你,祝你好运!”

    也许没有人相信这是一头狼说的话,但这就是事实。

    我在狼妈妈的怀抱中沉沉睡去,明天,祝我好运!
Back to Top